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色夫人的武林荒淫日志】(15-17)【作者:凹凸人】
【色夫人的武林荒淫日志】(15-17)【作者:凹凸人】
字数:78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五章、云雀公主

  三天后,魔夜国皇宫大殿,吴战拖着受伤的臃肿身躯且全身颤抖的跪倒在大殿中央,周遭的文武百官冷眼看着跪在地上的吴战,毫无帮其说情的意思。
  大殿上的龙椅坐着一位身穿黑色龙袍的冷厉男子,俊俏的脸上眼神如锋,令人不寒而栗。他充满威严的声音在这宁静的大殿更显得气氛异常恐怖。

  「你说不只控屍凶剑被夺走,连你带去仓木长的势力也被连根拔起,是吧?」
  听闻冷厉男子那毫无情感波动的声音,吴战的身躯发抖的更加厉害,他努力让自己镇定的回话,但奈何那股威压让他发抖的更加厉害。

  「是……是的……皇上。」

  原来冷厉男子便是整个魔夜国的国君- 魔夜帝。

  只见魔夜帝突然露出一抹慈祥无害的笑容,但就是这抹笑容让在场的文武百官吓得全部跪了下来,这是魔夜帝要杀人的预兆啊!

  魔夜帝通常不杀人还好,一杀人绝对不会是少少几个而已。

  魔夜帝从龙椅起身,他那190的伟岸身材在威严的加持及底下匍匐的百官面前更显高大,他缓慢地走下阶梯来到吴战身旁,并蹲下去拍了拍吴战的肩膀。
  「皇上!饶命……啊啊啊……好痛苦啊……」

  吴战吓得赶快求饶,可惜话说到一半便被魔火给焚烧殆尽。

  看着吴战的身躯被他魔火焚烧殆尽的那一刻,魔夜帝露出残酷的笑容,当众下令道:「吴战,办事不利,藐视王法。朕诛其身,灭其九族。都退下吧!」
  「吾皇英明!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魔夜帝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走出大殿,后方跟着内务太监,当出了大殿后,他转头对太监们吩咐道:「你们也退下吧!」

  「皇上!这……」

  太监们你看他,他看你的。

  「给朕退下!!!」

  「是!陛下!」

  魔夜帝突施展鬼魅的身法,转眼间便来到百尺之外的云雀宫,这里住着他最美丽的小女儿——云雀公主。

  魔夜帝不管云雀宫大门的宫女和太监,大摇大摆地便走了进去。

  当然太监和宫女也不管拦他,全都跪在地上发抖着。

  魔夜帝直接来到云雀公主的寝宫,推开门顿时看到一位稚嫩的倩影。

  只见女子年约十六,身高约165,头上、耳垂及白皙颈项戴着云雀的金色挂饰,身穿一袭红色宫装,胸前微微隆起,凸显少女正在发育且青春洋溢的美好年纪。少女有着一张夺人摄魄的冷艳气质,配上那对绝美却冷冽的眼睛,美的不可方物啊。

  假以时日定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

  云雀公主在看到是魔夜帝到访时,平静的小脸上顿时出现惊恐、害怕的情绪,但随即被沮丧且认命的神情所取代。

  只见魔夜帝再看到云雀公主时,其冷厉的神情顿时被色瞇瞇的神情所取代。
  云雀公主的母亲本是一名云雀国的皇后,当魔夜帝打入云雀国王宫时,便被她母亲的姿色给迷的不要不要的,她把她带回魔夜国,天天在其肚皮上纵情声色。奈何那个女人非常的愚忠,至死的没在心灵上臣服於他,在生下云雀宫主没多久,便因觉得愧对他的夫君自缢身亡。

  而他至那之后也再也没来云雀宫,至於这个女儿,他不关心。他子女几十个,甚至有些他从没看过。

  直到3年前那次祭天大典,他看到13岁的云雀公主后,他整个人被勾的魂不守舍。

  那与母亲相似的五官、神韵,让他想起他与他母亲的那阵疯狂。

  这股悸动并没有随着祭天大典结束而消失,反而越来越强烈。

  他想要她,迫切的渴望她的肉体!

  终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下,他强暴了自己的女儿。

  那天晚上,他粗糙的双手抚摸着女儿刚发育的乳鸽,嘴巴吸着那粉粉红的小奶头,他的巨棒塞进女儿那锦至且未开发的处女地,随着他的抽插,以及女儿屈辱的泪水,处女之血流了出来……

  一定会有人问我为何与吴战战斗的经过直接略过,我只能说对於已经知道吴战将要大败的读着们来说,写那里的剧情到有点画蛇添足了!

