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兰斯8外传:弑神者VS鬼畜王】(37)【作者:seedfreedom】
【兰斯8外传:弑神者VS鬼畜王】(37)【作者:seedfreedom】
字数:150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37章、弑神者VS历代的卡拉女王(上)

  话说上回我在与比斯凯塔共度春宵之余,同时也接到了卡拉村已经重建好的消息,而这也代表着「卡拉篇」即将进入最终章,我怀着既期待又兴奋的心情等待着最后一场大战的到来。

  某一天,当我在处理公务的时候,突然比斯凯塔跟我说卡拉村的事务总长樱有事来访,於是我便把她请到了办公室里来。

  「赛利卡大人,我要先感谢您先前的大力相助!卡拉村之所以能这么快就重建完成,这都是多亏您的帮忙!」

  樱恭敬的向我低头行礼,而这也是她发自内心的感谢之意。

  我轻松的说道:「哎呀!这不算什么啦!我只不过是花点小钱而已!再说……看在莉赛特跟帕斯特尔的面子上,我这么做也是应该的!」

  「能听到您这么说,我真的是很感动!只不过……今日村子又发生了一件大事」

  「喔?又怎么了吗?」

  这时我把精神都集中起来,毕竟接下来要讲的可是这一次事件的重点。
  樱有些为难的说道:「其实……帕斯特尔大人她……离家出走了!」

  「啊?离家出走?」

  「是的!我们大家在村子和森林里都找了一遍,但是完全都没有发现到帕斯特尔大人的踪影,另外……她还在桌上留下了这样的便条。」

  我将樱拿出来的便条仔细的看了一下,只见上面写着:「你的女儿暂时由我来保管,如果你还想要回她的话,那就来巴比伦之塔做个了断吧!」

  在看完便条之后,我无奈的说道:「那个笨蛋居然拿自已的女儿来威胁我,真是个笨母亲!话说莉赛特也不见了吗?」

  「是的!莉赛特大人目前也下落不明,所以我们认为帕斯特尔大人留下这样的讯息是认真的!」

  「我知道了,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处理吧!我一定会让她们母女两人平安归来的!」

  「那真是太好了!赛利卡大人,这件事就交给您了!另外……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话,也请尽管提出来!我们卡拉族的战士们一定会尽全力来协助您的!」
  「呵呵,我想应该没有那个必要!樱你就先回去村子,然后等我的好消息吧!」
  事情决定好后,我便叫比斯凯塔送樱到门口,而我则坐在办公室里,专心的思考着这次的事情。

  「好了,接下来该怎么办呢?按照原作故事发展,对方有三个人,而且塔中还有不少的魔物,依我看……与其带着大队人马,还不如只带着少数的精锐去吧!」
  考虑清楚之后,我便带着铃女、伊吉斯、库鲁库,还有阿尔卡捏泽,一同前往巴比伦之塔。

  「巴比伦之塔」位於科潘帝国的CITY,刚好就在兰斯城的旁边,这一座高塔原本是由阿玛兹萨组来负责建造的,但由於社长中了卡拉的诅咒,公司也因此而破产了,所以高塔正处於停工的状态。

  目前也没有别的建商来承接巴比伦之塔的建造工程,至於究竟是谁要建造这么一座塔?那就请大家继续关注「法王篇」的故事吧!

  「哇!好高喔!我从来都没有看过这么高的塔耶!」

  看着有二十几层楼高的巴比伦之塔,阿尔卡捏泽惊讶的说道。

  「但可惜这座塔还没有完成,不过话说回来……这种下窄上宽的建筑设计,难道不会因为地震而倒塌吗?」铃女好奇的说道。

  相较於一脸兴奋看着巴比伦之塔的阿尔卡捏泽和铃女,我则是把目光集中在隔壁的兰斯城上,心想:「看来兰斯还没有发现到巴比伦之塔的异状,必须要在那傢伙来捣乱之前,把这件事给处理掉!」

