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女星(神)改编】(23)【作者:剑君13恨】
【女星(神)改编】(23)【作者:剑君13恨】
字数:1387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23

  中秋过后紧接着就是双十节到来,在台东的吉爸感到特别无聊,自言自语:「大吉在电话说上礼拜回来后,又和J先生出去了,为了建筑工作都把我这老爸忘记了,我都快被当成边缘人了,拉拉也先回老家待产,小雪也去香港,我怎么感觉很孤独的样子。」

  吉妈从外面买东西回来后,手上还提着许多菜,吉爸问说:「你买那么多东西,是家里有客人吗?」吉爸帮忙拿一些去厨房。

  吉妈说:「对阿!我有个好姐妹,最近连假要带她女儿住我们家,顺便在这里多玩几天。」

  吉爸问说:「我从来没有听你说过有好姐妹,大吉应该也不知道吧!」吉妈说:「你们两个不知道是正常的,我根本没有对人说。」

  吉爸说:「反正家里那么大,也不缺房间,我先出去走一走。」吉爸穿着外套走出去了。走出去后,在台东很多地方都去过了,所以现在也不知道去哪边。「苇苇、霓霓,你们走慢一点,我快根不上了。」吉爸看到前方有两个小女孩走得很快,后面一个女人拖着行李。

  两个女孩终於停止走路,然后说:「妈妈,我来帮你提。」那女人说:「你们两个真是得,我都快追不上你们了,走那么快。」

  那个叫苇苇的女孩说:「第一次来这边玩,难免比较兴奋阿!」如果J先生在这里的话,一定认得出来这个女人就是白家绮,没想到她居然会来到台东。
  正当母女三人聊天时,一台车子迅速的冲过去,似乎没有煞车的举动,吉爸走到一半看到喝到:「小心。」那台车子迅速冲向母女三人,吉爸冲过去将三人拉走,「碰!」那台车子竟然直接冲撞电线杆,吉爸问说:「你们三个没有事情吧!」白家绮说:「没事。」

  吉爸打电话报警,过没多久警察来了,开车司机也昏迷了。

  吉爸带着她们先去做笔录,把刚才情形告诉警察,没多久检验报告出来了,这个司机喝酒喝太多还开车,但也因为这样喝醉了,等司机清醒后在以酒驾将他拘禁,釐清真相后离开警察局,吉爸问说:「还好你们母女平安。」「谢谢阿伯。」苇苇和霓霓都和吉爸感谢着。

  白家绮说:「真是谢谢你,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以后要报答才知道姓名。」吉爸说:「你叫我吉爸就好了,大家都这么叫我。」

  白家绮说:「吉爸,我叫做白家绮,她们是苇苇和霓霓,都是我的女儿。」吉爸说:「难怪觉得你很面熟,原来是民视的女演员,你们是来台东玩得吗?」
  白家绮说:「对,刚好利用连假空挡,加上我的戏份也是要到双十过后才会有,所以趁机会陪我女儿来玩,我们是要住朋友家。」

  吉爸说:「既然这样就不打扰你了,等你到了之后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做导游,毕竟这里我已经很熟了。」白家绮再次和吉爸说谢谢后,就离开了,吉爸一个人继续走着。

  走到半路,电话响起,吉妈打来的,接起电话说:「死老头,赶紧回来,家里今天还有其他客人。」吉爸说:「我马上回去。」挂完电话后暗想:「今天什么日子,会有客人来我们家。」吉爸转头要回到家里。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我回来了。」吉爸关上门后,让他更讶异的在眼前。

  白家绮和她得女儿居然都在家里,而家里还有另一个穿西装的中年人,吉妈说:「老头,我先根你介绍,这是何立委,他刚刚在拜访其他邻居,现在拜访我们家,说刚才有司机酒驾,差点撞到人,这次他是来宣导这件事情的。另一个她叫做白家绮,是我的姐妹淘其中一个,这几天会先住我们家,要好好招待。」
  何立委说:「原来这位就是民视的八点档演员白小姐,真是幸会,大家都叫我何立委,你也根着我这样叫就好了。」

  白家绮说:「何立委你好,很开心认识你。不过比较让我讶异的事情是,吉爸没想到这里居然是你家,我们也真的很有缘。」

  吉妈说:「你们认识吗?」白家绮说:「我刚才说的,就是他把我和我得女儿拉走得那个善心人士,没想到居然是你丈夫。」

  何立委说:「看样子这都是缘份。」吉妈说:「我们不要顾着聊,我饭以煮好,边吃边聊。」

  大家聚在餐桌上边吃饭边聊天,只有何立委不知道在想什么,吉妈说:「对了,何立委,你说要来宣导酒驾的事情,还有其他事情要说,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何立委说:「是这样的,最近中秋过后接着就是双十节到来,很多人也因为连假都和其他人聚餐喝酒导致酒驾事情不断上演,根政坛里面其他立委商量过后决定来好好宣导这件事情,而这里刚好就是我负责的。另外一件事情就是我想在这里找个土地盖一间海洋中心,而这海洋中心不只可以参观水底世界,甚至还可以购物,只不过一直找不到适合的土地,让我很困扰。」