  毕竟这是色情小说XD

             第十六章、黄雀在后

  魔夜帝上前一把抱住云雀公主,双手放在她的娇嫩屁股不安分的摸着、拍着。
  「雀雀今天有没有想父皇啊!呵呵……父皇可是想死你这小妖精了。」
  魔夜帝用高拢下体去顶云雀公主的下体,这让云雀公主又羞又恼。

  但随即又露出哀戚无所谓的神情,在这个国家里,魔夜帝就是天、是神!没人可以违抗她的命令,也没人敢违抗。

  魔夜帝急色的把云雀公主的衣物扒光,一具稚嫩且青春洋溢的娇躯展现在他眼前。

  只见云雀公主美丽的俏脸上正显露出一副我见犹怜的感觉,令魔夜帝的欲望更加强盛。白皙颈项下有着一对刚好能让他的手完全覆盖住的雪白乳鸽,虽不像少妇那般丰满,却比少妇坚挺与充满弹性。尤其是上面那对可爱的粉红小奶头,看起来芬芳可口。纤细的腰肢下有着一双笔直且充满弹性的美腿,双腿之间的阴毛非常稀疏,让其阴户清晰可见,虽然三年前已经被开苞,但目前能像处女一样像一线鲍紧闭着。

  魔夜帝迅速地脱下龙袍,其赤裸结实的身体骄傲地向女儿展示,甚至跨下那根近30公分的巨棒还刻意在女儿面前晃了晃。

  魔夜帝一把按住云雀公主的头,让其樱桃小嘴靠在她的肉棒旁边,并用肉棒磨蹭她的粉嫩脸颊。

  「父皇今天忙了一天,雀雀像往常那样慰劳慰劳父皇的辛苦吧。」

  云雀公主一脸木然的张开小嘴,先是把魔夜帝的紫黑色龟头含进口中,奈何其龟头像鸡蛋般大,对於云雀公主既小又浅的小嘴简直是灾难,但她没有选择!
  她努力的把嘴张大到极限,从龟头到棒身,她努力的让嘴巴跟喉咙呈现一直线,终於在一阵努力后,30公分具棒完全消失在她的口中。

  魔夜帝舒服的呻吟出声道:「雀雀的深喉功力真是越来越精进了!真不枉为父这三年来努力的教导。」

  魔夜帝说完,双手扶在云雀公主的后脑勺,肉棒开始在云雀的嘴里和喉咙喊慢抽插,享受着口交与深喉的快感。

  可怜的云雀公主,痛苦且作噁的忍受着这跟充满尿骚味的肉棒在自己的嘴巴和喉咙进出。

  魔夜帝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且肉棒越来越硬,这让云雀公主痛的飙泪出来,本来半软的肉棒就让她很难受,现在变硬后,肉棒像木椿似的,每一次进出都让她痛苦不堪,甚至她感觉到嘴内破皮流血了。

  终於魔夜帝或许是见硬度够了!拔出樱桃小嘴的肉棒,云雀公主赶紧摸着脖子开始乾咳。

  但这并不是结束,而是另一个地狱的开始。

  魔夜帝扑倒云雀公主,双手用力分开她的双腿,头马上低下去用舌头舔舐女儿的紧闭乾渴的粉色阴唇,一下子用嘴巴噘起阴豆,一下子用舌头舔拭紧緻的肉缝,甚至还让舌头刺进阴道内,没多久云雀公主下体开始分泌出淫水。

  魔夜帝见时机成熟,一手握着肉棒,一首翻开女儿紧緻的阴脣,粗腰一挺便进入女儿的体内深处。

  云雀公主痛苦的皱眉,但这更加激发魔夜帝的兽性。

  魔夜帝的双手个捏一粒粉色奶头,并用力往后一扯,让云雀公主痛苦一叫。
  她感觉到自己的奶头快跟自己分离,魔夜帝看到其痛苦神色,露齿冷笑。
  巨根开始大力抽插,这下奶头还疼痛的云雀公主,换成下体也痛了起来。
  她感到巨根快把她的下体撑破,她觉得自己会坏掉。