  这时我站在众人面前,来一段精神喊话,说道:「各位,现在开始进行帕斯特尔她们母女的搜索任务,这座塔里面可能有很多怪物潜伏在其中,大家千万别掉以轻心!知道了吗?」

  「了解!」

  「那么……我们出发吧!」

  我话一说完,众人便走进了巴比伦之塔,开始这一次的任务。

  正如我刚才所说的,这座塔里潜伏着许多的怪物,才刚走进塔里没多久,怪物们便立刻跑出来攻击我们。

  但是对我们来说,那些怪物也只不过是小菜一碟,两三下就被我们无双割了草,杀的片甲不留。

  一路上我们过关斩将,顺利的一层一层往上爬去。

  与此同时,在巴比伦之塔的第10层,正在沉睡中的莉赛特慢慢的醒了过来。
  「呜……咦?奇怪?这里是哪里?」

  看到自已正处於一个陌生的环境,莉赛特感到很疑惑,而在这时有一个温柔的声音传了过来。

  「哎呀!你醒来了啊!莉赛特。」

  莉赛特抬起头来,看见前方有一位卡拉女子正微笑的看着自已。

  莉赛特问道:「大姐姐你是谁啊?这里是哪里?而且……为什么还要把我给绑起来?」

  这时莉赛特发现自已的双手被绑在身后,整个人动弹不得。

  卡拉女子说道:「莉赛特,你冷静一点!我之所以要这么做,这都是有原因的,另外……我不是什么大姐姐,我是你的外婆。」

  「咦?!你骗人!妈妈明明跟我说过,摩登外婆早在我出生之前就已经死了!」
  「呵呵,你说的没错!我确实是在你出生之前就已经死了,但是我现在却能像这样跟你说话,其实是有别的原因的!总而言之……我先慢慢的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你吧!」

  於是,摩登便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莉赛特。

  在今天早上,帕斯特尔怀着沉重的心情,来到了卡拉族历代女王的墓地。
  帕斯特尔看着前三位女王的雕像,哀伤的说道:「我…我是个不称职的女王!都怪我擅自将神器从墓地里拿走,进而导致守护村子的结界变弱,甚至还引发了这一次的灾难!」

  「众多的卡拉子民们都惨死在赫尔曼军人的手上,而我身为女王却只是无助的躲在屋子里发抖……」

  「随后……那个男人出现并拯救了大家,不但击倒了赫尔曼的大军,还成为了卡拉村的英雄……」

  「我…我自始至终到底都做了什么?明明应该要挺身而出,为了自已的子民们而战!但结果却……」

  在巨大的耻辱与罪恶感的冲击下,帕斯特尔整个人濒临崩溃,只能无力的跪在地上,并流下了伤心的泪水。

  「在这个时候……我唯一能做的……就只有以死谢罪了!!!」

  帕斯特尔站了起来,走到了一个上方绑着绳圈的大石头上,说道:「下一届的女王……我已经决定传给莉赛特,虽然那孩子还年幼,但是很聪明!相信她将来一定会成长为比我这个母亲还要优秀的女王!」

  「啊啊~~卡拉村的子民们啊!还有历代的女王大人们啊!请你们原谅无能的我吧~!」

  正当帕斯特尔打算将脖子伸进绳子里的时候,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制止了她。
  「好了!帕斯特尔,你还不快住手!」

  「什么?!」

  突然出现的一团鬼影挡住了帕斯特尔的视线。

  帕斯特尔惊讶的说道:「这个声音……难道是?!」

  这时有三个灵魂包围住了帕斯特尔,并慢慢的变成人型的样子。

  帕斯特尔十分惊讶的说道:「你是母亲大人……祖母大人……甚至连曾祖母大人也都……」

  (由於卡拉族都是用人工受精,所以族谱中并没有父亲身份的人,而除了莉赛特之外,其它卡拉在称呼自已祖先都是用父亲那边的称呼。)

  这三位正是埋葬於墓地中的历代卡拉女王,分别是帕斯特尔的母亲摩登、祖母比比多,以及曾祖母芙露。

  看到帕斯特尔一脸惊讶的表情,摩登笑着说道:「呵呵,好久不见了!帕斯特尔。」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因为我们很担心你嘛!所以就跑出来啦!话说你也太可怜了吧!不但被人类给强暴了,村子还受到了赫尔曼军的侵略,不过,即使如此……你也还是一直努力撑到了最后,有你这样的女儿,妈妈觉得很骄傲喔!帕斯特尔。」

  「母亲大人……」

  听到母亲用慈爱的声音来称讚自已,帕斯特尔感觉既怀念又感动。

  「但是呢……你也同时在我族的历史中,留下了不能抹除掉的汙点!」
  「呜……祖母大人!」

  原本还在感动的帕斯特尔,突然被祖母比比多这样的斥责,不由得感到一阵羞愧。

  比比多不悦的说道:「摩登,你是怎么教育孩子的?居然如此放纵她们!」
  「才…才没有这种事呢!我只是觉得教育这种事,比起严厉的管控,还不如多用一些称讚和鼓励会好一点!」摩登反驳的说道。

  「哼!话说的那么好听,结果居然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呜~~」

  被比比多这么一说,帕斯特尔感到更加的羞愧。

  这时摩登把话题转向一旁的芙露,问道:「那个……祖母大人是怎么想的呢?」
  对於摩登的提问,芙露并没有回答,依旧保持着沉默。

  比比多冷冷的说道:「这傢伙有教育过孩子吗?」

  「哼!」

  对於女儿的冷嘲热讽,芙露依旧保持着沉默,而比比多之所以敢这样顶撞着母亲,也是因为芙露那过放纵自我的个性,而正因如此,对比比多来说自已的母亲并不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象,而是一个反面教材。