  吉爸说:「这里附近土地都是有人的,要他们卖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而这里又偏於乡村,根本没有合适的土地。」

  白家绮说:「我认同吉爸说的,这里土地和房子都是别人的,想要他们卖掉是完全不可能的。」何立委说:「我知道,所以我只是将这件事情说出来。」何立委眼神闪过一丝邪恶念头。

  吃完饭后,吉爸送何立委出去,苇苇和霓霓都先去睡觉,坐一趟车难免累坏了她们。白家绮则是陪吉妈洗碗,吉妈说:「家绮,这次来玩就尽量放松,不要想着过去的事情。」白家绮笑着说:「感谢我得好姐妹,我看开很久了。」吉妈说:「那就好。」两人比姐妹还要更亲。

  何立委离开后开一间旅馆自己住,打电话给阿强说:「阿强,你和陈总现在在北部还是中部?」阿强说:「陈总派我去台东,自己则留在北部,怎么了吗?」何立委说:「你也在台东,很好,不管你现在在哪里,都来我这边一趟,我把旅馆住址传给你。」讲完后,打着旅馆住址给阿强。

  十分钟阿强抵达旅馆去何立委房间里面讲话,何立委问说:「陈总现在的状况怎么样,还好吧!」

  阿强说:「目前公司还算顺利,不过自从牢里出来后听到张景岚根J先生複合消息,公司事情做完后,自己一个人都在酒吧里喝酒,只要公司放假,整天醉生梦死的,虽然我有劝过他,但一样没有用。」

  何立委怒气说:「哼!为了一个女人将自己弄成这样,值得吗!算了,这件事情以后在处理,我要你来这里,是因为我在政坛提议要在这里盖一间海洋世界的购物中心,这个若建造完成,赚到的利润可说好几倍,但卡在这里的土地和房子都是私人拥有,我会叫政府施压,叫他们徵收这里土地,但另一方面我需要有人教训这些不知好歹的人,叫他们将土地赶紧卖一卖。

  我现在故意接近吉爸,根他们变成朋友,以后要得到消息也比较方便。「
  阿强说:「不过吉爸几乎都在台东这里,而J先生现在也忙於自己事业,顺便提防陈总接下来动作,接近吉爸是否没好处。」

  何立委说:「放心吧!我自然有我用处,你就造我说的话去做。」阿强点点头,大家累了一天都先睡了。

  隔天早上,白家绮母女三人去海岸这边玩,母女三人玩得很开心,苇苇拿着贝壳说:「妈妈,这贝壳送给你,很漂亮喔!」

  白家绮说:「好漂亮阿!谢谢苇苇。」阿强在一旁窥伺着,两个手下在旁边,於是说:「你们两个,把那小孩抓起来,威胁土地卖给我们。」阿强误以为白家绮也是这里的人,所以叫手下对付她们。

  当母女三人准备离开海岸,两个大汉冲出来把苇苇和霓霓抓住,白家绮惊恐说:「你们两个是谁,为什么要抓我女儿?」

  大汉甲说:「只要你肯把土地卖给我们,你女儿就还给你。」白家绮哭着说:「什么土地,我根本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大汉乙说:「回去把土地全状交给我们,女儿自然就还你了,听不懂吗?」白家绮哭着说:「我在台东哪有什么土地阿!」

  「妈妈,我好痛阿!」两个大汉把苇苇和霓霓抓得很痛,让两个小孩子也哭出来。吉妈买菜回来,刚好经打电话给吉爸后就把菜篮放着,赶紧过去帮忙,手上还拿木棍过去。「啪!」木棍从后面重重的打大汉乙,让霓霓抓紧时机咬了大汉的手。「唉呦!」大汉乙叫了一声,大汉甲看到后,一脚重重的踢着吉妈说:「死老太婆,活得不耐烦了。」

  白家绮赶紧将吉妈和霓霓扶到旁边说:「好姐妹,你没事吧!」吉妈说:「没事,这把老骨头了。」大汉甲说:「看来你们真的不顾她得安危了,那我先把这小女还解决掉。」白家绮惊慌说:「不要。」大汉甲要把苇苇丢到海里去,吉爸及时赶到,用沙子往大汉甲眼睛洒过去,大汉甲说:「我看不到了。」大汉甲看不到,吉爸把苇苇救出来,回道白家绮身边。

  大汉乙看到后,怒气说:「你这死老头,看我宰了你。」吉爸说:「是吗?出来吧!」接着一群人冒出来,吉爸说:「各位乡亲,就是这两人抓无辜的小孩子,你们说要怎么处理。」「把他们毒打一顿。」台东乡亲开始追着两个大汉打,两人赶紧落跑,而吉爸也带着她们回家。

