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55开女友赵梦玥之不能不说的故事】【作者:liyangts】
【55开女友赵梦玥之不能不说的故事】【作者:liyangts】
字数:105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本文主人公赵梦玥,是斗鱼tv大主播卢本伟的女友,自身是个美空模特,身材相貌自是没得说,36e的奶子使她每个cosplay扮相都十分吸睛,而招牌小短裙更是凸显她的翘臀美腿,加上嫩白的皮肤和纤细腰身,怎叫人不垂涎三尺呢~

  赵梦玥和男友卢本伟在上海一处别墅同居,此别墅地处繁华商圈内的高档小区,是卢本伟在沪的长期租住房,因为是主播工作,所以别墅既是工作室,也是生活区。

  别墅主要住户有四人,卢本伟本人,女友赵梦玥,马仔马飞飞(花名,本名不详),淘宝店客服予曦(赵梦玥的闺蜜,也是美女一个)。

  马飞飞年仅19岁,是个矮壮小胖子,因为lol打的好,所以被卢本伟聘来一起直播双排,其实明眼人都知道,卢本伟由于平时疏忽练习,lol技术早已大不如前,因此需要拉一个「大腿」,以免输太多影响直播效果。

  这天凌晨一点多,飞飞照常下直播休息了,而卢本伟还要继续直播到两三点。「开哥,我先睡了,你也要保重身体啊~ 」飞飞半开玩笑半认真道,说完就回房洗漱上床休息了。

  以前开哥最晚也就直播到一点,不知为何今年以来每每直播到3点才下播,等到上床休息早已天边微亮,关键是每天都这样,怪不得嫂子最近经常老给他甩脸子了,试问哪个女人受得了枕边人每晚都彻夜游戏而不关心她?何况是赵梦玥嫂子这种极品女人。

  「哎~ 想嫩多干啥,嫂子还轮不到我来关心,还是在梦里见未来老婆吧~ 」想到这,飞飞渐渐睡去。

  「哎~ 有苦自己知啊!」刚才飞飞关门离去后,卢本伟发出了只有自己能懂的叹息。

  而此时走廊上,赵梦玥穿着半透明的性感睡衣,上半身真空,一对丰满的乳房骄傲的挺立着,两只艳红的奶头隔着透明薄纱凸显出来,过短的睡衣裙摆下,露出修长美腿和两瓣翘挺的屁股,被白色真丝内裤紧紧包裹着,两腿之间的部位胀鼓鼓的,彰显着已熟透的肥美阴部。

  赵梦玥内心纠结着,刚才她去客厅喝水,正好看到飞飞裸着上身只穿一条内裤进房,微凸的肚子下边裤裆却是胀鼓鼓的一大包,「好大,如果……嘤~ 没想到这小胖子这么有料的。」想到这赵梦玥不禁夹紧双腿磨了磨,下身已经悄无声息的湿了。

  正要迈步回房的赵梦玥,脑海里浮现出之前的一幕,她好意去喊卢本伟早点休息,其实也有另一点含义,他们俩已经一个多月没做过了,事实上,自去年以来,他们欢好次数两只手都能数过来,且每次都草草了事,作为已经熟透的大美女,这滋味尤其难耐,怀疑过,却又找不到证据。而如今她的婉转求欢,只得到卢本伟冷漠的回应:「我还要直播,你先睡吧,晚安~ 」表面看来是关心,但他说话时头也不回。

  一想到这,赵梦玥停住回房的脚步,「你不仁我不义,你不能干的事,就让你手下代劳吧!」说完便转身迈向马飞飞房间。

  赵梦玥属于那种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到好的性格,所以当她转身时,内心早已没有一丝波澜,有的只是兴奋和期待。赵梦玥悄悄打开飞飞房门,进入后又悄悄把门关上,此时,黑暗寂静的房间只能听到两个人的呼吸声,只是一个平稳有序,一个火热急促。

  熟睡的马飞飞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胯下的大鼓包好像在向房内的不速之客耀武扬威。赵梦玥轻移莲步走至床边坐了下来,一只手轻轻抚上马飞飞的胯部,缓慢抚摸起来,随后只见飞飞裆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膨胀,跟着一只通红发亮的龟头竟然从内裤上沿钻了出来,差点吓赵梦玥一跳,「啊——」赵梦玥赶紧用另一只手捂住嘴巴,防止自己惊呼声传出。