  正当气氛有些尴尬的时候,摩登转移话题的说道:「对了!帕斯特尔,其实呢……妈妈们是想要来帮助你的!」

  「咦?!帮助我?这是什么意思?」

  比比多说道:「女王的污名一定要由女王来洗净!」

  「正因如此,所以你的身体就先借给我们用一下啰!」

  「咦?!这…这是什么意思?母亲大人您打算要做什么?」

  听到母亲说要借用自已的身体,帕斯特尔下意识就猜到了可能会发生什么,一种不安的预感涌上心头。

  摩登笑着说道:「不用担心啦!只是暂时借用一下,等事情办完之后就会还给你了,那么……打扰啰~!」

  「什么?!母亲大人!请等一下……」

  摩登不顾帕斯特尔的反对,直接从她的背后穿了进去。

  「哇啊啊~!!!」

  当作为灵魂的摩登与帕斯特尔的身体重合的瞬间,帕斯特尔的灵魂就这样被弹飞出去,而且身体还变成了摩登的容貌,彷彿摩登重新复活了一样。

  「嗯!感觉真不错呢!果然还是要有身体比较好!」

  「呜~~我的身体……我的身体居然被……」

  看到身体被母亲抢走,帕斯特尔既惊讶又难过的说道。

  「好了!事情就是这样啰!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做才好呢?」

  在经过简单的讨论之后,卡拉女王们决定抓莉赛特来当作诱饵,藉此来引诱我前往巴比伦之塔,然后再把我打倒,如此一来便能洗刷女王的污名。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啰!你懂了吗?莉赛特。」

  「不懂!」

  「呜……这对小孩子来说太难理解了吗?」

  「外婆大人,这种事不重要啦!既然你现在是借用了我妈妈的身体,那我妈妈的灵魂到哪里去呢?」

  「我在这里!」

  这时帕斯特尔的灵魂从莉赛特的头上冒了出来,看起来十分的娇小可爱。
  「哇!妈妈你变的好小喔!」

  「呜呜~~不要说了!还有你也别看!呜呜~~好丢脸喔!」

  想到自已居然又在女儿的面前丢脸,帕斯特尔羞愧的想要找个洞钻进去。
  摩登说道:「帕斯特尔跟莉赛特就先乖乖的待在这里吧!看妈妈们是怎么战斗并获得胜利的!」

  「战斗?是要跟爸爸战斗吗?」

  「没错!」

  「为什么呢?」

  「因为谁叫帕斯特尔已经完全丧失自信了,只要打败那个男人的话,我想她就可以取回身为卡拉女王的尊严了!」

  「咦?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啰!因为我们卡拉女王原本是很强大的!在以前一提到卡拉女王的诅咒,没有人不害怕的!」

  「虽然说战斗很可怕,但是外婆会好好努力的!」

  莉赛特摇摇头说道:「不行啦!我爸爸可是来自於异世界的弑神者,就算外婆大人你们再厉害,都不可能打得赢爸爸的!」

  「这……」

  听到莉赛特提起这件事,摩登顿时愣在那边,毕竟我当初展现的女神之力有多么厉害,她们也是很清楚的。

  比比多说道:「即使如此,既然这事牵扯到卡拉族的颜面,那就绝对不能被人类轻视!」

  「说…说的没错!所以啦……莉赛特,我们是非得要跟你爸爸交手的喔!」
  「那个……如果爸爸打输的话……你们会杀死他吗?」

  摩登摇摇头说道:「不会啦!我们只是要让他稍微吃点苦头而已!」

  「喔!」

  「但若是个无聊的男人的话……那就直接杀了!」

  「咦?!」

  「母…母亲大人您不要这样吓莉赛特啦!」

  「哼!既然那个男人有胆子来这边,那就要做好必死的觉悟!」

  「呜~~」

  莉赛特心想:「爸爸他应该没问题吧?爸爸可是最强的!但是外曾祖母说的话又好恐怖喔!呜~~」

  莉赛特就这样独自一个人苦恼着。

  另一方面,当我们一行人来到了巴比伦之塔的第5层时,走在最前面的铃女突然伸出手来说道:「先等一下!」

  「怎么了吗,铃女。」

  「前方好像有股杀气!」

  「嗯?这是什么声音?」

  这时伊吉斯也察觉到前方确实有些不对劲。

  正当众人做好战斗的准备时,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脸庞消瘦的男人。
  「哇!鬼…鬼啊!」

  阿尔卡捏泽害怕的大呼小叫,很显然她是被对方的样子给吓到了。

  「啊……肚子好饿啊……」

  「嗯?这傢伙难道是……阿玛兹萨?」

  「咦?这不是赛利卡老闆吗?你怎么会在这里?」

  阿玛兹萨也认出了我,一边拖着一台机器,一边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
  我说道:「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吧!你怎么变成这副模样?刚看到你的时候我还以为看到鬼了呢!」