  到家后,白家绮连忙关心吉妈和她得女儿,女儿没事,但吉妈被踢了一脚后,加上有年纪,吉爸先让她在床上休息,苇苇和霓霓也因为受到惊吓,白家绮也让她们先睡觉,而且睡得很熟,一个人在客厅里面。吉爸走出来倒水喝,看到白家绮一个人在客厅,关心问说:「苇苇和霓霓还好吧!」白家绮说:「可能受到惊吓,加上游玩太累睡得很熟。」

  吉爸说:「那你还可以吧!」白家绮说:「我还可以,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很累。」吉爸说:「是你给你自己压力太大了,要好好放松一下自己。」白家绮说:「吉爸谢谢你,若不是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你又救了我们一次。」
  吉爸说:「只要你有困难,我都会帮助你的,把我当成你的依靠吧」白家绮说:「你这句话不会是说真的吧!」吉爸说:「真的。」

  白家绮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只是深情看着吉爸,但右转头过去,吉爸将她头转过来后,抬着额头慢慢亲吻下去。

  白家绮一时反应不及,推开后说:「我们这样不好,更何况你还是我好姐妹的老公,我不可以这样做,可是我却好想要你的温暖。」

  吉爸说:「放心吧!不会被人看到的。」吉爸抱着白家绮去大吉的房间里面,将门关上后,吉爸如狼一样般开始狂吻着白家绮的脖子和嘴巴,两人各把衣服脱掉后,吉爸在侧边手指蹭着阴道,舌头舔着奶头,让白家绮开始呻吟。

  「嗯哼………手指这边蹭的好热,好有触感阿……恩……喔………奶头被舔得好养好热,连耳朵都被舔得好敏感阿………好棒,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喔……吉爸,隔壁就是你根吉妈住的房间,我们却在这里做这种事情,感觉好像偷情阿………喔…明知道这样不对,但我却好想要你的温暖……喔」

  吉爸说:「家绮,阴道都湿了,很久没做了喔!被舔了就叫成这样,要小声一点,你好姐妹我老婆睡在隔壁而已,苇苇和霓霓在左边房间,我们刚好在这两个房间中间,一但叫太大声,吵到她们就不好了。」白家绮说:「我知道,这次换我来。」吉爸淫笑点点头。吉爸在沙发上转向背面,白家绮扶着吉爸用舌头舔着身体,然后摸着吉爸屁股后,舔着吉爸的屁股。

  吉爸说:「家绮,你舔得真好。」白家绮说:「我还会更好,转正面。」
  吉爸转正面躺在沙发后,白家绮将吉爸双脚拉直后,用舌头舔着吉爸脚指头,一根一根用舌头舔着,吉爸说:「好爽阿!」

  白家绮说:「那等等你也要让我爽喔!」吉爸说:「当然。」白家绮含了吉爸的肉棒,让肉棒变大变粗,白家绮跨坐肉棒上面后,趴下去和吉爸互吻,肉棒也开始抽插,白家绮抱着吉爸后,在他耳边呻吟。

  「吉爸的肉棒好大好粗了,是我的口交让你肉棒变得很大的……喔喔……阿………嗯哼………好大,人家被你的粗肉棒抽插的好爽好棒阿……阿……嗯哼……棒死了……这样子抽插好爽好棒阿………这样子抱着你让我好温暖,人家想要更多你的一切,吉爸,用力干着我……人家是你的人……喔喔」

  「阿哈……阿………爽死我了,你的肉棒让人家好爽,虽然不能叫太大声,但是肉棒太大了,干的人家只能这样子叫而已……喔………阿…好爽好棒阿………继续抽插,人家还要阿………不然每晚都好寂寞,很空虚的……喔喔喔………人家被你的小穴干的太爽了………阿………棒死了…阿阿」

  不断呻吟的白家绮叫得稍微大声一点,吉爸淫笑说:「家绮你叫的样子,根你气质不相符阿!让我更加兴奋。」

  白家绮说:「那就给我更多,让我们兴奋起来。」吉爸点点头,带着白家绮起来后,架着她得手和脚,不断用力抽插着,让白家绮越叫越大声。

  「阿阿……好用力,吉爸比刚才更加用力了,小穴被抽插得好棒好爽阿………喔喔……好久没有这种肉棒在里面粗暴的感觉了,好爽好棒阿……在对我更用力一点,吉爸,人家还要你对我更粗暴一点………阿……对,就是这样子……欧……喔喔……爽死我了阿……喔后…干的人家更爽了」

  很多年没有性欲的白家绮,在这时候解放出来,她唯一根其他男人做的,就只有当出楚萱和J先生一起做的那一次,不过那一次是看到两人做,有感觉才根着一起做,她本身对J先生是没有任何感情的,而这次是她对吉爸产生一种依赖的感情,明知道是好姐妹的老公,但感情无法自拔,就做了。

  吉爸把白家绮带到床上后,肉棒啪啪插进去里面后,用力压着她得胸部,肉棒不断前后用力抽插,让白家绮变得更荡。

  「ㄜ阿………吉爸干的人家好用力阿!但是人家就是喜欢你这种用力,这样人家才会更爽………喔………棒死了,你的肉棒干得人家小穴好棒好爽阿………在继续用力干我………喔……喔喔……爽死人家了………阿………人家在你面前好荡阿……不能告诉我的女儿,她的妈妈有这样的一面阿!」

