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魅魔小姐的翘家冒险】(01-03)【作者:夏夏夏夏夏夏夏】
【魅魔小姐的翘家冒险】(01-03)【作者:夏夏夏夏夏夏夏】
字数:900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001 迷路的小魅魔

  毒辣的阳光从上方层层穿透下来,落到地面上时,就只剩下模糊的光影。
  然而,即使是这样黯淡的光芒,在经过光菇的吸收和再放出后,也能焕发出璀璨的色光,将周围映照得无比瑰丽。

  如果是初次来到这里的冒险者,估计会为这自然的美景而赞叹不已吧?
  不过在我看来,那却是让人心烦的景象。

  究其缘由,大概是因为在最近一段时间里,我已经看到过它无数次,那上面的刻痕甚至还是我亲手划下的,本意是用来当作路标。

  「……」

  所以这不是又回到原来的地方了吗?

  看着那熟悉的一幕,我的情绪变得愈发狂躁不安起来。

  就在十四天前,我跟妈妈产生了矛盾,一怒之下,就使用「阿兹拉瓦传送门」从家里跑了出来。

  但是,由于我对人间界缺乏了解,对坐标的操作只停留在「确定目的地周围有没有危险」的程度,至于目的地在哪里,所谓的不危险的环境又是什么,我其实没有太多了解。

  结果就是……我在这片不知名的森林里迷路了,一直都在这里徘徊。

  不过迷路也是情有可原的。

  毕竟我这辈子就没离开过魔界,准确地说,是没离开过家,突然跑到外面去,要说经车熟路才叫奇怪。

  而且,这里也实在是太大了,光是湖泊就有好几处,每次跳到树上,看到的也是那层层叠叠未有半点消退迹象的绿意。树木仿佛像是无穷无尽一般,一直衍生到视线所能触及的尽头。

  「再这样下去可有点糟糕。」

  我低下头,不远处的湖水清晰地映照出自己当前的模样。

  那是个如同洋娃娃般精致的女孩子,留有一头披散到背部位置的微卷金发,但是总体却显得过于年幼,身高连一米四都不到,胸部平平如也。

  身上穿着荷叶褶和饰物满载的哥特裙装,花边簇拥的裙摆覆盖到膝盖往下一点的位置,套着白袜显得异常纤细的一对小脚从中伸展出来,踩在加了六厘米高跟的圆头皮鞋上,周围几乎没有沾染上泥土。

  然而,与这华丽从容的外貌着装不符的是,我现在的表情大概相当悲痛……
  尖尖的耳朵无力地耸拉着,额发下是一双漂亮的血色瞳孔,但是里面也没有多少精神的样子,尾端为心形的小尾巴蜷缩着,脸色更是苍白如纸。

  不得不说,我现在的处境相当不妙。

  迷路的事情先不谈,光是住的地方就不太友好,我只能睡在树上,一不留神就可能摔下去,每天醒来都觉得身体僵硬。路就更不好走,鬼知道为了避免自己身上这套衣服被弄脏,我到底浪费了多少魔力。

  即使这样,那也是一开始的事情了,现在我的魔力已经所剩无几。

  我不能再像当初那样,大步大步的踏步前行,而是要小心翼翼地看着地面走路。

  虽然我的裙子也好、鞋子也好、袜子也好,都是用珍贵材料制成的稀有货色,表面看起来华丽易碎,但实际上却十分坚固,只要不是打架,就无须担心损坏的问题,不过脏乱的问题却怎么都没办法避免。