  「我现在看起来很像鬼吗?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阿玛兹萨发出了十分诡异的笑声,让人听的非常不舒服。

  「这都是那个卡拉女王害的!她害的我不但公司破产,还失去了所有的一切!今天我一定要除掉她!」

  我问道:「你怎么知道她在这里,还有……你后面拖着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是专门用来狩猎卡拉的水晶机器人,只要坐上了它,就算是那个卡拉女王也不是我的对手啦!」

  「你怎么还在说这种蠢话!与其把钱都花在这种没意义的事情上,还不如去买个能够解除诅咒的魔法道具还比较实在!」

  「哼!像赛利卡老闆你这样的高富帅是不可能理解我的心情的!光是解除诅咒还不够!我还要她血债血还!」

  我无奈的摇摇头说:「你真是没救了!很抱歉我不能让你这么做,你就乖乖的倒在这里吧!」

  我话一说完便举起魔剑,阿玛兹萨一看,便生气的说道:「哼!原来你们是一夥的!难怪我每次去找卡拉女王复仇时,都会碰到赛利卡老闆,既然这样的话,我就连你们也一起杀掉!启动吧!水晶机器人。」

  阿玛兹萨坐上了那台有如蓝色螃蟹般的机器人,只见对方一边挥舞着机器手臂,一边冲了过来。

  我说道:「大家不需要手下留情,尽全力的上吧!」

  「是!」

  一场激战就此展开!

  虽然说阿玛兹萨的机器人确实厉害,但由於它那像极了螃蟹的造型,所以攻击的方式也很单调,再加上我们有五个人,要干掉它一点也不困难。

  「飞燕剑!」

  我直接上去用一记飞燕剑砍断了机器人的一支手臂,阿玛兹萨虽然吃了一惊,但依旧继续攻了过来。

  「必中之矢!」

  「咻咻手里剑!」

  这时铃女和伊吉斯也趁机发动猛攻,打坏了机器人的另一支手臂。

  「呜~~糟了!快撤!」

  「休想逃走!必杀?割裂大地!」

  阿尔卡捏泽整个人冲了上去,然后跳起来使出必杀技,「轰!」的一声巨响,机器人被破坏的七零八落,而阿玛兹萨就这样飞了出去,并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然后一动也不动。

  「他…他不会是死了吧?」

  阿尔卡捏泽用武器轻轻戳着倒在地上的阿玛兹萨,但是对方依旧一动也不动。
  库鲁库上前检查了一下他的生命迹象,然后确定阿玛兹萨是真的死了。
  既然阿玛兹萨已经死了,我们也不管他就继续往上走,毕竟像他这样的恶人也只是罪有应得,即使死了也没有什么好可怜的。

  当我们一行人来到了第10层时,看到前方不远处有一个卡拉女子的身影。
  「喔?这不是岳母大人摩登女士吗?小婿赛利卡在此向您问候。」

  听到我这么一说,在场的所有人全都吃了一惊。

  摩登惊讶的说道:「你…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我们两个应该是第一次见面的啊?」

  「就是说啊!大哥,你是怎么知道对方就是你的岳母大人的啊?」

  我笑着说道:「这个很简单嘛!既然帕斯特尔先前就把卡拉族的三神器给输掉了,那么她也就没有别的王牌了,而现在她又敢向我提出挑战,所以我就猜到这一定是历代女王们出的主意!」

  「至於我为什么一眼就能认出岳母大人?那是因为我先前去卡拉族墓地时,有把历代女王雕像的样子给记下来,所以要认出对方是一点都不困难!」

  「喔!原来如此!想不到你还挺聪明的!但是……那个……」

  「嗯?怎么了吗?岳母大人。」

  这时摩登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那个……赛利卡先生,请问你真的是男人吗?因为你长的好漂亮喔!根本就不像是个男人!」

  听到岳母大人这么说,我忍不住笑了出来:「哈哈哈!想不到岳母大人也被我的美貌给迷住了!虽然很多人第一次见到我都会这么想,但我确实是个男人没错!不然帕斯特尔也不会被我搞到怀孕了!」

  「啊!说的也是!就是因为这样莉赛特那孩子才会出生嘛!」

  听着我们两人的对话,原本还算紧张的气氛一下就变了调,让旁边的人都觉得有些无言以对。

  这时我问道:「对了!岳母大人现在是借用帕斯特尔吧?那她人现在平安无事吗?」

  「啊!你要找她的话,她人在这里。」

  摩登手指着自已的背后,而帕斯特尔就这样冒了出来,说道:「啊啊~~母亲大人,求您别再胡闹了!」

  看到帕斯特尔现在的模样,虽然我早就知道了,但还是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哈哈哈!你怎么变的这么可爱啊!帕斯特尔。」