  吉爸说:「我知道,怕女儿知道后,有个淫荡妈妈就完蛋了。」白家绮说:「你讨厌死了阿!」继续抽插着。

  「爽死人家了,吉爸,肉棒爽死人家了阿……喔………喔喔……好爽,好棒阿………好用力,好粗暴阿………人家就是喜欢你的粗暴,因为这样人家才会被干得这么爽……喔………会受不了,肉棒比刚才更大更粗了……喔喔……好用力阿………会受不了的……喔………吉爸,你太猛了阿……喔喔」

  「这样子干下去,人家可能会依赖你的,因为人家需要你来干我……喔………用力干下去,拜託你用力干下去阿……对,就是这样子,肉棒才会顶到我深处………喔喔喔……好棒阿………人家要去了………喔喔………要去了阿………吉爸,让我们一起高潮……阿………喔……高潮了」

  一阵激烈抽插后,白家绮终於高潮了,高潮后吉爸躺在床上,白家绮则是像小女人一般舔着他得身体,吉爸问说:「还要在一次吗?」白家绮说:「你可以吗?」吉爸说:「你看我的屌还这么大。」白家绮脸红笑笑着,吉爸拿着维他命说:「把这个吃下去。」白家绮说:「这是什么?」吉爸说:「让你身体更加敏感的药丸。」白家绮服用后,吉爸碰了身体,白家绮荡起来呻吟。

  「喔………身体变得好敏感,这是什么……嗯哼………吉爸碰的让人家好奇怪阿………喔……嗯哼………身体没有变化,只是更加敏感……喔」

  服用维他命的白家绮身体变得更敏感起来,吉爸说:「这不是春药,是敏感药,让女人吃下去后,不管什么部位都是敏感带。」

  白家绮说:「原来如此。」吉爸蹲下去后,舔着白家绮小穴,让白家绮叫声更荡。

  「嗯哼………好养,这样太敏感了……我好奇怪阿……阿……不行,人家好爽,被舔得好爽阿…………喔……吉爸,继续舔我,用舌头舔我这个荡妇吧!喔……嗯哼……嗯哼………阿……吉爸舌头太厉害了,我会受不了的阿………嗯哼………阿」

  敏感药丸让白家绮服用后,身体逐渐敏感起来,吉爸舔着小穴让她变的淫荡,身体不断扭动。白家绮换个方式,从床上起来后趴在床上,吉爸捏了捏屁股,肉棒插下去后,吉爸说:「家绮,你屁股好翘阿!真好捏。」白家绮说:「讨厌啦!」吉爸拿着皮带,将皮带卷成圆圈后,拉出一小段,用三分力道往白家绮屁股打过去,白家绮边打边叫着,表情更爽。

  「喔………吉爸拿皮带打我屁股,虽然没有用多少力道,但人家被打得好爽……嗯哼………阿………好棒,好爽阿………肉棒又插进来我的小穴了,边抽插变用皮带打我,屁股都红起来了………阿阿………人家好喜欢吉爸的虐阿……对我更坏一点………阿阿……好爽………棒死了阿………喔喔」

  「肉棒好大好粗,人家快被你干死了阿……喔………阿……爽死人家了………喔……继续干我,吉爸,用肉棒继续干我………人家好喜欢被你干,被你的肉棒用力干人家好爽,爽到快疯了……而且又用皮带打我屁股,人家喜欢死你了阿………阿……阿……我真个荡妇被虐狂……阿」

  吉爸淫笑说:「我还是第一次用皮带打女人屁股,但我只用三分力道,轻微打而已。」白家绮说:「我真开心。」又转正面后,吉爸摸着白家绮那屁股,肉棒插进去小穴后,用力的前后抽插,激烈的抽插让白家绮爽疯了。

  「好厉害,比刚才更用力了阿………阿………好用力,人家爽死了阿……阿………继续干我,人家想要被肉棒继续干,好满足阿……喔喔………嗯哼………好爽,吉爸,我这个荡妇被你干的好爽……一直顶到我好里面了阿………阿阿……喔……喔………好爽好用力了………快被你干爽了阿………喔喔」

  「喔喔……阿………小穴快被你插暴了,你太激烈了,但人家就是喜欢你的激烈……喔……喔………干得好用力阿……喔………阿阿………要去了……吉爸,不对,人家叫你老公……老公,人家要高潮了……喔喔………阿……老公,我要去了………又要高潮了……阿阿………去了…老公,我高潮了」

  二度高潮后,吉爸将精液都射在白家绮小穴里面,白家绮说:「你的精液在我里面好热,好温暖阿!老公。」

  吉爸说:「以后你私底下叫我老公。」白家绮点点头,然后两人就睡觉了。
  而在何立委住的旅馆那边,阿强说:「立委,不好意思,没想到我们搞错对象。」何立委说:「无妨,下一次在弥补回来就好。」阿强说:「接下来该怎么做?」何立委说:「你附耳过来。」何立委告诉阿强计画后,明天在做。