  此刻魔夜帝又抓起云雀公主的白皙小脚,看着白里透红的脚底板和粉嫩的脚指头,魔夜帝把她十颗脚趾头一一含在嘴里,并舔舐她的脚底板。

  魔夜帝越舔越是兴奋,她命令下人每天都给女儿泡莲花浴,因此云雀公主从头到脚都充满着莲花的味道,跟她母亲一模一样的味道。

  这让他异常兴奋,他双手改搂住女儿的腰,嘴巴噘起一粒粉色奶头,腰枝加快冲刺的速度。

  乱伦与摧残又女的快感让他产生了射意,终在一声高亢的吼叫声中,归於平静。

  喘息的魔夜帝拔出插在女儿体内的肉棒,云雀公主本来紧緻的一线鲍,此刻出现一个拇指大的洞口,洞口正不停流出魔夜帝的浓稠精液。

  性欲得到满足的魔夜帝感到疲惫,就这样抱着眼角泪痕已乾的云雀公主睡着。
  隔日一早,穿好龙袍的魔夜帝从云雀宫走了出来,轿子早已在外恭候多时。
  魔夜帝与自己女儿的荒唐事,下人们都知道。

  但没有人敢说出去,毕竟他们都知道魔夜帝是多么恐怖的主。

  半刻钟后,大殿上的魔夜帝一脸神采奕奕地听着这些日子与中部三国战争的报告。

  吏部尚书试探性地询问魔夜帝:「皇上!你看我们……」

  只见魔夜帝举手示意他不用说,满脸微笑的道:「这些日子是朕命军官们故意输给三国同盟的,一切都在朕的掌握中。你说是吧!余龙!」

  张天啸的大将余龙静跪在大殿前,满脸冷酷地回道:「当然,我的主人。」
  魔夜帝双眼突然射出一道冷芒,厉声道:「时间成熟了!我们开始解决那自不量力的中部同盟吧。魔夜国自始至终的对手只有大楚国。呵呵呵……」

  此时楚东大森林的楚东蛮族部落,到处是楚东蛮族的屍体,屍体堆积成山。蛮王的头颅在屍体山上,头顶插着一把剑柄有着骷髅头像的黑剑,黑剑上的黑气大盛,太过靠近的士兵顺时被吸乾全身经血成为一具乾屍。

  王福和吴月娟在一旁看到仰天狂笑。

  小石那天在解决完吴战等人后,凶剑能量耗尽,变回原形。

  为了再次见到爱人,吴月娟假王福之手来获取小石化形所需的能量。

  王福当然知道平时对自己不冷不热的吴月娟这么殷勤,一定有鬼。

  但他目前的确需要凶剑威能来助他夺取大业,顺便除去一些不听话的人,这些人当然包含楚东蛮族。

  楚东蛮族一直在梧凉国和东燕国间摇摆立场,王福早暗生杀心。

  这次他派密使前去东燕国协商,冒着背负梧凉国国内的骂名,协商将刚取得的仓木城一半给与东燕国,以换取他在屠杀楚东蛮族时不出手。

  当然还有另一个目的,就是要让控屍凶剑恢复力量。

  控屍凶剑这时突然黑光大减,吴月娟一脸失望。

  王福则若有所思的摸着下巴:「看来几百几千人的经血还不足以补充凶剑能量,或许需要一个城市……」

  这时突然从远方传来一个士兵着急地喊声:「不好了!大丞相!魔夜国大军刚刚直接进攻我国边境,现在战情不明。」

  王福厉声道:「什么!?」

  大楚皇历140年冬,三国同盟被魔夜国突如其来的进攻打的措手不及,就在快战败时,魔夜国大军又突然撤军。

  虽然不知道魔夜国为何在快战胜时撤军,但这也让三国吓破心胆。

  魔夜国皇帝寝宫内,余龙面无表情地站在魔夜帝身后,他不解的问道:「为何主人突然撤军了?我们都快灭掉他们!」

  魔夜帝露出一抹微笑:「我还需要他们当我国和大楚国的缓冲地带,据我所知大楚国的那几个老怪物可是时时刻刻在看着我们啊。这次只是要教训那几个小国,让他们知道,我大魔夜国可不是谁都能惹的!要灭他们就如灭蚂蚁一般!」
             第十七章、魔修迷阵

  时光飞逝!十年一下子就过去了!