  「呜~~要你管啊!呜呜~~真是可恶!居然被你看到如此不堪的样子!」
  「哈哈哈!你不要这么说嘛!看到你平安无事,我也就放心多了!」

  「谁…谁叫你担心我了!……多事!」

  虽然帕斯特尔嘴巴上这么说,但听到我刚才说很担心她,顿时心里也有些暖暖的。

  「啊!爸爸!」

  「喔!莉赛特你也在这里啊!」

  这时莉赛特跑了过来,然后手指着摩登说道:「爸爸,这个人已经死了!然后从坟墓里跑了出来,接着像恶灵那样夺走了妈妈的身体。」

  「呜~~居然说我是恶灵!莉赛特你好过份喔~!」

  被外孙女这么一说,摩登心里觉得有些受伤。

  我说道:「你别担心!莉赛特,这件事我已经全都搞清楚了!那么……岳母大人,您现在是为了卡拉女王的面子,所以要来跟我战斗吗?」

  「没错!因为你犯下了侮辱女王的罪过,所以就要接受处罚!」

  「好吧!那么……各位,这里交给我一个人来就行了!你们先退下吧!」
  「知道了!」

  「大哥要加油喔!」

  众人立刻退到一旁,把场地给空了出来。

  我立刻摆好架式,然后严肃的说道:「岳母大人,虽然这样有些不敬,但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就让您见识一下弑神者的厉害吧!」

  我话一说完便放出全身的魔力,这股强大的力量甚至让整座高塔都有些摇晃!
  摩登见状后有些害怕的心想:「呜~~看来赛利卡先生确实挺厉害的!但是为了女儿!也为了卡拉女王的尊严!说什么我都不能输!」

  摩登拿出了她的弓箭,然后又叫了两只植物怪,说道:「赛利卡先生,我也会让你好好见识一下,卡拉女王的厉害吧!」

  「那么……我们开始吧!」

            战斗一触即发————

  摩登一开始打算藉着两只植物怪来争取拉弓的机会,但是她却没有想到,那两只植物怪居然都被我给一剑就秒杀了!

  在惊慌之余,摩登赶紧使用魔法和诅咒,但由於咏唱咒语的时间不足,所以也只能用一些小招式而已。

  我快速的避开对方的攻击,然后用剑打飞了摩登手上的弓,漂亮的取得了胜利!

  「岳母大人,承让了!」

  「呜~~帕斯特尔……妈妈对不起你!我居然打输了~!」

  看到自已打输了,摩登有些难过的哭了起来:「呜~~这下子卡拉女王的尊严就真的是彻底的被打碎了!呜~~母亲大人要是知道的话,她一定会很生气的!」
  我说道:「岳母大人,您不要这么难过!其实您也很强啊!只不过是我比较厉害罢了!」

  「咦?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啰!对了,您刚才说母亲大人会生气,那也就是说比比多跟芙露两位女王也来了是吗?」

  「是啊!」

  「嗯……」

  我心想:「虽然说我有女神之力可以用,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先补个魔,储存一点精气好了!而岳母大人又是最适合的对象,稍微骗她一下就行了。」
  决定好后,我转过头跟同伴们说道:「各位,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岳母大人讲一下,麻烦你们先回避一下!」

  「了解,赛利卡你们慢慢聊喔!我们在楼下等你!」

  听到我说要跟岳母「谈事情」,机灵的铃女自然是明白我的心思,於是便带着大家还有莉赛特一同到楼下等候。

  此时现场只剩下我、摩登,以及帕斯特尔三个人。

  我问道:「帕斯特尔,我不是说有很重要的事要跟岳母大人谈谈,所以叫你们先离开了吗?」

  「哼!你少骗人了!虽然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鬼主意,但是你刻意的支开大家,一定是别有目的的!」

  「呵呵,你说的没错!我确实是别有目的,不过现在只是一介灵体的你是阻止不了我的!」

  我话一说完便对摩登施展魔法,摩登顿时感到身体有些不适,彷彿整个人头重脚轻似的。

  「喂!你在对我的母亲大人做什么啊?」

  「真是吵死人了!」

  我不顾帕斯特尔的叫喊,走上前去,对着摩登说道:「看着我的眼,岳母大人,您现在觉得怎么样?」

  「我……我……」

  此时的摩登已经精神恍惚,对周遭的一切已经感知不到,现在唯一能吸引她注意的,就只有我的声音而已。

  我心想:「嗯,感觉还不错!虽然说是第一次施展,但总算是把艾蕾诺亚教我的催眠魔法给派上用场了,想不到这么容易就能成功,现在只要再搭配性魔法的,那么我就没有上不了的女人了!」