  这一天晚上,大家都在吃饭,白家绮问说:「吉妈,你的伤还好吧!」吉妈说:「还可以,放心吧!到是你,下午在房间里怎么了吗?你叫声好像还蛮大声的。」吉妈问到这个,让白家绮害羞起来看着吉爸,吉爸得脚在桌底下蹭着白家绮的阴道那,手上还拿着遥控器开关按下去。「恩………嗯哼………恩」

  白家绮嘴巴呜起来看着吉爸,霓霓问说:「妈妈,你怎么了?」白家绮说:「妈妈没事。」吉爸把开关关掉,但还是反覆开关。

  吃完饭后,吉妈去洗碗,白家绮也过去帮忙,边洗碗白家绮暗想:「吃了敏感药,老公又在我里面插海豚电动棒,海豚尖尖的一直刺到我,好奇怪阿!」
  白家绮看着地上,不知不觉内裤都湿了,而且还漏尿在地上,吉妈问说:「家绮,怎么了吗?」

  白家绮说:「吉妈,你先端水果去客厅,帮我叫老…吉爸来一下,我需要他帮忙。」吉妈点点头,端柳橙去客厅后,叫吉爸过去厨房帮忙白家绮,吉爸走到旁边手往她下面动了一下。「嗯哼……不…不要闹了……喔」

  白家绮说:「不要闹了,前面就是客厅,这样会被发现的。」吉爸说:「你高潮了喔!」白家绮点点头,吉爸蹲下去,白家绮站在厨房这边,看到海豚电动棒都湿湿的,白家绮脸都红了,抽出来后,吉爸舔着她小穴,还是在厨房,让白家绮更加害羞,嘴巴还呜着。吉妈问说:「家绮,你怎么了吗?」「我没事。」白家绮回答。吉妈说:「那老头呢?」

  白家绮说:「他在帮我……恩…清地板。」吉妈没有怀疑白家绮,於是走回客厅,吉爸说:「我在帮你什么……说出来。」

  「讨厌,你知道的。」白家绮脸红回答,吉爸起来后摸着胸部,手往奶头那不断蹂捏,肉棒不断抽插她,让她只能呜着嘴巴不能出声,但苇苇和霓霓走过来后,吉爸也不在捉弄白家绮了,白家绮带着两女儿回到房间休息。今天晚上大家都累了,大家好好休息,明天又是连假。

  隔天早上,何立委要宣导酒驾的事情,所有乡亲正在准备中,十点半后,何立委说:「感谢大家抽时间参加酒驾宣导,由於最近酒驾很严重,政府也一直提倡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但这些事情层出不穷,所以现在政府将彻底严办这些酒驾的人,无论什么理由,从今年开始只要酒驾,一率拘禁48小时,并且罚金三万元,就是两天。」

  听完了何立委的宣导,以及对酒驾司机新的严惩,让台东乡亲拍掌。然后何立委继续宣导其他事情,接着阿强带着许多人马,其中还有一些是政府的,何立委和阿强互看一眼,何立委问说:「不好意思,请问你们是哪位?」阿强说:「今天我是带政府的人来这里强制徵收这边土地的。」

  大家听到后都一脸讶异,何立委继续问说:「我记得没错的话,你是陈总的手下,阿强对吧!政府为什么要徵收这边土地,该不会是陈总又有什么诡计吧!」阿强说:「何立委,这件事情你不用管,我有听说你想在这里盖一间海洋购物中心,只要这边土地徵收,你就可以盖了。」

  何立委说:「我确实有在政坛上提出这个,但这里土地属於私人拥有,我不能为了我自己,害得这边人没有房子住,更何况土地是他们祖先留下来的,我更不可能冒犯这些人,所以这提议我会去政坛取消掉。」阿强说:「不好意思,人我带来了,今日不把土地全状交出来,就有你们瞧了。」

  「看样子那天那两个大汉也是你派来的。」吉爸跳出来说话,但他不知道这件事情何立委也有一份,阿强和何立委一搭一唱,就是拐台东居民将土地交出来,阿强说:「是又如何,你能动的了政府的人吗?」吉爸咬紧牙根怒气说:「你真可恶阿!」

  白家绮说:「你们真是太没天理了吧!」吉妈说:「我不可能把土地全状交给你们。」

  「对,不可能。」居民纷纷抗议,阿强说:「很好,我早就料到了,所以我也请人带着挖土机一起来,现在我就把这边化为平地。」接着阿强身后的人上去挖土机后,操作挖土机准备强制拆除,吉爸一直看着何立委都没有动作,心中迟疑暗想:「为什么这个立委都没有任何动作,不如藉此机会看看他到底帮哪边的。」
  吉爸走到挖土机面前,白家绮看到急忙过去说:「吉爸,你疯了吗?会很危险的。」吉爸说:「放心吧!相信我。」白家绮看着吉爸,选择相信他。吉爸说:「何立委,我问你,现在政府的人要拆我们这边土地,身为立委的你,你会允许他们这样做吗?」

