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妻子开发日志】(01)【作者:淫妻调教者】
【妻子开发日志】(01)【作者:淫妻调教者】
字数:831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接触YQ理念已经差不多快十年了,从最开始只满足于找小黄文和小片片撸一发,基本上都是停留在YY自己的妻子的程度上,妻子偶尔会配合我一次情趣游戏,不过要是真正提出3P或者交换的概念,妻子立马变脸,将我劈头盖脸的狠狠骂一顿。

  随着社会的发展,现在年轻人的观念是越来越开放,很多年级轻轻的小夫妻玩的尺度让人瞠目结舌,大开眼界。通过网络,各种新奇刺激的玩法被一段段文字和一张张图片忠实地记录了下来,我的内心的淫妻欲望也被一次又一次地撩拨起来,最终向着深渊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我的妻子叫小静,身高172公分,52公斤,相貌虽然不是特别惊艳,但是因为练习瑜伽多年,那种女性的柔美气质总让人怦然行动。妻子身材柔韧而火辣,没有一丝赘肉,再加上36D的乳房和白皙修长的大腿,走在路上回头率极高。、

  妻子现在就职于一家上市珠宝公司,是一名大客户经理。而我则是在一家央企当工作,半年前,我的直系上司成功上位总经理,而我则顺利升任部门经理,之前紧张的工作一下减轻了很多,也为我实现淫妻提供了时间基础。

  几个月前的一个周末,我带着妻子驱车前往郊区的一个度假村。这次出行可不是为了休假,而是进行户外露出体验。

  前几年,为了诱骗妻子走上邪路,我可是煞费苦心,有一次设计了一套情趣游戏卡,和妻子商议,如果我做了令她感动的事情或者购买了限量款的礼品时,可以抽取一张情趣卡,当我使用情趣卡时,妻子必须无条件服从。可惜,那时候太急躁了,妻子一下就从中把3P、交换、群交等超出她接受限度的卡片抽出来了。虽然初衷没实现,但是却因为这些小游戏提升了我们之间的情趣,游戏模式也就保留了下来,卡片形式也日益丰富了起来:从简单的口交卡、口暴卡、肛交卡等姿势卡片,再到女仆卡、空姐卡、护士卡等角色扮演卡,现在甚至已经有了户外露出卡、野战卡、写真卡等高级指令卡。每次玩过情趣游戏以后,我与妻子总是免不了大战一场,让她舒爽不已,高潮的概率比平时普通的做爱高出很多,我猜这也是妻子保留这个游戏的最重要的原因吧。

  户外露出算是我和妻子情趣游戏里淫妻色彩最浓的节目之一,每次露出结束后,妻子就会像吃过春药一样发浪,不把我榨干,决不罢休。

  感觉到妻子内心的欲望,对我来说也是无比振奋人心的,因此我经常会设计一些比较刺激的小环节进一步撩拨妻子的欲望,等待她欲望决堤的那一天的到来。

  这次我为妻子指定的露出服装是一套深紫色连衣裙,长度齐逼,妻子充满弹性的翘臀仿佛随时可以破衣而出,尺度为蕾丝半透视,妻子美丽的胴体若隐若现,诱惑而妖娆。

  这是妻子第一次全真空露出,胸罩和内裤都没有穿,不过妻子乳房很挺,不走近仔细看很难看清里面是全真空的。为了照顾妻子的情绪,我允许她穿了一双超薄的肉色丝袜,不过这样一来,也让妻子发出更加诱人的味道。

  我心中对这次露出充满的期待,不知道会不会被人发现呢?