  洗衣服可是件麻烦事,尤其是在衣服上被施以的工艺多得要死的情况下。
  以前我一直都是交给下人去清洗的,从不觉得有什么,现在自己尝试过后才知道有多困难,

  如果说这些问题只是麻烦的程度,那么其他的比如吃喝问题,就真正是足以致命的了。

  毕竟,没有哪些种族是不需要进食都能保有旺盛的精力存活下来的。

  而我走到现在,也差不多有一天时间没有吃过任何东西,感觉支撑自己行动的每一秒都在超越极限。

  虽然这里是森林,存在大量的能补充能量的魔兽或者果实,以我的能力,要把它们搞到手也相当轻松。

  但很可惜的是,这种获得能量的方式只适用于正常一些的种族。

  而我的种族显然不符合这个要求。

  我是一名魅魔。

  并非是依靠肉类或者植物中的营养存活,而是依靠生物体内迸发出的蓬勃精气存活。

  跑出来之前倒是有准备食物,不过果然还是太仓促了。

  而且,由于我的自信——反正很快就会找到食物的自信——我非但没有控制自己的消耗,而是很快就将那装着精气的三十多个方方正正的小瓶子舔舐得一干二净,现在只剩下好闻的味道残留在上面。

  那些味道虽然好闻,然而在本质上却不是什么美好的东西……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

  它会勾起以这些东西为食的我的身体的饥饿感,顺带把我不太喜欢但是出于种族的天性又无法拒绝的情欲点燃,让我思绪变得更加混乱。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所以我在吃干抹净后就把瓶子埋好了。

  那种东西对饥饿的魅魔来说简直是毒药,光是回忆起来都会让本能蠢蠢欲动。
  要是忍不住去闻了,处境想必会变得相当糟糕——虽说我现在的处境也好不到哪里去就是了——即使保持了足够的理性,但是周围也没有人烟,所谓「优雅节制的进食方式」不过是我的一句空谈。

  而且,先不说魅魔当中有没有向往这种进食方式的家伙了,就算有,她们碰到我这样的情况也不会束手无策。

  哪怕周围没有人类,光是依靠那些徘徊的魔兽,她们都能很好地存活下来。
  倒不如说,魔兽的精液无论在质量上还是数量上都更加出色,反而更叫她们心生期待。

  反倒是我,没有选择这样做的原因并非是在体质方面,而是在心理方面,只是单纯因为有着洁癖,于是就对这种进食方式抱有十二分的抗拒。

  仔细想想,我果然是魅魔之中的异类。

  并没有其他人那样丰满性感的身材,反而因为挑食而显得个子娇小。

  虽说已经过了12岁成年,并且已经是22岁的模样,但是却还像是没长开的12
岁的人类小孩一样。喜欢的服饰并非是能展示自己身材的暴露大胆的服饰,而是层层叠叠把自己包裹起来的哥特服饰。

  对于饿肚子的危机,心中所想的也是在理性崩塌之前绝不做任何出格的事。
  只不过,对于我的理性到底能够坚持多久这件事,我也没有把握拿出足够的信心。

  理性的确是可以压制住一些我觉得不太好的行为,但是本能果然才是生物最值得依赖的基础。

  要是我真的因为饥饿而晕过去,接过身体控制权的本能,恐怕第一个考虑的事情是「活下去」,而非「有尊严的死」。

  到时候,压制不住的魅魔这一族群的天赋全面展开,到底会引诱多少头魔兽过来任我「采摘」,我完全连想都不敢想,倒不如说想了的话就会吐出来的,绝对会。

  「呜…?」

  一念至此,我居然真的感受到了一股涌上喉咙的呕吐冲动。

  我赶紧伸手捂住嘴,同时用力地咬了下舌头,口腔里立马有腥甜的味道弥漫开来,传来让神经紧绷的痛感。

  这使我在产生难以形容的微妙欢愉感的同时清醒过来,赶紧控制自己不再思考这方面的事。

  本来胃里就没什么东西,真要吐也只是干呕,那会把我宝贵的体力消磨殆尽。
  「不过,真麻烦啊…到底要怎么办……」

  走出这片森林?可能吗?从刚刚看到的画面来判断完全不行。

  不光是走出森林需要时间,寻找人类的聚集地也需要时间,在我磨磨蹭蹭的功夫,已经足够让一切我不想发生的事情发生了。

  那么,就这样子灰溜溜地回去?向妈妈撒娇打滚请求原谅?还是什么话都不说,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想想还是算了吧,那果然是不可能的。