  阿强和何立委都暗自心惊,没想到吉爸会突然讲这句话,阿强看了何立委一眼。

  何立委暗想:「这个吉爸看我一直没有动作,在怀疑我了吗?现在我若不表示,我恐怕连下一届立委都别想当了,加上以后要在政坛提出任何方案都不可能成功,但表示的话,海洋购物中心就会完全泡汤,到时候失去太多利益,可恶,竟然在这时候让那老头反将这一军,不管表不表示,我都是会最输的那一个,该怎么办,我要怎么解决这困难?」

  何立委看了阿强一眼,於是说:「吉爸,不用看何立委了,这件事情是所有立委的主意,你认为你一个人可以抗衡吗?快滚开。」吉爸上前和阿强争执没结果,互相打起来,虽然吉爸老当益壮,但哪敌的过年轻人血气方刚,被阿强踢了一脚后,阿强又用木棍打吉爸。

  一旁何立委看到,知道自己在不出手,连自己以后还要选立委都有问题,於是何立委假意上前劝说:「这位叫做阿强吧!先住手,我在和其他立委沟通一下,看有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

  何立委叫阿强停手,阿强说:「何立委,我就看你面子,这次先放过他们,没有下次了。」

  冷哼一声后就离开了,何立委说:「各位,真是抱歉,我没想到我提出的案子许多立委会这么重视,我现在离开台东回台北,根其他立委商量看能不能有什么好办法。」说完助手也开车来了,马上就离开了,在车上的何立委握紧拳头,非常愤怒。

  暗想:「吉爸这死老头,将这一军给我,看他平常这样傻傻,看样子根J先生一起久了,都变得精明了,那么在对付J先生前,先把你解决掉。」

  何立委离开后,大家感谢吉爸这次帮忙,但吉爸被阿强用木棍打,有点受伤,白家绮和吉妈扶他回去。连假快结束,而今晚在三仙台这边会放烟火,这是台东政府第一次在这里办,苇苇和霓霓都想要去,但吉爸背部受伤,无法去,看着白家绮,白家绮也想和吉爸独处,於是说:「吉妈,不然你带我两个女儿去看烟火,我留下来顾吉爸。」

  吉妈说:「好吧!那你们在家里要小心一点。」白家绮点点头,吉妈带着苇苇和霓霓去三仙台看烟火,家里只剩下偷情的两人。白家绮只穿着一件内裤和露肩的睡衣而已,吉爸说:「穿这样要来诱惑我的吗?」白家绮说:「是阿!不然我还有其他男人吗?」

  吉爸一手把白家绮抱进怀里说:「你的男人只能有我而已,而你也只能当我的女人。」

  白家绮说:「我知道,我是你的地下情人,也是你的情妇,老公。」吉爸淫笑点点头。

  吉爸将白家绮的左脚抬高捆绑起来,然后在用绳子将胸部也绑住,拿出敏感药丸出来,让她服用两颗,光一颗就能够造成身体全都是敏感带了,两个就是让敏感带更让女人敏感,在拿出精油出来涂在白家绮身上,让白家绮深情看着吉爸,吉爸拿出海豚电动棒,按下开关,海豚的头在动,插进去白家绮小穴里面,海豚在里面旋转动着,让白家绮更敏感。

  「阿………又来了,海豚在小穴里面动得我好奇怪,尖尖软刺的一直在我里面搞得我好奇怪……阿………喔………不行,吉爸奶头被舔得好养,太敏感,太敏感了阿……喔喔………阿……好棒好爽………全身都好敏感阿……喔喔……电动棒那海豚搞得我好怪……人家小穴受不了这样旋转……阿」

  吉爸说:「服用两颗敏感药丸让你很爽喔!一碰身体叫的根什么一样。」白家绮说:「因为很敏感阿!」吉爸说:「昨天你帮我舔脚指,今天换我了。」吉爸拿被捆绑的那只脚,开始舔着白家绮的脚趾头,还有脚底,白家绮背舔得更痒,叫声比刚才还要更荡了。

  「人家这样子被你舔的好养,不只是敏感,你舔人家脚底我会叫成这样,更加淫荡的……喔………不行,脚指头也一样被舔的好养好奇怪了阿………喔喔………阿………养死人家了………脚底和脚指头好养阿……喔喔……嗯哼………吉爸,给我更多,人家还要更多………喔喔……阿阿」

  吉爸一样拿出皮带,用皮带那个头打白家绮屁股,让白家绮叫得更荡,吉爸说:「你很喜欢这样被打喔!」

  白家绮说:「是因为老公打的,所以我喜欢。」吉爸说:「那么我打一下,你要说一声谢谢老公。」白家绮点点头,於是吉爸出五分力道用皮带头打白家绮屁股。

  「谢谢老公………喔……谢谢老公打老婆屁股,好棒阿…………喔………电动棒搞得我好奇怪,可是好爽阿……喔……谢谢老公………阿阿………屁股被打的有点痛,可是人家还是要谢谢老公打我屁股………打我这个荡妇的屁股………阿阿……嗯哼………爽死我了………老婆爽死了……谢谢老公………阿阿」
  白家绮说:「老公,对我更坏一点,人家想要你对我更坏。」吉爸说:「这是你说的。」白家绮点点头。吉爸把捆绑绳子解下来后,拿着买回来的香肠放在地上,把白家绮带到床边后说:「现在爬过去舔香肠五次,在含着回来给我,用爬的。」