  我在心里暗自得意,同时继续对摩登进行催眠,说道:「岳母大人,请问您可有性经验?」

  「没有,我是处女怀胎,所以没有那方面的经验。」

  「喔?这样啊!那您想不想试试看呢?如果您愿意的话,小婿很乐意做您的对象!」

  「喂!你到底在胡说些什么?快点把施加在我母亲身上的魔法给解除了!」
  「SEX?跟赛利卡吗?嗯,好啊!不过……我还是第一次,所以……请你温柔一点!」

  「这…等一下!母亲大人!请您振作一点啊!」

  虽然帕斯特尔在一旁大呼小叫,但现在的她只是个灵体,根本就阻止不了我们,而现在即将上演一场活春宫,而身为妻子的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已的母亲和名义上的丈夫做爱了。

  在我的暗示之下,摩登将衣服给拉开,胸前一对雪白的巨乳就这样跳了出来,同时也将内裤给拉下来,就直接挂在小腿上,而我则拉开裤子的拉炼,将胯下的大肉棒给掏了出来。

  接着,我将摩登抱到我的腿上,两人採取面对面的姿势。

  这时我伸出双手搓揉着摩登丰满的乳房,两只手的掌心碰到了那小巧的突起。
  「啊啊~~」

  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摩登不由得呻吟了一下,身体也微微颤抖。

  我心想:「身体的反应不错嘛!在催眠的状态下做未免有些无趣,我看还是解除魔法好了!」

  这时我弹了一个响指,这一个瞬间,原本还处於催眠状态的摩登马上就恢复清醒,当她发现我们正处於一个十分色情的体位时,惊讶的大叫起来。

  「啊~!这…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我会跟赛利卡在……」

  「母亲大人!您终於恢复清醒了!快点离开这个变态吧!」

  虽然摩登想要逃走,但是却被我给紧紧的抱住,好不容易到手的美人儿,我想是不会有哪个男人会轻易的放手吧!

  「赛利卡,你快放开我!我们…我们是不能做这种事的!」

  「哼哼!岳母大人,我可没有强迫您喔!是您自已同意的!」

  「这个……那…那是你用了魔法的关系!所以……不算啦!」

  「呵呵,您不要这么反感嘛!跟我做爱是很舒服的!您只要试过一次就会明白的!」

  在我厚颜无耻的劝说下,我开始用我的大棒来摩擦摩登那白皙的大腿。
  摩登惊讶的说道:「不…不要!快住手!赛利卡你快点停下来啊!」

  「哼哼!没事的啦!这根本就没有什么好怕的!」

  我话一说完便用肉棒摩擦摩登的股间。

  「啊啊~~!!!」

  顿时摩登感觉自已好像触电了一样,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突然传遍全身。
  我一边观察着摩登的反应,一边继续摩擦着摩登的花瓣,不知不觉间,摩登的小穴渐渐湿润,而我的肉棒也就很自然的插了进去。

  「啊啊……插进来了……赛利卡的那一根……插进小穴里了……」

  「现在感觉怎么样啊?岳母大人。」

  「我…我不知道了!你快点拔出去啊!我不是叫你动啦!啊……啊……啊啊……」

  我慢慢的做着抽插动作,尽量避免弄痛摩登,同时也发动性魔法,来提高摩登的敏感度。

  虽然摩登因为太害怕而放不开,但是身体的感觉却是很诚实的。

  随着我的抽插动作越来越快,摩登感觉体内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烈,肉棒一边摩擦着部分肉壁,一边前后摇晃起来。

  「啊啊……啊啊……嗯啊……啊……嗯……啊啊……」

  摩登一边呻吟,一边紧抓着我,原本还想推开我的双手,现在却紧抓着我的肩膀,体内异样的刺激,让不曾接触过性爱的摩登感到不知所措。

  摩登心想:「啊啊~~感…感觉好奇怪……为什么?为什么我感觉越来越舒服了呢?明明SEX是只有动物和野蛮的人类才会做的行为,但是……啊啊~~感觉好舒服喔~~!!!」

  没有人可以抵挡性魔法带来的快感,除非是在精神战上胜过我,不然就会受到我的支配,而越是抵抗效果就越强。

  另外,如果是配合着我,遵从快感的话,那么补魔的效果也会很有效!
  我们的身体正一前一后的摇晃着,摩登的胸部也因此上下跳动,这时我忍不住的伸手抓住,尽情的搓揉起来

  「嗯……嗯……啊……啊嗯……啊……嗯啊……啊……啊啊……」

  这时摩登的呻吟声渐渐的混入了甜蜜的感觉,抓住我肩膀的双手也不再是挣扎,而是一种欲拒还迎的感觉。

  摩登心想:「怎…怎么回事?刚刚身体突然麻痺了,胸部被人碰到的那个瞬间,好像有电流通过一样?」

  我见摩登有些喘不过气的样子,便放慢了抽插的速度。

  「岳母大人,您现在感受到了性爱的快乐了吗?」

  「这个……我……嗯!」

  摩登点点头,其实她自已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点头,但她的下意识总觉得只要她这么做,我就会给她更多的惊喜和快乐。