  感受着手掌下边传来的热力,赵梦玥半边身子都酥完,呼吸更显急促,不禁伸出嫩舌舔了一下干燥的嘴唇。「真的很大,果然没看走眼。」说着便轻轻爬到床上,跪趴在飞飞双腿间,以便更近距离感受这勃然巨物。

  被内裤包裹的巨根就在眼前,淡淡的腥臊味被吸入鼻腔,刺激得赵梦玥大脑一阵眩晕,情不自禁地把遮挡巨物的内裤扒拉下去,「啪!」的一声,失去束缚的巨根迅速弹起,重重打在赵梦玥挺翘的鼻头上,这突然一击打的赵梦玥鼻头一酸,两眼不受控制的流出泪来,「嗯啊!~ 讨厌!嗯哼~ 」赵梦玥报复般抓住根部狠握了一下,随即恶狠狠地一口含住了鸭蛋大的龟头,吮吸起来。

  巨大的龟头几乎撑满了赵梦玥的小嘴,处男特有的腥臊味进一步刺激了赵梦玥的神经,她一边运用嫩舌与红唇一起卖力舔弄,一边合拢手指套弄肉棒根部,另一只手揉弄下身早已湿润充血的肉唇与豆豆,此时赵梦玥已是浑身滚烫酥麻,下身阵阵酥痒,更是卖力套弄舔弄揉弄。「嗯……哼……哼……」赵梦玥已是意乱情迷,口水顺着嘴角流出,沿着肉棒淌下,嫩白的小手加速揉动,头部一起一伏,身体也跟着微微绷紧颤抖,显然是要渐入佳境。

  「呜……唔唔唔……嗯哼!!!」随着一阵呜咽娇吟,赵梦玥浑身激烈颤抖起来,揉动下身的手指达到了最大幅度,紧接着背部一阵绷紧,手部动作也随着停止,一股滚热的暖流从穴心激射出来,打湿了床单。

  而此时在梦中的马飞飞早已经不住赵梦玥激烈的含弄,浑身一紧,也射出了自己的处男精液。刚刚经历激烈高潮的赵梦玥已是浑身无力,只觉得嘴里的肉棒已比之前涨大了一圈,且突然开始弹跳起来,紧接着一股又腥又咸的液体激射进自己的喉咙。「嗯……呜呜呜!!!」赵梦玥是想要躲开却又没力气躲,只能任由肉棒在自己樱桃小嘴里激射,为避免被呛死,只能将精液全部吞下去,但即使她尽全力吞咽,大量的处男精还是呛到了她,赵梦玥是边咽边咳边呛出眼泪,只觉得精液都呛到鼻孔里去了。

  整整过了十多秒,赵梦玥感觉自己就快要呛死的时候,自己嘴里的肉棒终于停止了跳动。

  此时她已恢复部分体力,便缓缓跪坐起来,肉棒从赵梦玥嘴里缓缓拉出,一丝乳白色的精液自嘴角溢了出来,赵梦玥伸出粉红的嫩舌,又将精液卷进嘴里。「呼~ 要呛死老娘啊你!」赵梦玥说着又狠狠捏了一下马飞半软的肉棒,只见肉棒受到刺激后又立即挺立起来,龟头一晃一晃的在向赵梦玥敬礼。

  感觉到手里勃起的肉棒的力度,赵梦玥瞬时身子又酥了半边,刚才的一次高潮不仅没有浇灭她心中的欲火,反而火上浇油般使欲火愈演愈烈。「啊!受不了了,我需要肉棒马上把我下面填满!」心里这样想着,赵梦玥就顺势跨到了马飞飞身上,使流水的肥美阴唇对准了手中的巨棒,硕大的龟头顶开了两片嫩红的阴唇。

  赵梦玥握着火热的棒身用龟头来回摩擦阴蒂,强忍着酥麻使龟头沾满了淫水,然后对准洞口缓缓坐了下去。「啊喔……呵……呵……」赵梦玥第一次接纳这等大肉棒,单单是龟头挺进已经感到有点胀痛,但淫穴深处的瘙痒令她根本停不下来。随着整根肉棒被吞没,赵梦玥下身胀痛得一动不敢动,连额头也冒出了细密的汗珠,但淫穴紧随而来的充实感和瘙痒又使她浑身燥热。

