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主宰盛世】(04)【作者:2804414863】
【主宰盛世】(04)【作者:2804414863】
字数:553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铁槛寺

  这一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头顶碧霄浮云相映成趣,正是出游的好天气。
  一辆马车从荣国府便门出发,缓缓驶向城南。马车周围几个老婆子簇拥着,又有健壮家仆跟在后面,一看就知是颇有地位的女眷出行。

  街口一个买着汤饼的老头瞅了瞅这大队人马,放下手里的活计,转身进了一条胡同,不一会,老头欢天喜地的拿着几块碎银子出来,拾掇拾掇东西,哼着戏回家了。

      ——————————————————————

  「二奶奶,这是上月收上来的银子…」何老二毕恭毕敬的把沉甸甸的一袋子交给平儿,平儿打开看了看,把袋子放到了马车里。

  「怎地这回银子这么多?」马车里传5出一道声音,莺啼燕转,清脆如铃。
  「回二奶奶,有户人家央了自家亲戚,凑够了本息,一次还够了,这才多出来这些银子。」何老二低着头,斟酌着语句。

  「嗯…」听得出来马车里人很满意,「干的不错。」

  「都是您家的功劳,小人不过混口饭吃。」何老二说着,脸上露出难色,「不过,小人手底下一个弟兄收钱时不小心被押进了牢里,不知二奶奶……」
  「就说是我荣国府的人,捞出来就是了。」马车里人不耐烦的说,顿了顿,「要是无事,你就先退下吧,记得下月的份额。」

  「小人告退。」何老二低着头退到路边,低眉顺眼,听着轱辘碾石子的声音,看着马车走远。

  站了一会,等到马车的确走远了,这才回头吩咐心腹,「把我刚才说的都记下来,赶快去铁槛寺,说给门口杨树下的那人听,莫要多言,赶快!」

  心腹点点头,迈开双腿小跑过去。

  见手下人跑远,何老二叹了口气,不是我何老二对不起二奶奶,只是形势所逼,迫不得已。

      ——————————————————————

  屋子里,两人静坐,一人喝茶,一人翻看着什么。

  「这王熙凤胆子还真大,借着荣国府的名头放贷,弄的几百人家破人亡,就不怕查出来,不仅荣国府要被抄,她自己也得被送教坊司里?」一道嘲讽的声音响起,上报的密信被甩在桌子上,对面的张轩明笑了笑,「这与你又有何干系?」
  「哼,你可是说好要把这凤辣子赏赐给我,上回那个秦可卿长的不错,就是性子太软,刚说几句就泪流不止,我都没有调教的念想。」对面的人噘着嘴,不满的说。

  「好,好,都给你。」张轩明敷衍着回了一句,伸手把对面人拉近自己身边打量起来。

  那人身着淡青的长袍,一身读书人打扮,但面若白玉,眼似秋水,眉如柳叶,樱唇粉嫩,长相又妩媚无比,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个倾城美人。