  心中有这个想法已经让我觉得很难为情了,要是真去做了,恐怕脑浆会因为羞耻而蒸发掉也说不定。

  犹豫再三,在饥饿的严刑拷打下,我最终还是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不,我绝不回去。」

              002 平等契约

  在做出这个决定的同时,我也差不多想到了解决这次危机的办法。

  对我来说,能否走出森林这件事其实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食物,是能够交流的人类。

  哪怕只有一个,那么都足够我填饱肚子活下来了。

  换而言之,我不一定非得去找有大量人类聚集的地方,而是只需要找到一个能提供给我精气的人类就行了。

  当然,我也不是不能再传送到其他地方。

  即使魔力快要见底,像「阿兹拉瓦传送门」这样的大魔法,我还是至少能使用一次的…勉强的话可以使用两次。

  只不过那样做的风险太大。

  在魔力和体力几乎全空、并且理性接近崩溃的情况下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我可不认为这是什么明智的决定。

  而且,我对人间界果然是没有足够的了解。

  虽说是能确定传送地点的附近没有危险,但是却没法确定传送地点附近的环境。

  要是那里的情况跟这片森林类似,周围都是没有什么人演的,那么我的处境只会更加危险,理性失控会来得更快。

  所以,比起做那很可能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果然还是签订契约比较轻松。
  只需要跟某人签订一个契约,那么我就能立马从这该死的森林里脱身,来到某人身边。

  事实上,大部分魅魔也都是通过这种方式从魔界来到地界的。

  魔界和地界之间存在一条清晰的界限,除非有能力者,否则没人能轻易越过这条界限。

  我倒是能力足够,直接拉开传送门就过来了,但是其他魅魔可不行。

  要是她们想要来到这里,那么就必须和这里的生物签订契约,否则就没办法撑过规则的压制。

  「不过,使魔契约?召唤物契约?奴隶契约?女王契约?」

  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从脑海里搜刮出她们经常签订的契约种类,我的嘴角不免抽了抽。

  虽说契约的名字各种各样,但是用途却大同小异,内容基本上是魅魔们心甘情愿地把自己放在性奴隶的位置。

  这里面唯一像样的契约大概就是女王契约了吧?至少不是性奴隶的地位。
  不过不行啊…果然是不行啊……

  我并不满足上面的条件。

  既然是契约,那么都是有条件的——口味分轻重,哪怕魅魔们真心实意地把自己摆在性奴隶的位置,对于可能会损伤到身体的玩法,她们还是会有所抵制——毕竟命是自己的,多少还是要珍惜一下。

  而这个女王契约的条件是:契约者必须身材火辣,是身高至少一米七以上的小姐姐,并且性爱经验还要足够丰富,至少要能压制住男性。

  我就算穿上加了高跟的原头皮鞋,身高也才140 ;身材除了扁平就是扁平;性爱经验更不用说,我完全没有。因为我是不可能跟人做爱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就是靠妈妈的储备粮才能活下去这样子。

  身为魅魔却没有魅魔的自觉,说的大概就是我这种家伙。

  我不喜欢把「性爱」当做筹码压在契约上。

  该怎么说好呢,或许是因为小时候目睹过妈妈和她一群面首的淫秽场景,从而产生了比较严重的心理阴影;又或许是因为小时候接触到的都是浪漫的爱情故事,对纯洁的性爱观无比向往。

  总之,对于性爱这种对魅魔而言至关重要的事情,我其实相当排斥。

  不过毕竟是魅魔,没有精气就活不下去,所以为了生存,我还是不得不接触与这方面有关的事物。

  由此,我也练就了一身避重就轻的本事。

  魅魔是在12岁的时候就成年的,从过完生日的那一天起,家里不会再配给她们食物。

  她们要试着独立自主。

  无论是决定留在魔界,还是决定去往地界,她们能依靠的,就只有课堂上老师教过的性爱技巧,如果没有什么意外或者奇遇,那么就只有这个才能决定她们接下来的人生过得幸不幸福。