  为了摆脱这种又痛又痒的怪异感受,赵梦玥使劲撑住上半身,扭动腰部缓缓抬起了屁股,然后又缓缓落下继而抬起,吃力的吞吐着两腿间的硕大肉棒。随着淫水的增多,肉棒的吞吐越来越顺畅,起先的胀痛感也变成了绵密的酥麻感,硕大的龟头在紧窄的小穴内来回剐蹭,肉棒长得甚至顶到了淫穴底部,初次感受到异常快感的赵梦玥已经快爽昏过去了,但马飞飞睡得像死猪一样,肉棒又不是震动棒不会自己动,赵梦玥只得扛着酥软无力的身体继续吃力地吞吐着肉棒。
  「嗯……嗯嗯……喔……哈……哈……喔!」巨大的快感一波强似一波地冲击着赵梦玥的性神经,快感使她的皮肤呈现一种妖艳的粉红色,漂亮的小脸红的像熟鸡蛋,半透明的丝质睡衣早已半褪,露出布满汗珠的美白胸膛和后背,36e的美胸跟随着主人的动作上下翻飞,鲜艳的乳头时而画圆时而划线。

  赵梦玥双手撑在马飞飞肚皮上,借力加快了身体的起伏速度,在高温和快速摩擦作用下,阴道口流出的淫水很快变成了白色的泡沫。赵梦玥微仰着头,微张的小嘴内牙齿紧紧咬合着,随着龟头在阴道内的撞击不时发出压抑的呻吟声,雪白修长的美颈轻轻绷着,纤细的腰身是赵梦玥动作的发力点,丰满翘挺的臀部随着腰身的摆动起伏,浑圆修长的腿部弓成漂亮的弧度,嫩红的脚尖也绷成可爱的弓形,腿部微微的借力使臀部的动作更流畅,每次的臀部用力落下,都将肉棒吞没到最根部,发出有节奏的啪啪声。

  「啊!啊!啊……好舒服,好酸,不行了……」赵梦玥起伏的动作愈发狂野,双眼紧闭高昂着头,一手抓着自己奶子揉搓起来,另一只手摸到两人交合处揉搓着充血胀大的阴蒂,上下起伏的动作也换为以肉棒为中心的臀部画圆,让巨棒来回研磨充分刺激到阴道的每一个角落的敏感神经,穴口也像磨豆浆般流出潺潺淫水。

  「啊啊啊!嗯哼……」赵梦玥突然浑身绷紧向后仰起,一手死死往后抓住床单,另一手继续揉搓阴蒂,紧紧咬着嘴唇令自己不发出太大声音,双腿更是像闸门般合起,腰部像煮熟的虾一样反弓着,腹部一抖一抖的,肚皮还急促的一收一放,下身用尽力气前后来回摩擦了几下,紧接着一股小水注从阴蒂下方交合处喷溅而出。

  「唔——————」一声悠长的呜咽声后,赵梦玥白眼一翻,仿佛瞬间被抽去骨头般往后倒下,硕大的肉棒也从阴唇中滑出,沾满淫水的肉棒依然硬挺着,似在嘲笑落败而逃的嫩红淫穴。

  赵梦玥双目紧闭,紧咬嘴唇,头发四处披散,整个人瘫软在床上,像死去般一动不动,只有微微红肿的淫穴无力地一张一合着,显示着主人尚有气在。
  过了半晌,赵梦玥终于缓过气来:「呼……爽起来……真要命啊……」赵梦玥费力地爬起身,意外地发现马飞飞的肉棒竟然还耸立着,不禁苦笑道:「姐姐真的是没命奉陪了,以后慢慢再补偿你。」说着轻轻地在龟头上亲了一下,便下床整理好衣物走了,还不忘帮马飞飞把薄被盖上。

  赵梦玥在门外刚把门带上,便迎面遇上了予曦,予曦由于是客服,经常也是凌晨才能休息,这不,好死不死的就撞见了。

  赵梦玥只慌乱了一瞬间就恢复了平静,忍着浑身的酸软,强自镇定道:「臭曦,咋还没休息呢。」

  予曦奇道:「我这个点儿没睡不正常吗,让你两公婆剥削的呗,奇怪,这么晚你还找马飞干啥呀?