  「干什么!」美人被看的脸红,白里透红的脸蛋煞是好看,「如意,你这女扮男装扮的……真好看。」张轩明嬉笑着捏了捏美人的脸蛋,肤如凝脂,光滑又不失弹性。

  「哼!」美人撇了撇嘴,「我要不这样,你还让我出来吗。」

  「哈哈,我的错,我的错。」张轩明干笑几声,刚想解释几句,一道靓影从门外走进来,「殿下,小主,那王熙凤到了。」

  「哦,」进来的人正是几日不见的秦可卿,原来清丽可人的少女现在却红着眼睛皱着眉头,每走一步就要停一下,看起来难受无比。

  「这是…」张轩明饶有兴趣的看着秦可卿,「如意,你又干了些什么?」武如意咯咯笑了几声,娇声对秦可卿命令道「你这小浪蹄子,还不快让殿下看看我新教你那几招。」

  「是」秦可卿俏脸通红,扭捏着走到二人面前,解开衣袄的带子,光洁的身子就露出大半,只留下肚兜和亵衣遮住要点。

  「嗯?」张轩明一眼就看到秦可卿的亵衣,鼓鼓囊囊的像包裹着什么东西,「这里…」张轩明指了指亵衣,「有什么东西不成?」

  「这可是洞天福地流传出来的仙家东西。」武如意一脸得意的邀功,走上前,在秦可卿娇叫中扯下亵衣。

  随着亵衣的束缚解开,有什么东西弹了出来,张轩明定睛一看,是一条栩栩如生的猫尾,猫尾根部插进嫩菊中,随着翘臀的动作一阵摆动。

  又有一条精致的细链从尾巴挂出来,直直没入粉红的小穴中,栓着什么东西。
  「这尾巴??」张轩明好奇的握住猫尾,手上传来毛茸茸的触感,与真的猫尾别无二致。

  「这本是一二尾猫又的两条尾巴,经能工巧匠锻造,再请地仙出手启灵,才形成这一条尾鞭,能与使用者心意相通,我花大价钱才从琳琅洞天哪里买回来的。」武如意满脸潮红,兴奋的介绍起这尾鞭的来历。

  「你这……」张轩明苦笑,「一件威力不俗的武器被你用在闺房之乐上面,还真是…」

  「这又如何。」武如意满脸不在乎,「既然是我豹房中人,总不能堕了紫衣卫的威风。」

  「况且我还找了一部适合她的功法,与这鞭子甚是相符。」武如意从怀里掏出来一片玉片,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小篆。

  张轩明好奇的拿起来,玉片开头几个大字【九尾秘术】,「这不是纯粹的功法吧?」张轩明皱着眉头问到。

  「这是猫狐之类的精怪提炼精血,提升天赋血统的法门,用在她身上正好,那件尾鞭正适合这功法。」武如意解释道,「登堂入室后尾鞭就是她的一部分了,之后是尾鞭为主还是她为主就听天由命了,不过,对咱们来说都一样。」

  张轩明摇了摇头,对身边人那种对别人生命不屑一顾的态度已经习惯了,他也懒的反对,毕竟自己也是受益人。

  「这链子拴着的是什么?」张轩明指了指猫尾上挂着的细链闻到,武如意让秦可卿张开腿蹲下来,这下粉红小穴就完整的暴露在二人面前,秦可卿满脸通红,下体肌肉一阵收缩,猫尾不时翘起落下,别有一番趣味。

  武如意玉手扯住细链,缓缓向外拔着,秦可卿呼吸忽然重了起来,眼神也变的迷离,小穴周围也有水渍浸出,「啵」的一声,一个银质的铃铛被拔了出来。
  随着铃铛的拔出,秦可卿也红着脸,伸长玉颈,从喉咙模模糊糊的发出一阵声音,「喵…喵呜……」

  「这……」张轩明讶然,武如意献宝似的把铃铛靠近张轩明,铃铛的边缘清晰的刻着一行小字「紫衣卫下属豹房信猫秦可卿」

  武如意把铃铛交给秦可卿,新上任的信使接过铃铛,一阵眼花缭乱的手法过后,铃铛「咔嚓」一声打开了,里面是空心的,这是用来贮存纸条的地方。
  秦可卿双手托住铃铛献给张轩明,张轩明拿起铃铛看了看,里面空间到不大,但放个纸条绰绰有余,张轩明合上铃铛,交给武如意,「这要怎么放回去?」
  武如意接过铃铛,蹲下来,左手握住插在秦可卿菊花里的尾巴,狠狠的向深处一戳,信猫的臀部使劲抽搐几下,两只手更是收缩到胸前,做出猫咪缩爪的动作,水汪汪的眼睛眯起来,嘴里「喵呜…喵呜…」的几声呻吟,小穴「滋」的喷出一道淫液来。