  「呵呵,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让岳母大人体验一下性高潮的快感吧!」
  「性高潮?那是什么意思?」

  「就是让人飞上天的感觉,这个您待会儿就会明白了。」

  我话一说完便再次用力的挺腰猛干,彷彿要将整个大肉棒全都塞进小穴里一样。

  伴随着「滋滋!」的水流声,肉棒在柔软的阴道里不停的抽插着。

  「啊啊……啊啊……赛利卡……你慢一点……感觉……太刺激了啊……啊啊……啊啊……」

  「哈哈哈!尽情的享受吧!这就是人生中的极乐啊!」

  我再次将大肉棒完全抽出,然后一口气的直插到底。

  「啊啊……嗯啊……啊嗯……啊啊……啊啊……」

  强烈的冲击让摩登忍不住的叫了出来,即便她拚命的忍耐,但是身体上的快感,还是让她发出了愉悦的呻吟声。

  我说道:「岳母大人,您想要叫的话就尽情的叫吧!这里就只有我们几个,没有人会笑话您的!」

  「这个……好…好吧!」

  摩登听话的张开小嘴,从嘴里吐出阵阵热气,随着我每一下的抽插,摩登便从嘴里发出令人兴奋的呻吟声来。

  「啊啊……啊嗯……好…好舒服啊!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啊啊……实在是太舒服了!」

  「母亲大人!」

  看到母亲居然沉醉於性爱之中,这让帕斯特尔感到很惊讶,对卡拉来说这明明是很羞耻的事,但是看到摩登一脸愉悦的表情,帕斯特尔却又感到很困惑。
  「啊啊……嗯啊……啊嗯……啊哈……啊啊……嗯啊……」

  这时摩登的状况越来越进入佳境,无论是身体的敏感度,还是心里上的配合度都越来越好。

  摩登心想:「啊啊……这样感觉好舒服啊~~糟了!怎么办……我居然有种想要和赛利卡做更多这种舒服的事情的想法!呜呜~~」

  虽然心里明知道不可以,但是摩登的下意识却也渴求着更进一步的快感,於是她便把头靠在我的耳边,小声的说道:「赛利卡……那个……」

  「嗯?」

  「我…我还想要……更多……」

  「喔?」

  「拜託你!请再给我多一点!再更激烈一点!人家想要性高潮啦~!!!」
  听到岳母大人居然如此淫荡的渴求我,我身为男人的尊严真是获得大大的满足!

  於是我便说道:「好啊!您就尽情的享受吧!我马上就让您达到高潮喔!」
  我话一说完便激烈的挺动腰部,强烈的冲击让我们两人的交合处发出「啪啪!」的声响。

  我的大肉棒不停的冲击着摩登的子宫口,同时摩擦着肉壁上的皱褶,不一会儿功夫,阴道里变的更加湿润,黏稠的爱液与我的大肉棒搅合起来。

  「岳母大人怎么样?感觉舒服吗?」

  「是…是啊!啊啊~~感觉好舒服啊!赛利卡的肉棒……插得我好爽啊~!」
  依慰在我怀里的摩登,在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冲击下,呼吸变的越来越急促。
  此时的她已经完全放开怀,整个人无论身心全都投入在性爱的快感之中。
  摩登愉悦的说道:「啊啊……真是太棒了!我以前因为是处女怀胎的,所以完全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竟然有这么快乐的事!啊啊~~真是爽死我了~!」
  「哼哼!差不多该最后冲刺啰!岳母大人,您准备好了吗?」

  「嗯!」

  摩登害羞的点点头,同时双手更加用力的抱紧我。

  这时我每一下的抽插都使劲全力,摩登也配合着我的动作,当插入时腰部就用力的向前突刺,而拔出时动作就缓和一点。

  摩登的花心泛起阵阵热浪,彷彿融化了一般,但却也紧紧包覆着我的大肉棒。
  像这样抽插了好一会儿,突然我感觉肉棒快要射了,便说道:「喔!感觉快要射了!岳母大人,我待会儿就要把您送上高潮了!」