  而跟她们相比,我却什么都没做,只是相反设法地赖在了家里,像蛀虫一样依靠妈妈的储备粮为生。如果妈妈训诫我,我就拿出自己的成果——在不需要进行肢体接触的情况下都能让人舒爽到交出精气的魔眼。

  不管再怎么天真,我都不认为妈妈能够照顾我一辈子,所以…我还是要掌握一些能让自己好好地活下去的能力的。

  虽说没想到这个能力会是在跟妈妈吵架从家里跑出来的情况下派上用场的就是了。

  把脑海里那些奇奇怪怪的契约全部丢掉,我定了定神,按照记忆开始绘制起一个全新的契约。

  它的名字是「平等契约」,是我从妈妈的珍藏里翻找出来的好东西。

  顾名思义,这是以「公正」为特色的契约。

  老实说,要我去当别人的主人、女王,或者要我去当别人的奴隶、使魔。都有种不怎么对等的感觉。

  我需要的只是能跟我和平交流并且贡献自己的精气的家伙。

  当然,仅仅是这样也不够,我还得在上面添加一条规则,「必要的时候,需要对方向我贡献一点不会损伤身体根本的东西」。

  就跟吸血鬼一样。

  当然还是有那么一点微妙的区别。

  吸血鬼渴求的是血液,而我渴求的…不,我需求的是精气。

  「不过这么做也是为了能好好地活着啊……」

  谁让我的种族是魅魔呢?

  不是说必须天生淫靡还是怎样,只是从生存需求上看,就不太对劲。

  我忍不住叹了口气,与此同时,差不多耗尽了我最后的魔力的契约也构建完成。

  虽说绘制过程中有那么一点小小的分心,但是契约整体还是没有半点错误,看着半空中闪烁着湛蓝光芒的文字缓缓消失,我也是吐出了一口气,有些疲惫地靠在了树上。

  这样会把衣服弄脏,不过也没关系了。

  第一是我现在真的很累,第二是,我想我也差不多要脱离这里,到时候,衣服的脏乱问题会很好解决。

  虽说我只需要找到一个能为我提供精气的家伙就行了,但只要是智慧生命就不可能一个人孤独地生活吧?他会有养育自己的家庭,共同成长的伙伴,当然,也会有相应的负责日常琐事的仆人。

  在「平等契约」里,我不光强调了双方地位上的平等,也要求对方的力量至少跟我一样…或者在我之上。

  虽然一直窝在小小的家里,现在也很年轻,不过对于自己的实力,我却从未产生过怀疑。

  并非是自夸还是怎样,而是…连魔界最具潜力的皇子都只能跟我打成平手这样子,就算再怎么无知,我也该知道自己的家庭和自己本身并不一般了,虽说魔界要稍稍弱于地界,但是也不会弱到哪里去。

  能够达成这个要求的人,同伴暂且不管,仆人肯定要有的吧?不然他怎么生活?

  至少我是想象不出来,达到了这样的等级周围还没有仆人照顾的日子。
  所以,仆人肯定是会有的,到时候,我只需要拜托…不,只需要命令那些仆人帮忙洗衣服就好了。

  这样想着的时候,契约已经向我传来了一条讯息。

  既然是「平等契约」,那么也不存在强制召唤的说法,必须要双方同意才行,而这条讯息,就是对方传给我的交流意见。

  我没有立马去看,而是打算等讯息多起来之后再做统一处理。

  地界上可是有着数以千亿记的智慧生命,哪怕符合契约要求的人是其中的极少数,但是在基数衬托下也是海了去了。

  不过很奇怪的,除了这条讯息以外,好像就没有其他别的讯息进入了。
  「誒?对这个契约不感兴趣的人有那么多吗?」

  不然也没办法解释现在的状况。

  等了好久还是没有看到第二条讯息,而且肚子又开始咕咕咕地叫了,真不知道能撑到什么时候,于是我叹了口气,把这个讯息打开。

  这个讯息没有说什么多余的话,只是表示契约的内容一定会认真遵守,希望我能够过去什么的,不显得多么急切,也不显得多么轻视,算是挺好的态度吧。
  我想了想,然后在契约上点了「确认」。