  白家绮点点头,於是学狗爬过去后,低着头用舌头舔香肠五次,然后将香肠含到嘴巴,在爬回吉爸这边,吉爸将香肠吃掉。

  吉爸说:「想要了吗?我的屌。」白家绮说:「是,我想要老公的屌。」吉爸淫笑了后,白家绮趴着在床上,然后吉爸将肉棒插进去后,拉着双手激烈抽插。
  「阿阿……老公那火热又粗的肉棒干到我的小穴里面了,好棒阿……喔喔……阿………人家好爽,老公把身为荡妇的我干的好爽……喔喔………嗯哼………继续插我不要停……人家想要更多更多……喔……在用力对对待我……我想要更用力阿……喔………阿阿………继续抽插……好棒,激烈阿」

  吉爸那粗的肉棒插进去后,让白家绮呻吟声不断没有喘息,吉爸抬起她得脚,然后说:「看吧!我的肉棒在你的小穴里。」

  白家绮把头低下,看到吉爸肉棒正在用力抽插着小穴,白家绮说:「老公的屌好大,我好幸福阿!」白家绮小穴几乎都湿掉了,肉棒很容易插进去。

  「欧欧………小穴好爽好棒,都是老公激烈的抽插人家才会爽,我还想要更爽………喔喔……阿……对,就是这样用力干我小穴,人家爱死你了………喔喔………阿………好爽,不要停,老公不要停阿………喔喔………阿………爽死我了………阿………爽死我了阿……喔喔………好爽好棒阿………干死我这淫荡小穴」

  「越来越粗暴了,你的肉棒比刚才更加粗暴抽插我的小穴,人家好满足阿………喔喔……喔……爽死我了………继续抽插我,求老公不要停………用力的对待我这个荡妇……喔喔………嗯哼………干我,用你的肉棒继续用力的干我……我想要更用力……对我在坏一点………阿阿……喔」

  肉棒抽出来后都是淫汁,吉爸说:「我要继续抽插了喔!」白家绮说:「来吧!」白家绮转过来后,面对镜子,吉爸说:「家绮,这就是你现在淫荡的表情。」白家绮说:「这就是我的表情,看起来很下流吧!」吉爸说:「要当我的女人,必须要更下流。」

  白家绮说:「那请你在让我更下流一点。」吉爸抱着白家绮边抽插边走着。
  「这样好厉害阿……以前我前夫也没这么厉害过……老公,你好厉害阿………喔喔……阿………好爽,干的人家好爽好棒阿………阿………爽死我了,人家被老公抽插得好爽………喔喔………阿………这样抱着你好温暖………喔喔喔……爽死我了………在更用力一点………阿……爽死我了阿…喔喔」

  「啪!」吉爸把白家绮用力丢到床上,在扑上去用力抽插,舔着她奶头。吉爸说:「看我用力干死你这个荡妇。」

  吉爸的抽插让白家绮爽到快疯了,现在什么也都不想管,只想要吉爸的肉棒激烈抽插她小穴,肉棒插进去后,小穴马上夹得好紧,似乎不想让肉棒出来。
  「爽死我了,老公的技术把老婆我干的好爽……人家受不了,好爽阿………小穴都湿答答的,被老公的肉棒干得好湿阿………人家就根一只母狗一样被抽插的………好激烈阿……爽死人家了,我好喜欢被你干………阿……用力干着我的小穴………阿………喔喔………爽死我了阿………阿阿」

  「老公粗粗的肉棒在我里面干得好火热,淫水不断流出来……阿阿………喔……爽死我了,人家快被老公干死了阿………但我好喜欢被老公干,老公在继续用力干我,人家喜欢被你的肉棒干,你的肉棒干的让人家好满足,好充实阿……喔喔………爽死我了……阿……继续用力干着我……喔喔」

  吉爸说:「爽喔!那你边爽边学狗叫,叫的荡一点。」白家绮说:「好。」握紧白家绮的手后,吉爸更加用力的干她,不断舔着她所有部位,脑中剩下性欲的白家绮也边呻吟边学狗叫,表情更加淫荡根下流。

  「汪汪!好爽,老公的肉棒干的人家好爽阿………汪………嗯哼…………比刚才还要更加激烈,人家好爽阿………汪……我学母狗叫得很淫荡,人家叫得很好听吧!喔喔喔………汪………汪………继续用力抽插我………干的人家好爽,我这个母狗被干的好爽阿………汪汪……阿……好用力阿……人家爽疯了……汪」
  边呻吟边学母狗叫,让白家绮也逐渐下流起来,吉爸说:「那么我要更用力了喔!」白家绮说:「恩。」「啪啪!」吉爸抽插的速度和力道比刚才更用力了,准备要让白家绮高潮了。