  不过,很显然我高兴过头了,刚到酒店安顿好,还没出门,外面风云变幻,居然下起了暴雨,露出计划自然泡汤了。

  我只好遗憾地在室内为妻子拍起了写真,妻子仿佛知道了我心中的不快,竟然出乎意料地配合,尺度大开,摆出各种诱人的姿势,当然也少不了一场「少妇大战色影师」的高清无码大片。

  然后,我趁着妻子洗澡的时间,登录1024论坛,将为妻子拍摄的写真中尺度较大一些发到了图区,当然,我有为妻子的脸部打码,不过诱人的身材一定会让狼友们想入非非的。

  做完这一切,我赶紧关好电脑,妻子出来以后,我又和妻子温存了一会儿,然后两人才开始收拾好,准备去用午餐。

  让我诧异的是,妻子仍然穿上了上午的那套露出装,面对我的疑问,妻子害羞地回答说:「反正都准备了,在酒店里露出也是露出,只希望不要扫了你的兴才好。」

  面对妻子的真情流露,我只觉得柔情满满,内心发誓要更好地疼爱妻子。
  因为下雨,很多人没法外出,等我们到达酒店餐厅里的时候,餐厅里人很多,已经没有两人的位置,只好在大桌上和别人一起拼桌用餐。

  妻子充满诱惑的打扮很快就吸引了不少男士的注目礼,我猜很多人都在意淫妻子,尤其是坐在妻子对面的年轻男子,他的表情很丰富,突然间变得非常惊奇和亢奋。我不由得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妻子右边的乳头,刚好出现在透明薄纱之后!

  他看到了妻子的乳头!我一想到这里,瞬间有种奇特的兴奋感从心中涌出来。坐这么近,一定看得很清楚吧。我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假装镇定,避免吓到他。

  时间仿佛变得很慢,我的鸡巴越来越硬,仿佛要破裤而出,终于吃完了,我和妻子在很多人的注视下离开了餐厅。

  强烈的刺激感让我恨不得马上回到房间里与妻子好好聊聊,在大堂过道里的时候,突然好几个男男女女挥手和我们打招呼。

  「静姐,静姐,你今天好漂亮,好性感。爱死你了!」一个美女冲过来就抱住妻子啵了一口。

  「小露,你们怎么在这里?」,妻子虽然因为穿著有点害羞和尴尬,不过还是非常大方地和大家打了个招呼。

  原来,是妻子公司新入职的年轻人的培训结业会刚好也选到在这里,全是一帮小年轻,大概有10来个吧。

  「谢谢大哥,我们一定会好好照顾好静姐的。」小露为首的年轻人们纷纷以缘分为藉口,强行把妻子借走了,美其名曰:向前辈学习。

  面对妻子无奈的笑容,我心里却在窃喜,赶紧把妻子推到了人群里。「盛情难却,你就好好陪陪大家吧,早上出门早,我先回去补个觉。」

  我赶紧溜走,穿的这么性感的妻子会不会和这些年轻人擦出什么火花呢?带着美妙的期待,我回到了房间里。

  整个下午我都在整理上午的照片和视屏,直到快6点的时候才收到妻子要求一起吃饭的短信。

  这种时候我怎么可能去破坏大家的不轨想法,于是找了个理由推辞了,自己弄了两包泡面解决了肚子问题。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我也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妻子那边究竟怎么样了?有没有被人发现是真空的?如果被发现了,会不会借机揩油?或者妻子被人灌醉强上?

  想着想着,我都觉得自己奢望太多了,那么多人,有男有女,谁敢当着大家的面强暴公司前辈?而且,刚出校园的小屁孩,应该没色胆吧。

  11点半左右,电话终于响了,是妻子打开的,我接起来里面却传来的是男声:「大哥,静姐喝醉了,请问你们的房间号是多少?我们把静姐送回去。」
  「我在……」喝醉?我正要报出房间号的时候,心中突然有了一个想法,于是改口道:「我现在正在开一个紧急的视屏会议,大概还要半个小时才结束。你们现在送她上来有点不方便,不去你告诉我你在哪里,我会议结束后过去接她吧。」

