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春色  »  【我的高中回忆】作者:不详
【我的高中回忆】作者:不详
              我的高中回忆


 字数:1997字

   我又不知道为什么要把我的经历写出来,也许是想让更多的女孩子不要再有 象我一样的经历。

   那年我高二,17岁吧,夏天放暑假了,百无聊赖的我在街的没有目的的逛 着,因为已经和男朋友分手几个月,所以觉得特没意思。这时遇到了已经退学的 小洁,她和另外两的男孩子在一起。

   有一个我认识,叫毛毛。是体校的,跑的特快。和他们聊了一会。时间到了 中午,我们就找了个饭馆坐了下来。我们四了人喝了一瓶白酒,其实小洁没喝, 她就喝了瓶啤酒,也许是高兴吧,我又喝了点啤酒。

   我们从饭馆出来发时候我已经很晕了。我对小洁说「我要回。」她说「别了, 我们去毛毛家玩吧。」我说不过他们。就去了,这也就是我恶梦经历的开始。
   到了毛毛家,我已经感觉不行了,感觉酒的后劲上来了。我正在卫生间里吐 呢,毛毛从后面抱住了我,要手摸我的乳房,我撇开他的手,说「我回家。」并 往门口走,毛毛一下就拉住了我,并抱起我就往厅里走,然后把我放在沙发上, 起在我身上。脱我的衣服。

   我开始反抗,可我的头已经晕的很,我的反抗对他基本上没什么用,我把我 两手握住。另外的手在身体摸,然后又伸进我的衣服里摸的我乳房,揉搓,我喊, 可我的声音却很小。

   我想起了小洁,喊她,可没有回答,毛毛用他的膝盖压在我的腿上,很疼的, 我跟本动不了,任凭他的手在我身体上乱摸,他的手从后面结开我的胸罩。用手 掀起我的衣服,把我上面的衣服都脱掉了,不停的用嘴亲我的乳房和乳头,我不 断的扭动着身体,可没有用,只能激起他更大的欲望。

   他开始脱我的裤子,结开了我的裤扣,向下拽我的裤子,我约手拽住,可他 一掰,我就只能拿开手,他把手伸进我下面,用手揉我的阴缔,他一抱我屁股。
   就把裤子拽到了膝盖,然后再一撤。我身体就剩内裤了。接着他脱下了我的 内裤。

   趴在我两腿间,用手扒开我的阴唇,说「又不是处女了,装什么呀。」
   「是,我不是处女,那我就应该和你做吗?」

   他站了起来,开始脱自己的衣服,我就爬起来,向门口跑,其实是爬,因为 我头更晕了,感觉地在转。我没想过我这样赤身着出去会是怎么样。就想跑,这 时,毛毛在后面笑这说,爬吧,我到想看看你能爬多远。

   然后从后面拿起我的双脚,抬到腰上。用他的脚在我阴部揉,踩。又把我的 身体翻过来。继续用脚在我阴部踩,用脚趾在我阴道口揉,我怕了,喊着「别这 样,我疼的。」

   可他没有停下来。说「嫌脏,你给我添干净,我再查到你的逼里。」说着把 脚放在我的嘴上,真让我恶心。我扭着头,无奈的接受着。

   也许我知道我只能这样了,虽然我仍然有反抗。可我知道没有用。

   接着,他把我抱上了床。分开我的双腿。我本能的想夹住,可他就用膝盖一 压我的腿,我只能不动了。他的手在我乳房上揉,在我身体上揉,在我阴部揉, 还说着下流的话。

   然后抱起我的,抬起我的双腿。分开,把他的JJ顶到我的下面。我感觉到 一镇的疼,虽然我不是处女,可我平时很少有性行为,我知道我的反抗是无济于 事的,我只能喊着,轻点,轻点,其实是在求他,我放弃了反抗,把手摊在床上。
   任凭他的摆布,我平时知道他曾经有个很多女朋友,也知道一点他的为人, 他用各种姿势来折腾我。

   我知道他快射了,就喊,别射在里面。可我没想到,他竟爬过来骑这我的身 上。把龟头对着我的嘴,我紧紧闭上。

   可他要力捏我的乳房,我啊的一声,他顺势把JJ伸进我的嘴里,然后抓着 我的头来回动,我闭在眼睛,不敢看它,他不动了,同时一股豆腥味的遗体在我 的嘴里流着。

   他掐着我的嘴。我一呼吸,精液就流进了我的嗓子,真恶心呀,我瘫在床上, 他的JJ还在我的嘴了,我想躲,可他的手牢牢的把着我的头,我动不了,过了 一会。他把JJ从我嘴里拿了出来。

   然后抱起我向卫生间走去,走到卫生间门口的时候,我看见了小洁,其实她 一直着看着我被强奸的过程。

   我卫生间里,毛毛给我洗着身体,说是洗。还不如说是在玩我身体,扒着我 的阴唇,就象观察一个以前没见过的东西一样,不停的用手继续揉着。

   虽然让我有点兴奋,可我却感到耻辱。洗完后,他抱起我,让我的双腿盘在 他的腰上,我知道他要干什么,我也只能凭他摆布。

   毛毛的身体很好。他很会让女孩子有性反应,第二次我感觉到了,所谓的高 潮,虽然我更多的是耻辱感。

   他的JJ不停的在我的阴道里抽动,有节奏的抽动,我只能抱着他的脖子, 我的嘴伸了过来。要吻我,我也接受了,随着高潮的到来,我发出了自己的不敢 想的叫声。

   这次,他射在了我的阴道里,我爬在他的肩膀上。这时我才发现卫生间的门 是开着的。小洁,在我们继续看着我们做爱。

   毛毛把水关了,把我身上的水擦干。抱着赤条条的我出来,把我放到床上, 我趟这那里。大脑里什么都没有。多么都没有。

   我从毛毛家出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回到家里我什么都没说。我不知道应该 怎么说。这件事情到现在已经6年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