  「阿阿………好用力阿……喔……老公,你的肉棒比刚才更用力了,人家好喜欢好爽阿………汪汪……喔………不行,爽到人家受不了……嗯哼……继续干我不要停下来……喔喔……不断顶我深处子宫……喔………喔………爽死人家了………汪汪………阿………爽死我了阿………喔………在继续干我不要停下来……耳朵也被舔得好爽」

  「喔……奶头被舔得好爽………喔……干死我,用老公的肉棒干死我这个下流的荡妇………汪………不行,人家要去了………喔喔………阿………爽死我了…老公,人家要高潮了……汪………喔喔………阿………快要喷出来了………喔喔……阿………去了………汪……去了………去了……老公,我高潮了……喔喔喔…阿」

  吉爸的激烈抽插终於让白家绮高潮而且也喷尿出来,两人都满身然后去洗澡。十二点后烟火放完后,吉妈带着两个小孩回来。小孩也累到睡着了,整天晚上大家都睡觉。「老公,这样子不好。」白家绮在床边说话着。「这样才刺激小声一点,她会听到,而且是你太难耐」吉爸在一旁说着。

  做完爱的白家绮原本在睡觉,但又想着吉爸,於是偷偷进入吉爸他们房间,吉爸看到后,把白家绮拉到自己身边在干一次,白家绮把嘴巴呜住怕吉妈偷听到。
  「嗯哼……会很痒的……阿………不行,你的肉棒又进来了,人家又被干的好爽阿……喔……在吉妈旁边干我,这样被发现不好………喔…去了………去了……又高潮了」白家绮又高潮了一次,吉妈转一个身,白家绮马上躲进棉被里面,用胸部蹭着吉爸肉棒。

  到了快凌晨才回到房间。

  今天是连假最后一天,也是双十节,白家绮提着行李,吉妈说:「你要回北部了吗?」

  白家绮说:「是阿!剧组说要加戏,所以我必须赶回去,不过我的女儿可能要先住你们这边,我过几天在来接她们。」

  吉妈说:「可以,但她们同意吗?」苇苇和霓霓说:「妈妈要工作,我们会在这里等她回来。」

  白家绮说:「那你们要好好听话。」吉爸说:「我送你去车站。」白家绮笑笑点头,坐上车子后开车到车站,吉爸说:「这几天我很开心,你去北部要报平安给我。」白家绮说:「我知道,我故意把两个女儿留在你那边,就是因为拍完后还想去找你。」

  吉爸说:「我会好好顾她们的,我下礼拜也会去北部,到时候在连络。」白家绮点点头。

  吉爸把车子开到台东车站旁边百货公司停车场下面,白家绮害羞说:「我就知道你不可能放过我,临走前还要一次。」

  吉爸说:「要让你好好满足阿!」随便找停车位后,两人走下来后开后面车门,白家绮把内裤脱掉后,把吉爸裤子也脱掉,然后跨坐肉棒上面,边抽插边互吻。

  「阿………老公的肉棒还变得真大,还没粗,就让人家好爽了……喔……好棒好爽,不管什么时候你的肉棒都让人家好爽,当你的情妇真好,每天都可以被这么大的肉棒抽插……喔喔………爽死我了………人家真是满足,你不在叫人家怎么办………喔喔……阿………好爽阿」

  吉爸说:「你可以视讯给我,自慰给我看。」白家绮说:「讨厌啦!」白家绮躺下去后,吉爸肉棒插下去后,手还推着胸部,让白家绮不断呻吟,开车的人看到不知道是谁在里面车震,但没有去想里面会是一个八点档演员。

  「喔喔……变粗了,老公的肉棒终於变得又粗又大了,把人家干的好爽……好棒阿……嗯哼………欧……在继续抽插,不然以后不知道要等多久………喔喔………阿………好爽,干的人家好爽………喔喔……阿………棒死了阿………快疯了……人家爽疯了………喔喔………老公的肉棒棒死了……阿阿」

  「不行,不可以停下来,人家不要你停下来……喔喔………喔………爽死我了啦……阿……嗯哼……老公把人家干的好爽………越干越爽了,我的小穴一直被老公的肉棒干着……好用力阿………人家会受不了……喔……阿阿……老公,我要去了………快高潮了………都射进来…人家要老公的精液都射在我里面……阿」

  白家绮高潮了后,吉爸把精液都射进去里面,临走前让白家绮和吉爸都很满足,穿上后在开回车站,白家绮说:「我打算在台东买房子,这样以后没有戏要拍,我就可以去找你了。」吉爸说:「这主意很好,但不要被你女儿和我老婆知道。」

  白家绮说:「我知道,根自己的好姐妹共用一个老公,谁都不会同意的,所以我会好好的当你地下情妇的。」

  吉爸开心点点头,送她去坐车后,白家绮也买车票坐火车前往台北了,吉爸也回去了,他很期待下一次在见到白家绮得时候。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