  还穿得这么……「由于她们平时关系好,所以互相说话比较没遮拦。

  赵梦玥故意避开予曦好奇的目光,说:「没干啥,就谈谈他接下去个人直播的风格问题,哎呀,不关你事,早点睡吧,困死了,晚安。」说完就逃也似的溜回自己卧室了,赵梦玥也不担心予曦会去跟卢本伟打小报告,毕竟从小的交情,说实话比夫妻情还深。

  赵梦玥回房后,予曦却并没有离开,而是站到马飞飞房门前,她说赵梦玥穿的少,其实她自己也强不到哪去,也就比赵梦玥脸上多贴块面膜,性感的身材展露无遗。「穿这么骚大半夜聊工作?我倒要问问你们聊什么鬼~ 」她平时跟马飞飞大大咧咧惯了,说着便打开了房门,只见房里的夜灯发出微弱的蓝光,马飞飞依然仰躺在床上熟睡着,刚才还盖着的薄被不知何时滑落了,露出仍旧一柱擎天的大肉棒。

  「卧槽……这tm谈工作能谈成这样,我信你就有鬼了!」予曦不退反进,闪身进房锁死了房门。

  予曦来到床边,看了一眼熟睡的马飞飞,再看一眼面前高耸的肉棒,情不自禁地吞了吞口水。半小时前予曦一直在和异地恋的男友通视频呢,俩人聊骚着便开始了视频做爱,搞了半天她男友是爽了,但予曦却没能把火灭掉,脸上还蹿起一颗痘痘,这才敷的面膜。如今眼前这一幕把她堪堪压下的欲火又勾了起来,而且一发不可收拾,伸手一摸下边还湿着呢!

  「小肥仔这么有料的吗?平时不显山不露水啊,真是……」予曦忍不住伸手握住肉棒,感受它的硕大与力量,「卧槽,还是湿的,这骚味道,臭玥是这样谈工作的,啊……」想到这里,予曦忍不住一阵研磨双腿,一股酥软感透遍浑身上下。双手才能握拢的巨棒在予曦手心里一抖一抖的,把予曦的心都抖到嗓子眼了,压抑的欲火更是喷薄欲发,「今天便宜你一回,让你当姐的临时按摩棒。」说着予曦也爬上了床……

  这时就不需要什么前戏了,反正双方下体都湿漉漉的,予曦直接跪坐到飞飞髋部,捉住滚烫的肉棒对准火热的阴唇,臀部下沉缓缓坐了下去,只见龟头划开阴唇,慢慢没入穴中,逐渐地整根肉棒都被吞没了。

  「喔……好舒服……」予曦一杆到底,满脸的享受竟没有丝毫不舒服的表现,旋即小腰一扭,美臀开始小幅度抛送起来,很明显予曦的这方面阅历要比赵梦玥的丰富得多。

  予曦的腰腹明显勤于锻炼,纤细平坦却有着明显的腹肌线条和马甲线,胸部虽只有34c,稍逊于赵梦玥,却有着完美的弧度和挺翘的握感,结实浑圆的翘臀和修长有力的美腿无不显示着主人的精心雕塑。予曦快速小幅度地抬压臀部,结实的美臀发出绵密的撞击声,紧窄的蜜穴贪婪地吞吐着滚烫发热的肉棒,本就泥泞的阴道,随着肉棒的进出变得异常湿滑,大量淫水化成的泡沫沾染在两人阴部,使得画面异常淫糜。

  硬憋着的满腔欲火使高潮来得特别的快,予曦在娇呼声中减慢了臀部的运动频率,但却大大增加了起落幅度和下压力度,像优美的海豚一般,每次抬臀都使龟头离穴近半,然后用力下甩,狠狠地将整根肉棒吞入穴中,巨大的肉棒甚至把肉穴中的淫水挤得飞溅出来,交合撞击声也特别大,震得身上香汗挥洒而下,但予曦毫不在意,似乎陷入癫狂之中。随着十几下的重凿,予曦感到酥麻如零星的溪流般汇聚成河,当臀部又一次重重落下后,它没有再抬起,而是吞夹着肉棒使劲前后研磨。予曦脖子后仰,反弓着腰,高高挺起美乳,紧绷的美腿不住地打颤,爽得连足尖都绷紧打卷了,「啊啊啊啊……呜呜呜……」伴随着诱人的娇啼和一阵哭声,予曦的腹部一阵急促颤抖,一注暖流自阴蒂下方激射而出,弧度高度远胜赵梦玥,尽数打在马飞飞的胸膛上。