  「这样啊,那好,哥,我们在这里等你,你会议结束后来3号厅找我们吧!」

  「好的,那就要麻烦一下大家照顾一下她了,我半个小时后就过去。」
  挂了电话,我赶紧换上了一身黑色T恤和长裤,嘿嘿嘿,小伙子,我把老婆交给你半个小时,你可别让我失望啊。

  几分钟后,我到达了3号厅外,看着门口挂的免扰牌,我心中一喜:有戏!
  我透过门上的玻璃窗往里面看了看,里面整体很暗,只有电视画面切换的光影。

  应该是把所有的灯关了,然后大声播放着MV,这一切都暗示着里面正在发生着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情。

  我悄悄推了推门,幸好没有反锁,于是我冒着身子进入了房间,反手把门关好。

  果然如我推测,房间内的所有灯都熄灭了,只有电视在播放着,音响声音很大,完全掩盖了我的开门声。

  3号厅房间比较大,属于狭长型,借着电视的光,我看到一个身影正背对着我在最里面。

  MV不断切换的炫光让我很难看清里面发生的事情,我深呼吸了几口气,然后蹲下身,从地上慢慢爬了过去,由于那人太专注,我成功凭借桌子的掩护靠近了里面。

  「静姐,大骚逼,平时一本正经的,没想到一到周末就穿的这么骚,连胸罩和内裤都不穿。是不是欠男人操?你老公,还有半个小时才过来,看我不操死你个大骚逼。」

  刚一靠近,就听到一男声猥琐的声音,我小心地把头深了出去,映入眼帘的一幕让我血脉贲胀。

  妻子正横躺在沙发上,双眼紧闭,紫色蕾丝连衣裙被推到了胸部以上,一对36D的丰满乳房暴露在空气中,而一个年轻男子正将头埋在妻子的胯间,滋滋的水声不断传来。

  妻子的嫩穴正在被我以外的男人狂舔,想到这里我就更加兴奋,更加期待了。

  舔了几分钟以后,男子突然抬起了头,吓得我感觉缩回了头。

  紧接着,我开始听到妻子发出「唔唔」的声音,这是嘴里被填满的声音,难道?

  「静姐大骚逼,你的小嘴太棒了,舔得我好舒服,好爽,操死你!」原来男子用他的鸡巴狂插妻子的嘴,让喝醉的妻子为他口交。

  男子一边抽插妻子的嘴,一边说着下流的话,让我裤裆里的鸡巴都快炸开了,但是我却不敢轻举妄动。

  突然,我听到妻子发出的声音开始变得急促,男子也开始发出沉重的呼吸声。

  妻子要被我以外的男人射精了,虽然是在嘴里!我脑子里瞬间炸响,一片空白,既有淫虐妻子的快感,也有妻子被人占有的屈辱。

  随着男子呼出一口长气,我知道我妻子终于吃下了别的男人的精液。同时,心中一凉:他完事了,发现我了怎么办?想到这里,我背上冒出一阵冷汗。
  我冒着天大的风险再次冒头,看到男子将射精的鸡巴紧紧顶在妻子嘴里,半天才松开,妻子发出一阵急促的咳嗽声。

  男子抬手看了一下时间,自言自语地说:「静姐,终于操到你了,值了!现在还有17分钟,我们加把劲,再给你老公来一顶绿帽子。」说完就抓起妻子的手放在他软下来的鸡巴上开始撸。

  虽然,我还想再看一下妻子被其他男人淫辱,可是害怕像刚才一下没有机会跑路,只好带着万般不舍离开了3号厅,我不知道他的第二炮怎么解决,是用妻子的阴道?还是其他地方?但是这种刺激感与屈辱感让我终身难忘。