  趁这时,武如意把铃铛按入秦可卿的小穴,水流为之一缓,但还是从缝隙里慢慢流出来。

  「有趣,有趣。」张轩明连连称赞,揉了揉秦可卿的脑袋,秦可卿也驯服的用脸蹭了蹭胳膊,除了外表,就是一只调教成熟的猫咪。

  「殿下,小主,那王熙凤……」秦可卿小声提醒了一句,二人意识到什么,失笑几声,命秦可卿穿上衣服,然后跟随二人出门。

  三人出房,已是下午,万里一片晴空。见张轩明出房,有等候的小沙弥过来行礼,「王施主已到静室有一刻钟了,请几位施主随我来吧。」

  「有劳大师了。」张轩明点点头,随着小沙弥向静室走去。

  铁槛寺坐落在一小山包上,寺院自是不大,但送子寺的称呼却让香客络绎不绝,功德钱自是不缺,固此寺院建的精致典雅,禅意深深。

  几人来到王熙凤所在的院子门前,小沙弥告辞,三人陆续走进院子,刚进院子,就听见屋子里传来女子诱惑的呻吟声。

  武如意用唾沫沾湿手指,在窗户纸上破了个洞,两具白花花的肉体正在地上纠缠,其中女子正是王熙凤,男子却是一俊俏的和尚。

  「这……这怎么……」秦可卿一脸惊愕,不敢相信寺里有和尚与女施主偷情。
  「怎么,你不知道吗?」武如意饶有兴趣的看了秦可卿一眼问到,「回小主,猫奴确实不知此事。」

  「这铁槛寺号称送子寺靠的就是这几个长得俊俏,器大活好的白净和尚。」武如意戏谑的解释道,「每当有女子前来求子,先用迷药迷昏女子。然后就有和尚偷偷从地道钻出来说自己乃罗汉下凡,肉身布施,那些女子昏昏沉沉,分辨不清也无力抵抗,只当春梦一场。」

  「这都是小家女子,大家豪门女眷不知此事的也就罢了,那些和尚也不敢肆意妄为,知道此事的倒是食之入味,隔三差五过来」求子「」

  「那些女子意识到被玷污了难道就没想过报官吗?」秦可卿忍不住问了一句。
  「为何报官?前来求子的,莫不是家里家外,闲言碎语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求得一个孩子,管他是不是夫家的,他们认为是就行,有个孩子,欢喜还来不及呢,报什么官。」

  「求不得子的,自然也怕那些嘴闲的说自己贞洁有亏,到时候孩子没捞着,得了一封休书,让这些弱女子哪里哭去。」

  张轩明听着叹了一口气,武如意也不过武家一个庶女,大家族里勾心斗角她算是趟了个遍,对这些事也是门清。

  这时候,屋里的动静也激烈起来,那白净和尚躺在地上,王熙凤坐在和尚身上运动着,左手撑着地,右手揉着自己丰乳,抓的粉嫩乳头挤进乳肉里,另一只乳房则上下跳动着,异常诱人。

  「嗯……啊………啊……」王熙凤喘息着,满脸潮红,身下的和尚更是不堪,已是射精的边缘,王熙凤阴道一夹,身下和尚长出一口气,阳具在小穴里跳动起来。

  暖烘烘的液体充满了子宫,王熙凤仰头娇吟,秀发上的钗子挂件随着脑袋一晃一晃,小穴的淫液在二人交合处流了大片。

  「真没用。」高潮余韵后,王熙凤咯咯娇笑几声,踹开身下的和尚,靠在桌子边上休息。

  白净和尚默默站起来穿好衣服行礼,低头从地道走了。

  武如意轻笑几声,轻轻敲了敲门,「谁!」王熙凤眼神里透出几丝惊诧与慌乱。

  「荣国府的二奶奶,不仅放着高利贷,还有闲心来寺院与和尚偷情,啧啧。」武如意迈步进屋,用嘲讽的眼神看着王熙凤。

  「阁下是何人。」凤辣子找来东西遮住要点,语气不善的问道。

  武如意向旁移了几步,露出后面的张轩明,「燕王殿下!」王熙凤眼神一缩,明白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你该知道大周律法对高利贷和淫乱女子的惩罚吧。」张轩明冷冷的看着王熙凤,昔日的凤辣子现在却是满脸慌张。