  大楚皇历150年,自从10年前魔夜国进攻中部三国后,中部三国元气大伤,幸好这些年魔夜国虽然时有小攻势,但却是虚打居多,让他们得以喘气。奇怪的是大楚帝国竟然在这段时间没有任何动进,或落井下石,令人才不透大楚帝国高层的想法。

  而王福一家,林云娘替王福生了一个女儿- 王真。王福长年与章天啸在朝堂上政争,却谁也奈何不了谁。吴月娟的小儿子王升也12岁了!长的眉清目秀的,假以时日定是个美男子。

  至於吴月娟这些年都因为无法让控屍凶剑获得足够力量来让他爱人现形而憔悴,为了找出方法她信了一名流浪法师。

  而此刻她便在法师经营的摊子前,向法师告解,期待能改运。

  「空大师!你一定要帮我想办法,一定要啊。」今日吴月娟穿着一袭朴素的米色裙装,虽然衣物把她全身包得紧紧的,但她那姣好高挑且凹凸有致的身材却完全藏不住,随着她每次的动作,她那藏在衣服里的豪乳便剧烈晃动,让周遭的男性不断偷看流口水。

  空大师看了一眼吴月娟难过的俏脸,欲言又止的道:「这……」

  「大师麻烦你了!!!」吴月娟赶紧抓住空大师的手,殷切期盼的看着他。
  「夫人的儿子小升天生命带阳火,本与你说的那个属阴水的小石相剋,因此便会影响到气运。要解决这方法不是没有,但……」

  吴月娟着急道:「不管什么样的方法我都愿意试!」

  空大师见吴月娟面色坚决,叹了一口气道:「城西有个百能寺,百能寺后院有一个改运阵法,你今晚零时带着你儿子进入此阵改运看看。」

  深夜时分,零时的百能寺后院本该空无一人。

  但此时却有着一男一女一个小孩站在水底刻着阵法的池塘前,王升躲在母亲的怀里小声问道:「娘~ 我们回家好不好!」

  吴月娟捏了捏王升婴儿肥的脸颊道:「升儿乖,等等陪妈妈进去找东西就出来,我们在回家。」

  这时空法师看着吴月娟凝重的说:「贵公子身上阳火过剩,等会你们母子俩必须全身赤裸泡在池塘里,让贵公子泄些阳火,方可开启阵法。」

  吴月娟不明所以的看着空法师:「泄些阳火。」

  空法师闭上双眼道:「夫人等等可以用手帮贵公子泄一次阳精。」

  吴月娟脸上一红娇骂道:「这怎么可以,我们可是母子啊!这……」

  空法师叹气道:「夫人不愿就算了!请回吧……」

  吴月娟突然打断空法师的话,紧抿嘴唇问道:「只要泄精就可以顺利进入是吧?」

  空法师点头道:「是的!」

  吴月娟突然蹲在只有145公分左右的王升面前,捏了捏他的小脸蛋笑道:「升儿陪娘到池塘玩游戏好不好?」

  王升稚嫩的道:「好啊!好啊!升儿要跟娘一起玩游戏。」

  「那我们先把衣物脱光,进池塘去。」

  「恩,好的,娘。」

  吴月娟把腰带松开,衣物顿时往身后滑落,那具美丽淫荡的肉体顿时让空法师看呆了!

  吴月娟的美貌反而比十年前更性感且风情万种了。乌黑秀丽的长发下有着白皙的瓜子脸,细长的睫毛下那对勾人的大眼睛比十年前更充满媚意。修长白皙的颈项下,那对如西瓜大的豪乳依旧奥莉在胸前,铜钱大小的深黑色乳晕和红豆般的黑色大奶头正滴着些许的白色奶水。略带点小肉的腰肢下,那对笔直修长且充满弹性的美腿依旧性感。两腿间的阴毛则是更加茂密,把穴口整个覆盖住。
  空法师赶紧摇摇头道:「夫人,时候不早了!」

  吴月娟点头走向看着自己裸体发呆的儿子王升,看着儿子裤档隆起,她俏脸一红。随即想到此行目的便蹲下身帮儿子脱光衣物。

  王升害羞脸红的遮住眼睛,但底下那跟无毛的小鸡巴正高高翘起。

  只见王升的鸡巴约略8公分,白白净净的且包皮将整个龟头包住,显得异常漂亮。

  171公分的吴月娟抱起145的儿子就跳进池塘里,一到池塘里,吴月娟便用两根手指捏住鸡巴并在儿子耳边吹气道:「娘今天跟你玩个你会很舒服的游戏,但你不能跟别人说,连爹也不行。」