  「啊啊……呜呜呜……呜……」随后予曦瘫软在马飞飞身上,奇怪的边哭边呻吟,原来予曦有个奇怪的性癖,就是高潮时会忍不住哭,一直都这样,怎么都改不了。

  「哇~ 这春梦怎么做这么久,我就要射了怎么就停了?」这时迟钝的马飞飞终于醒过来,但他竟以为自己还在做春梦呢……

  「嗯……」予曦只感到浑身无力,并不想理他,只是夹了夹蜜穴中不安分的肉棒。

  「诶?卧槽,赶紧趁机来一发,不然就这样醒了就亏大了!」马飞飞睡得昏头昏脑的眼都没睁开完,竟然还能想到这一着,予曦感觉真是服了他了!话没说完马飞飞翻身就把予曦压在了身下,二话不说,飞速地抽插起来。

  「啊……怎么……这样……好歹让……让人休息一下……啊……嗯唔——」话没说完予曦的樱桃小嘴就被马飞飞用嘴堵上了,舌头还探过来与予曦的嫩舌搅在了一起。随着下身激烈的抽插,不一会予曦就又意乱情迷了,重新陷入情欲的漩涡中无法自拔,腰腹也随着肉棒的进出扭动迎合起来,密集的交合声不断响起。
  刚刚才经历高潮的阴部本就异常敏感,哪里经得起马飞飞打桩机似的狂插重捣,加上已到临界点的肉棒较之前更胀大一圈,更是干得予曦如狂风中的柳条,腰肢狂摆,只得双腿紧紧夹住马飞飞的腰部,稍微替小穴减缓一下重过一下的撞击。

  「啊……啊……啊……你快点,我……快不行了……喔……」予曦迷蒙的双眼盛满了泪水,狂潮般的酥麻快感自小穴传遍全身,双手死死反扣着床单,腰部反弓着,紧绷的美腿又颤抖起来,腹部的轻轻抖动预示着一波强烈的高潮就要到来。

  马飞飞突然捏住予曦胸前的双乳,倾尽全力向下一捣,似要插穿小穴般顶到了蜜穴最深处,肉棒一阵颤抖,射出了滚烫的精液。

  「呜呜呜……啊啊啊……啊喔——」夹杂着哭声的娇吟,予曦的双手几乎要把床单撕烂了,腰部最大程度地反弓着,浑身绷紧,腹部不住地剧烈颤抖收缩,美腿用力反绞着马飞飞腰身,贝壳般的脚趾紧夹到泛白,紧接着穴心一张,激射出一股暖流,融合着穴中滚烫的精液,渐渐汇聚成河。

  极致的绷紧过后是极致的瘫软,予曦感觉全身的骨头似乎被抽完了,软绵绵地没有丝毫力气,残余的快感使得她抽泣还在继续,而马飞飞早已如死猪般又睡了回去。

  又过了半晌,予曦默默爬了起来,揉了揉酸软的腰部,抚摸着红肿的下身,啐道:「怎么感觉亏了,姐是偷鸡不成反被艹!竟然还被内射!」收拾半晌,感觉恢复了一点体力,予曦顾不得浑身酸软赶紧偷偷溜回房间,她可不想留宿在这里第二天被抓现行,离开前予曦也没忘给马飞飞盖上薄被,只是迟钝的马飞被两个大美女睡了,却以为自己是在做春梦呢,不知是说可怜好还是羡慕好!