  随即,周围的空间开始变化,一种比自己拉开空间门跨越界限要稍微好受一些、但是也没好受到哪里去的刺痛感瞬间爬满全身,而黑暗如潮水般汹涌而来。
  当我从黑暗中挣脱出来,出现在我眼前的,就已经是别样的风景。

             003 糟糕,没力气了

  一览无遗的天空,陡峭的岩壁,绝不规律的地面……看样子应该是在某处的山崖上。

  而在我视线正对着的前方,还站着一个男人。

  那就是跟我签订了平等契约的家伙,我能够从他身上感受到契约的存在,以及世界规则的约束。

  除此之外,我不知怎的还从他身上察觉到一种奇怪的、让人忍不住想要依靠的特质。

  虽说从身材上判断,他也的确是很可靠的样子,整个人都魁梧挺拔,身高起码接近两米……不,或许有两米以上也说不定?但是这特质到底从而何来,为什么连我都会受到影响,这个就不太清楚了。

  不过我也不怎么在意。

  谁都有秘密,而且不过是这种程度的特质,要是太疑神疑鬼可就惹人发笑了。
  至于身高一类的问题,我也没怎么纠结,老实说我也承认自己是小个子,既然大部分人对我来说都像是巨人一般,那么具体有多巨人这件事,我还是不去纠结的好,不然到头来伤害的还是自己。

  到时候就要默念咒语了,「深渊之心不会受伤」,什么的。

  稍微定了定神,把那些杂乱的思绪扔掉,我开始细细地打量起男人的样貌来。
  从表面上判断,年龄大概相当于人类的二、三十岁,也就是青年。打扮很干净,上身是白色的衬衫,下身是浅蓝色的皮裤,浅金色的头发被剪得细碎,虽说没有什么设计感,可也让人觉得干净利索。

  他脸庞的轮廓说不上帅气,也谈不上丑陋,配合上温和的笑容,已经足够让人感到亲近。

  更何况他身上还存在着容易让人产生依靠心理的特质。

  光就第一印象而言,大概还是不错的。

  而在我观察着对方的时候,对方也在观察着我,有如熔化的黄金般的瞳孔凝视着我。

  然后,他的心境有那么一瞬间产生了动摇。

  我能明显地感受到他呼吸的凝滞,以及随之而来的急促。

  虽说这个反应才出现三、四秒就被压制下去,而我也知道这很可能是我这个种族自带的魅惑天性的原因,可我还是稍微有些不高兴。

  ——唯独不想受到欢迎啊,无论是在哪种方面。

  当然了,我也没有把不高兴表现在脸上,毕竟这是我自己的问题,对此我还是有自觉的。

  就连每隔几天都会见到一次的魔界皇子,已经熟悉到能抓脸互殴的地步,每次见到我不都有不正常的表现么?

  那么,对于其他才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我也实在没必要过度苛求。

  只是难免会心生遗憾罢了。

  而且老实说,我也更希望响应契约的会是女性,而非是男性。

  这并非是因为我对男性有什么傲慢和偏见,只是我单纯的对自己不够自信罢了。

  由于发生过一些不太好的事情,妈妈养来当食物、宠物、玩物的面首,我是怎么看怎么讨厌的,根本不想与之交流。而平时负责陪我解闷的服侍我的仆从又都是女性,所以,我真正接触得比较多的男性就只有魔界皇子而已。