  当娘亲捏住他的鸡巴的同时,王升脑海里顿时一片空白,内心只有舒服两字,他魂不守舍的点头。

  吴月娟亲了一口王升,然后两指开始帮儿子退下包皮,王升的龟头感到被包皮箍住,吃疼地叫了一声。

  吴月娟随即将一颗奶头塞进儿子嘴里,甘甜的乳汁减缓王声的疼痛,吴月娟眼看儿子闭上了双眼,一股作气将包皮退到底。

  王升吐出奶头,大叫道:「好痛喔!娘!」

  看着儿子那红嫩的龟头露了出来,吴月娟将奶头再次塞进王升嘴里,同时两根玉指开始帮着儿子撸,疼痛逐渐被欢愉取代。

  王升的鸡巴在娘亲温暖的玉手和冰冷的池塘水夹击下,哪里能忍受的住,很快便迎来他的初次射精。

  吴月娟抬起手看着满手浓稠的童子精,竟张嘴用舌头把它舔乾净。

  但阵法并没有如预期的开启,吴月娟看向空法师的方向,却见空法师早已靠在树下脱裤自卫,吴月娟不解的问道:「空法师,这是?」

  空法师边自慰边喘息道:「你儿子喷发的阳精不够,多试几次就可以了。本法师这是额外让自己的阳精进入池内,帮你们早日进去。」

  这时刚射完精的王升的声音在吴月娟耳边响起:「娘,升儿下面还是好热好胀喔。我想要再玩刚刚舒服的游戏。」

  吴月娟再次用两指捏住儿子的肉棒,开始上下套弄,这次一样没多久就又射了。

  但那根细短的小鸡巴再次翘了起来,吴月娟对於一个孩子能一直勃起感到奇怪,但目前已经剑在弦上不得不发,先进阵法再说。

  王升一连又在射了几次,但鸡巴依旧坚挺,阵法依旧不开,而她的玉手也酸了。

  吴月娟突然美腿环过儿子的腰,一对玉足夹住儿子的小鸡巴。

  王升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但随即玉足那温暖柔软的触感让他舒服了起来。

  吴月娟试图用玉足套弄儿子的鸡巴,奈何实在是太短小了,鸡巴一直滑到一旁。

  她只好张开右脚的大脚趾根二脚趾夹住儿子鸡巴的棒身,并用力夹紧,一下子用脚趾夹龟头,一下子用脚趾夹棒身,最后用脚趾上下套弄儿子的鸡巴。
  随着时间经过,吴月娟内心越来越焦急。她是瞒着王福偷偷带儿子出来的,如果被他知道她带儿子来这做这种事,后果可不堪设想。

  这时一旁的空法师不知何时也脱光衣物,他握着那不大不小的鸡巴跳进池塘里,走到吴月娟身前喘息道:「夫人,帮我吧。我也可以助你们开启阵法。」
  着急的吴月娟没有注意到空法师眼底深处那不寻常的情欲与魔修特有的气味,她只想快开启阵法。她伸出空闲的右脚直接踩踏他的肉棒,空法师在吃疼之余又感到一阵兴奋。

  吴月娟见空法师那享受的表情,又连续用光滑温热的足底板将他的肉棒踩踏在肚皮上。

  空法师的肉棒越来越烫、越来越硬,吴月娟这次在踩踏他的肉棒道肚皮上后,玉足便没再离开了!

  她开始用白里透红的足底板来回磨蹭他的肉棒,而一旁的王升她也没放过,她松开脚趾不再夹弄小短棒,一样把儿子的肉棒踩在肚皮上来回磨蹭。

  一大一小的男性便在吴月娟玉足的服务下呻吟着,而眼见这一大一小要迈向高潮。

  她突然对着他们展露一抹风情万种的媚笑道:「射吧!我的大小男人们。」
  王升和空法师便在这媚笑中一泻千里,而他们的精液沉到池底的法阵上时,法阵出现刺眼的亮光。

  空法师套出池塘大吼道:「夫人,祝你和贵公子好运。」

  吴月娟感激地对着空大师喊道:「谢谢大师帮忙,等事成后,月娟定重礼答谢。」

  空法师便在池塘边目送吴月娟和王升消逝在光芒中。

  本来和蔼可亲的空法师突然变脸,津津有味又惋惜地道:「这女的真她妈够骚!弄得我不要不要的,可惜我有我大魔夜的任务在身,不然真想进入阵法根兄弟们一起品尝这骚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