  第二天两女对飞飞频送秋波,飞飞却是一头雾水摸不着北。晚饭时大家聊天,飞飞跟卢本伟说:「开哥,我昨晚做春梦了,最骚的是梦到女鬼了,整张脸全白的,没有五官,丑的一比,但身材贼鸡儿好,就像……就和予曦身材差不多。」
  「哈哈哈哈哈哈嗝!」卢本伟发出杀猪般的笑声,嘲讽道:「马飞——做春梦还能把人脸给忘了的,还垂涎予曦,人家有男朋友啦,哈哈哈!」

  「哎——贼鸡儿烦!」马飞飞叹息道。

  而一旁听到他们聊天的赵梦玥和予曦却互相尴尬的看着对方,因为赵梦玥昨晚看到予曦是敷着面膜的,予曦也知道自己暴露了,但她们都不挑明,毕竟互相都心虚,有些事也没必要挑明来说,所以马上把话题岔开了。

  但她们一个心底偷着乐,一个心底生闷气,赵梦玥是笑马飞飞把予曦当女鬼上了,予曦是气马飞飞口无遮拦。

  「好戏在后头呢!」两女心底同时哼道。

       ————————————————————

  日子过得相安无事,几天后,五五开(卢本伟外号)和赵梦玥要去日本北海道拍淘宝店的广告服装照,别墅里只剩下予曦和马飞飞俩人共处了。

  当天晚饭后,飞飞照常去洗澡,然后晚上还要直播。而此时的予曦,正气鼓鼓的瞪着飞飞离开的背影,「可恶,竟然无视老娘的暗示!」想到刚才自己各种暗送秋波,最后甚至还故意伸脚碰他的小腿,但这小胖子只顾闷头吃饭,根本没理她,「他上辈子肯定是只猪,而且还是笨死的!」予曦啐道。

  这两天予曦一直感到下腹燥热,一股无名欲火怎都按耐不住,知道是大姨妈要来的前奏,正准备趁着独处的机会抓飞飞来泄泄火,没想到飞飞竟然不接茬,「难道又要我用强,他一点都不会主动的吗?怪不得是个单身狗!」予曦忍不住埋怨道。

  别墅二层有两个公用卫生间,飞飞正在其中之一的里边儿边洗边哼着小曲,「我在仰望~ 月亮之上~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 」
  「嗤——这唱的什么鬼……」门外的予曦忍不住嘲笑道,此时的予曦上身套着半透明的薄纱睡衣,下身仅穿一件丝质小内裤,睡衣的中门大开,一对形状完美的嫩乳几乎完全暴露在空气中,骄傲的挺立着没有丝毫下垂,极省布料的内裤根本包不住予曦性感的翘臀,圆滚的臀肉露出大半,微微上翘着,嫩白的美腿笔直而修长,拥有着维密模特般的完美比例,光溜溜的一双嫩足脚趾可爱的蜷曲着,暴露出主人心底的娇羞。

  「要不是做饭阿姨今晚回去得早,还真不敢这么穿,看死胖子这次怎么装瞎!」说完予曦就推开卫生间门走了进去。

  正在搓头的马飞飞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正巧这时头上泡沫已经搓开了,流到眼睛上使他根本睁不开眼,慌乱中还以为是保洁阿姨进来打扫了,急忙喊到:「哎~ 我在洗澡呐!」话刚说完又听到咔嗒的关门声,飞飞以为来人已经退回去了,便又搓起头来。

  「死马飞,今天又便宜你了!」

  身边突然传来的说话声吓了飞飞一大跳,飞飞慌乱道:「啊——予曦?你进来干嘛?什么叫便宜我,为什么要说又???喔喔……」话刚说一半飞飞就感到肉棒进入了一个温暖湿润的洞穴,还有个软软的物体调皮地挑弄着龟头,不禁发出了舒畅的呻吟声……

  予曦刚进门就发现飞飞正在洗头,根本看不见她穿着多么暴露性感,「难道计划又要泡汤了?」予曦小声抱怨道,本来她打算「意外」撞见飞飞在洗澡,然后故意穿着暴露勾起飞飞色心,最终水到渠成达到目的,却没想到第一步就遇阻了。

  「不管了,姐就再强来一次!」予曦说着便靠近飞飞蹲在他身前,抓起半软的巨物便含到了嘴里,还忍不住大声啐道:「死马飞,今天又便宜你了!」
  肉棒刚进入予曦嘴里,便开始急剧地胀大,不一会就撑满了予曦的小嘴,深深地顶到了喉咙深处,「唔唔……」