  「啊啊……来吧!来吧!我也已经快要不行了!啊啊……啊啊……」

  这时的摩登也已经达到了高潮边缘,虽然她已经精神恍惚到搞不清楚状况,但是身体的快感却在告诉她即将要发生的事。

  突然间,我大声的叫道:「喔~!要射了!要射了!要射了啊~!」

  「啊啊……啊啊……啊啊~!!!」

  这时我感觉到一股热流沖进了我的炮膛,装填中的大肉棒变的更加膨胀。
  随着摩登高昂的淫叫声,滚烫的白色精液就这样喷射出来,全都射进了摩登的小穴里。

  感受到如此强烈的刺激,摩登全身发出剧烈的颤抖,我们两人有情侣般的紧抱在一起,一直到高潮结束为止。

  「啊啊……啊啊……好厉害……人家的肚子……感觉好热……啊啊……啊哈……啊啊……」

  高潮的快感让摩登飞上了天,此时的她觉得身体好像轻飘飘的一样,不知不觉便昏了过去。

  这时有一股强大的魔力流入了我的体内,这正是透过性魔法所带来的补魔效果,顿时我觉得整个人精神百倍,魔力也充满全身。

  我心想:「真不愧是卡拉女王啊!补起魔来就是不一样!现在我觉得全身是劲!不知道再多补给个,我还能提升多少力量呢?」

  过了一会儿,摩登慢慢的醒了过来,满足的说道:「啊~~感觉真是太棒了!」
  摩登热情的呼出一口气,然后紧紧的抱着我的手臂。

  「岳母大人,初体验的感觉怎么样呢?」

  「啊!」

  一提起这件事,摩登立刻害羞的脸红起来,有些羞涩的说道:「这个……该怎么说呢?这还真是前所未有的幸福体验!」

  「哈哈哈!是吗?其实岳母大人也很棒啊!但可惜您已经死了,不然我还真想将您收入我的后宫呢!」

  「哎呀!讨厌啦~!赛利卡你就是爱开玩笑!」

  「哈哈哈哈哈!」

  听着我们两人不知羞耻的对话,在一旁的帕斯特尔都有些不好意的说道:「母…母亲大人!请您正经一点!不要这个样子!」

  「啊!帕斯特尔,你先跟我过来一下!」

  这时摩登把帕斯特尔带到一旁,说道:「帕斯特尔,你对赛利卡到底有什么不满意的?」

  「咦?母亲大人,您到底在胡说些什么啊?请清醒一点!」

  「嗯?可是赛利卡是个很好的人啊!」

  「什么?」

  「不但人长的很帅!而且实力也很强大!更重要的是……他还是个很温柔的人啊!」

  「什么?!」

  「嗯……该怎么说呢?套用人类的一句话就是:『让这个人做我的女婿也挺不错的!』妈妈我真的是这么想的喔!」

  「母亲大人——!!!」

  听到母亲这么说,帕斯特尔觉得又羞又气,明明知道这个人是欺负自已女儿的坏蛋,但却又说出可以做我女婿的这种话来。

  「哎呀!你怎么突然间就发起火来了呢?那么……事情就这样子啰!赛利卡,既然我已经输了,那么我就把身体还给帕斯特尔吧!」

  摩登话一说完就从帕斯特尔的身体里出来,而失去灵魂的身体自然的就直接倒在了地上。

  「嗯……虽然说只有短短的时间,但能重返人世间感觉也挺好的!那么………我也差不多该走啰!帕斯特尔,你要再多多加油喔!还有赛利卡,那个……如果以后还有机会的话,到时候我们再……」

  摩登的脸上带着羞涩的微笑,然后慢慢的消失了。

  「走了吗?感觉还挺可惜的,岳母大人是一个很好的人!」

  「就算是这样,但也……唉~~」

  对於母亲今日的种种行为,帕斯特尔感到无力吐槽。

  「那接下来该怎么办?」我问道。

  「摩登战败了吗?还真是个没用的女儿啊!」

  这时比比多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帕斯特尔惊讶的说道:「祖母大人!难道说连您也要抢走我的身体吗?」

  「没错!」

  「不…不行!」

  「少啰嗦!孙女。」

  比比多不顾帕斯特尔的反对,强行进入了她的身体,然后跟摩登一样,这具身体也慢慢变化成了比比多的样子。

  在灵魂和身体重合之后,比比多试着动动手脚,确认获得身体的感觉。
  「嗯,不错!」

  「呜~~居然又变成这个样子!」帕斯特尔不甘心的说道。

  「哎呀!哎呀!果然还是要打二连战吗?」我无奈的说道。

  「那个……祖母大人,请您把身体还给我!」

  「不还!」

  比比多话一说完先是直接消失不见,而当她再次出现的时候,只见她的手里正抱着莉赛特。

  「莉赛特!」

  比比多说道:「如果你想要要回女儿的话,就继续往上爬吧!我在第20层楼等你!」

  「啊!妈妈!」

  「莉赛特!」

  这时比比多发动了转移魔法,将她们一行人带到了别的地方去,只留下我一个人在原地。

  「消失了吗?看来比比多的魔法还挺了厉害的!不过……这对我来说也没有什么好怕的!」

  接着,我先是去和同伴们会合,然后再一起往楼上的方向走去。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5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