  如果让我选择跟陌生人交流,我当然更希望陌生人是我了解更多的女性,而非是我很少接触的男性。

  不过,既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那么也没有办法,

  我对平等契约的规定还算是宽松的了,即使如此,也只有一个人响应了我,而我也只能选择这个人。

  现在是情况选择我,而非是我选择情况,我已经没有那样的余裕。

  在我认命的同时,对方也差不多对我观察完毕,有些迟疑地对坐在地上毫无风度可言的我伸出手。

  「你好,那个…我的名字是里奥,没有姓氏。」

  「请问一下,你就是这十几年来第一个平等契约的上传者吗?我没有质疑的意思,只是…」

  看着我有些憔悴但依旧保持着某种骄傲的模样,他欲言又止,但最后还是下定了决心。

  「只是…我不觉得你有签订契约的必要。」

  换一种角度来看,平等契约实际上更像是互助契约。

  然而,无论是我身上穿着的华丽衣服也好,跟小孩子没什么差别的身高外貌也好,在他看来,怎么都不像是没人照顾的样子。

  「啊,那个就说来话长了……不过平等契约的上传者的确是我。」

  你没召唤错人。

  我试着挣扎了一下,发现自己实在是很难依靠现在的力量爬起来,于是只好搭上他的手。

  同时说道,「我是艾比,艾比·华尔利兹……请多指教。」

  「……请多指教。」

  里奥也轻轻握住我的手,略一发力就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

  不过,由于我之前是用纯粹的魔力构建出契约,之后也经过了空间传送过程中必定会有的压制洗礼,如果是平时的话还不觉得有什么,但是在我饿了一天的状态下,这就十分严重了。

  我本来以为我的体力还算充足,但实际操作起来才发现,它其实已经所剩无几。

  而这就导致了现在这种情况的发生——即使我在思想上有所准备,但在身体上却一时半会调整不过来。

  在慌乱蔓延开来的同时,我整个人的重心也在往前倾斜,眼看就要摔倒。
  「!!!」

  我睁大了眼睛,对此仍感到难以置信。

  就在我即将跟地面来个亲密接触前,里奥已经察觉到不对,抢先一步用他的身体托住了我。

  虽说以我的体质,哪怕摔倒在纯以普通钢铁造就的刀山上,除了稍微有些疼痛以外就没什么问题了,眼前这只是不规律的石头地面更是不在话下,不过,即使身体上没有问题,心理上的尴尬也是在所难免。

  在我看来,摔倒可一直都是小孩子的把戏,而我已经是成年魅魔了。

  幸好里奥帮我避免了这份尴尬,哪怕附近除了他以外就没有别人了,我也依旧要向他道谢。

  「不客气,不过你的身体好像出了点问题?脸变得好红啊?没问题吧?」
  他托住我的身体,感受到从我体内弥漫开来的阵阵空虚感,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作为能在灵魂网络上查看到我发布的平等契约的家伙,他的能力至少也能够跟我持平。

  于是他也知道,达到这种水平的家伙,如果不是有什么特殊情况,那么是不会轻易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的。

  只不过,我也没想到自己的身体居然已经差到这种地步。

  之前一直都在强撑着给自己下达自我暗示,竭力压制住魅魔的本能,让身体的某些机能强制沉睡。

  可在意识到自己已经脱力的事实后,问题的严重就掩饰不住了。

  自我欺骗也是有限度的,当察觉到自己的状态虚弱到连一只鸡都杀不死,被压抑了许久的生存本能就开始大规模的爆发了。理性几乎是瞬间就被排挤到角落,留给我思考的余地已经不剩多少。

  如果说原本是将身体仅剩的能量供给到思考水平的维持上,那么现在,就是将这仅剩的能量用在维持原本被我关闭的身体机能的运转上。

  「誒…身体有问题吗?可是我只是肚子饿而已…至于脸很红?我觉得吃饱了就没事了。」

  由于身高问题,我大概只能靠到他腰部的位置,挣扎着想要自己站起来,却好像无意识的摸到了什么肉肉的奇怪东西。

  里奥的脸红了,「艾比小姐……」

  然而在这时候,我已经无暇顾及他说了什么,以及自己在做什么了。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充斥着混合熏香味道的气息吸入鼻尖,意识愈发的不清醒了,只是自顾地说道。

  「呐,里奥,你还记得我在平等契约上补充的一个条件吧?在不伤及根本的前提下,你需要为我提供自己身体里一些可反复再造的东西。你签订了契约,那么就是同意了,所以…事不宜迟,你快点把它给我吧,我已经快饿死啦。」
  「这个我倒是知道,我还以为艾比小姐是一名血族呢……不过,情况好像不是这样?」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