  强烈的反胃感促使予曦立刻将肉棒吐出大半,堪堪含住大半个龟头舔弄起来,运用小香舌灵活的在龟头上打卷勾划,不时合拢香唇大力地吮吸,或是轻启贝齿轻轻地啃咬,手上也没闲着,配合着嘴巴一起套弄揉捏,连两只卵蛋也没冷落,照顾非常周全,飞飞何时享受过这等服务,直爽得倒吸几口凉气。

  予曦一直舔弄到口手发酸才停下来,随即站起身贴紧飞飞,合拢双腿把大肉棒夹在了大腿内侧来回研磨,让肉棒享受嫩滑大腿和火热阴唇的三面包夹,使淫水透过内裤都沾到了肉棒上。予曦拿过花洒,帮飞飞冲洗干净头脸上的泡沫,使两人终于清醒着裸裎相对了。

  飞飞大张着嘴满脸的不可思议,结结巴巴地问道::「予……予曦姐,你……怎……怎么会……在……在这儿?还……」

  予曦强忍着下身的酥麻,假装恶狠狠地说:「死马飞,占了姐便宜回头就忘了是吧?姐今天来和你收利息的,好好卖力,知道吗?」说完狠夹了一下大腿,痛得飞飞挤眼吐舌。

  「不……不是,我啥时候占姐姐便宜了?」马飞飞终于不结巴了。

  予曦狠掐了一把马飞飞的腰,气道:「装傻呢?你敢说那晚没占我便宜?」说完心底偷着乐,其实是她一开始想占飞飞便宜才对。

  马飞飞痛得倒吸一口凉气,但偏偏肉棒又很享受温热大腿的研磨,当真是痛并快乐着,他思索片刻,一排脑门道:「难道那晚不是做春梦?是真的?你是那个女……女……」那鬼字借他两个胆也不敢说出来。

  「想起来就好,今天姐可要连本带利收回来,你要是没伺候好,哼……」予曦说完亮了亮可爱的小拳头,唬得飞飞愣住不敢吭声。

  随即予曦便松开马飞飞,缓缓褪去身上多余的衣物,一副维纳斯般完美健康的女性裸体就这样呈现在马飞飞的眼前,裸体身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脂肪,曼妙的曲线完美得能让任何男人俯首称臣,嫩白无暇的肌肤因亢奋而透露出诱人的殷红,淡淡的水汽环绕在美体周围,映衬得仿若落凡的仙女,即使是裸体的主人是魔鬼,也能让任何男人甘愿与她做交易。

  予曦不顾目瞪口呆的马飞飞,伸手抓住挺立抖动的大肉棒,把飞飞牵到浴缸边,接着弯下腰双手撑住浴缸上沿,微张开双腿,挺起翘臀,将嫩红饱满的阴部完全暴露给飞飞,一丝黏稠的淫水甚至沿着阴唇滴落下来。

  这时候,只要不是太监或者植物人,都知道该怎么做了,马飞飞立刻自恍惚中转醒过来,怒吼一声,提枪上马,一手扶住予曦的丰臀,一手握住大鸡巴,用龟头将两片肥美的阴唇拨开,便徐徐挺进。

  「喔……舒服,快,全部插进来……」予曦愉悦地呻吟道,说完已忍不住主动往后靠,瞬间将整根大肉棒吞入穴中,「啊……」当龟头顶到蜜穴最深处后,予曦发出了满足的呻吟,由于常年坚持健身塑型,予曦的耐受力强过一般女性,能更纵情享受性爱的愉悦。

  马飞飞想不到予曦会有这么骚浪的一面,瞬间被点燃了焚身欲火,随即如启动的电动马达般,开始快速地小幅度抽插。

  「啊啊啊……喔喔……好舒服……继续……不要……不要停……」龟头的撞击如雨点般绵密的落在蜜穴深处,强烈的快感击打着予曦敏感的神经,每一次龟头刮过蜜穴嫩肉,都会带起予曦大腿的一阵颤抖,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开始在予曦光滑的美背上浮现出来,细密的汗珠布满了嫩滑的肌肤,部分汇集在了性感的腰窝上,激烈的性爱使予曦几乎只撑不住身体,一对翘挺的乳房跟随着身体的节奏在胸前摆动,娇啼声和肉体交合声连绵不绝地回响在浴室上空。