  「请燕王殿下手下留情。」王熙凤哀求着,帽子却想着对策,看到张轩明一直盯着自己,王熙凤心一横,放下遮住乳房的衣物,饱满白嫩的乳房就显露在张轩明面前。

  「妾身愿意付出任何代价。」王熙凤的话带着一丝媚意,把丰乳再向前挺了挺。

  「是吗?」张轩明玩味的笑了笑,王熙凤倒是领悟到了什么,赤身爬到张轩明身边,眼波媚意盎然。

  王熙凤伸手解开张轩明的衣物,用手套弄着阳具,看着疲软的阳具渐渐坚挺起来。

  凤辣子咽了口唾沫,原来她只给贾琏含过一两次,来铁槛寺都是别人侍奉她,这还是她第一次给别人口交。

  伸出香舌,舔了舔龟头,一只手还在不停的套弄,另一只手轻轻揉捏子孙袋,王熙凤微张樱唇,吻了上去。

  王熙凤转动眼眸,向上看着张轩明的反应。看到燕王面无表情,只是眼睛里透着戏谑,凤辣子连忙低头忙活,不敢抬头。

  张开樱唇含住阳具,舌头贴着阳具舔吸,再前后晃动下脑袋,王熙凤吐出阳具,伸出舌头一边一边的舔起来。

  如此活动了半天,在凤辣子一次吮吸中,阳具剧烈的射在王熙凤口中,大量的精液让她有些不适,但还是强忍了下来。

  吞下精液,凤辣子低眉顺眼的跪坐在张轩明面前,一幅逆来顺受的样子。
  「甄家与你家有甚么往来?」武如意看到二人完事,冷冷的开口问道。
  「那是上一辈的交情,妾身并不熟知,只是甄家每年都会送两大箱子东西给给老太太,里面的东西妾身就无从得知了。」

  两大箱子吗,张轩明喃喃自语,里面装的是什么呢。

  「她要怎么办?」武如意瞥了一眼王熙凤问道,「貂儿说她身有一缕仙气,资质绝顶。」「那就入我豹房。」

  武如意扔给王熙凤一面令牌,「三日后,晌午,仙客斋,天字一号院。」王熙凤忙不迭的点头,武如意冷哼一声,三人扭头离开了院子。

      ——————————————————————

  「郑公公,父皇叫我有何事啊?」张轩明对眼前的老太监行了一礼。

  「使不得,老奴怎敢生受殿下行礼。」老太监回礼,谦虚道。

  「好像是殿下您的老师到了,陛下让你去拜师,至于是谁,老奴也不太清楚,只知道是个清贵的翰林。」

  张轩明点点头,看着一脸和蔼的老太监,想到他的事迹,心思又活络起来,「郑公公,您当年下西洋的时候是不是去过很多国家?」

  「当时年少,也就见识比别人多点罢了,殿下何故提起这个?」

  「今年圣寿节,我想进献一幅《寰宇万国全图》为父皇贺,特此请求郑公公祝我一臂之力。」

  「这…」

  「此图第一署名郑公公当仁不让。」

  「使不得,使不得,老奴一介阉人怎能在殿下之前。」

  看到老太监深沉的眼睛精光一闪,张轩明知道,此事成了。

  二人加快脚步,赶到御书房,里面传来弘德帝的笑声,看起来老皇帝心情不错。

  二人行礼,弘德帝摆摆手让二人起来,笑着对张轩明说,「轩明,过来看看,这是朕为你选的老师。」

  一个中年男子过来行礼,面相清瘦,眼神沉稳,下颚留着胡须。

  「微臣,翰林院侍讲学士,张居正,拜见燕王殿下。」

  张轩明眼眸一缩,「张居正?!」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