  「啊啊……呜呜呜……要来了……呜呜呜……」予曦突然哭泣着娇啼起来,把马飞飞吓得停止了动作,关心道:「予曦姐,你怎么哭了,我弄疼你了吗?」
  快感的戛然而止,使予曦浑身瘙痒难耐,当即气急败坏道:「臭马飞,别停啊!哎呀,快继续动,不要停!」予曦通红的脸混杂着泪珠,双眼有些微的失神,微张的小嘴不断呵着气,无一不使男人想要蹂躏她。

  马飞飞尽管一头雾水,但还是听话的继续耸动起来,毕竟这样挺住不动自己也胀得很难受。娇吟声又继续响起,紧窄的小穴内变得愈发火热,烫得马飞飞心火难耐,便加快了抽插速度和幅度,肉棒的运动自蜜穴中带出大量淫水,糊的两人下身一片泥泞。此时予曦的双腿由一开始站得笔直,已经变成了扎马步还不住地打颤,若不是有飞飞双手扶着她的腰,只怕她会立刻瘫软在地。

  「啊啊啊……来了来了……要飞了……呜呜呜……」予曦突然猛地一昂头,像煮熟的虾子般腰身一弓,身体不住地向后挺,翘臀和双腿绷得紧紧的,双手死死抓住浴缸边沿,往后挺了几下,予曦便浑身绷紧颤抖死死咬着嘴唇不动了,紧接着一股滚烫的洪流自穴心涌动而出,烫得飞飞龟头一阵酸麻。

  高潮持续了半分多钟,予曦随即整个瘫软下来,飞飞立刻抄住予曦的双手往后拉,同时臀部往前挺,以肉棒为支点撑住她,防止她摔在地上。这个姿势使得予曦胸部高挺臀部后压,大部分重量集中在下身处,刚刚经历高潮的蜜穴柔弱万分,酸软的花心此刻又被龟头死死抵住,酥软的蜜穴被肉棒撑得又酸又胀。
  看着身前瘫软抽泣的予曦,马飞飞顿时手足无措,但硬挺的肉棒又酸胀异常,刚被花心喷出的淫水烫到,飞飞也接近高潮了,忍不住喏喏道:「予曦姐,你还好吧?我鸡鸡好难受,我能不能动一下?」此时的予曦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哪能回应他。

  「予曦姐,你不说话就代表同意咯,那我继续了。」飞飞说完便开始耸动起来。

  马飞飞已经快接近高潮了,所以也不再怜香惜玉,便大刀阔斧地干了起来,每次都把肉棒几乎完全抽出,接着重重没根插入,插得阴唇翻飞,淫水四溅。而且由于姿势原因,予曦的腰反弓着,迫使花心更加凸出,并且两个人的力量都集中在下身一点,造成每次肉棒深入都能重重击打在花心上,快要把花心捣穿了。
  予曦只能是任君采摘,酥软的双腿无力地支撑着,漂亮的身体被飞飞撞击耸动着,两只大白兔在胸前无规则地画圈相撞,脸上表情既痛苦又享受,双眼紧闭,脸颊绯红,虚张着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只有身后的撞击声越来越急促,越来越响亮。

  「噗呲……噗呲……」近百下全力抽插后,飞飞终于到了强弩之末,伴随最后一次全力插入,飞飞双手绕到予曦身前并抱起她上身,将予曦整个人「挂」在了自己身上,双手交叉着捏住予曦的奶子用力揉搓,捅到蜜穴最深处的肉棒抵着花心开始不停跳动,射出了滚烫的浓精。

  被精液烫到的予曦突然回光返照般把身体绷得笔直,双手握拳,双脚脚趾也用力互相绞着,小腹开始高频率地急促颤抖起来,接着高昂起头边抖动身体边「啊啊啊啊……」地大声呻吟,旋即自蜜穴内喷溅出一股滚烫浓白的阴精,然后身体一软,竟爽晕了过去。

  高潮过后的飞飞吃力地给昏迷不醒的予曦善后着,将两人身子擦干净后,飞飞将予曦抱回了她自己的卧室,然后整理妥当开始晚上的直播工作。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刁民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