  我看了看时间,到了预计时间,我赶紧拨通了妻子的电话,那个猥琐下流的男声再次出现「喂,哥,你过来了吗?3号厅,我们在这边等你!」

  我故意打电话就是为了给他收拾一切的时间,避免发生尴尬。还好,最后接到妻子以后,妻子看起来一切正常,至少表面上是!而男子看着我的眼神里充满了骄傲和戏谑的得意。

  我心不在焉地打了个招呼就赶紧扶着妻子回到了房间内,我激动地靠近了妻子,不过她嘴里散发出的酒臭味混合著鸡巴的臭味和精液的味道,非常难闻,我觉得有点恶心就没有亲上去。

  我赶紧撩开妻子的裙子,果然,裆部湿答答的一大片,透过丝袜能清晰地看到嫩穴一张一合的。我凑上去用鼻子闻了一下,有股精液的味道,但是却没有鸡巴的臭味。

  难道他第二次是手淫后射在妻子裆部的?我一边用手扣弄着妻子的裆部,一边继续寻找妻子被人淫虐的痕迹,很快我就发现妻子双乳之间有发红的痕迹,原来他是用妻子36D的大波乳交打出来,然后射在了妻子裆部。

  想到这里我就一阵激动,赶紧打水为妻子洗漱了一番,然后掏出我的早就坚硬如铁的大鸡巴,「卟兹」一声就插入了妻子嫩穴里,妻子的阴道早在那个男人淫虐的时候就分泌出了很多汁水,在一片湿滑里,我插入得非常顺利。

  回味着妻子刚才被淫辱的画面,我就倍感刺激,也不用什么花式,扛起两条长腿就是一顿猛操,不到三分钟,一大股浓浓的精液就喷涌而出,射到了妻子身体的最深处。

  感官和精神上的双重刺激,让我大呼过瘾,淫妻之乐果然妙趣无穷。

  当我冲完澡准备躺回床上的时候,我无意中瞥见了放在床头柜上的丝袜,总感觉有些不对劲,但是又说不上来。

  想了一会儿,甚至还摸了一下丝袜,也没想出个接过来,只好作罢,关灯躺下。

  就在灯熄灭的一瞬间,我脑海中一道灵光闪过,噌地一下做了起来,伸手开了灯,然后一把抓过那双丝袜仔细地打量起来。

  我叼,这不是妻子的丝袜!!!虽然都是超薄款,但是妻子的丝袜是日本进口的,丝袜的排针方式和国内的不同,因此呈现出来的纹路是不同的。

  我手上这双绝不是妻子的,为了证实我的猜测,我从妻子的行李中取出了另一条丝袜,放在灯光下一对比,果然纹路不一样。

  我心中一愣,谁把妻子的丝袜拿走了,又换了一双新的?那小子?

  肯定不是!我几乎瞬间就否定了自己刚才的念头,如果是那小子射精后给妻子换上了新丝袜,那么丝袜上肯定不会有精液的味道;要是他是在射精前就给妻子换上了丝袜,然后再射上面?没理由,没动机啊!

  那么就是有人在妻子被那小子淫虐之前就换下了妻子的丝袜?想到这里,我两腿之间的大鸡巴又开始蠢蠢欲动,换下丝袜那人究竟是谁?他又对妻子做过些什么?

  看着妻子慵懒的睡姿,我的心里一片火热,梦寐以求的淫妻终于实现了,虽然妻子没有意识,但是我却知道这是一个开端。

  想到这里,我的心理十分痛快,很快,我就进入了香甜的梦乡。

  第二天早上,我被妻子起床的动静惊醒了,但是我却仍然闭着眼睛,因为我想知道昨晚丝袜调包事件更多的线索。

  从我的感受里,妻子醒来后有个慌乱的动作,然后床一轻,接着就传来哗哗的水声,这是妻子进入了浴室。

  我睁开眼回头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那双丝袜,丝袜上已经凝结了一大块精斑,我带着满足的笑容又闭上了眼睛。

  浴室的水声过了很久才停下来,妻子走到床边,怯怯地轻声叫了我两声,见我没应,方是长出了一大口气,然后就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是妻子在收拾一些证据。

  等到一切声音都停下来以后,妻子才回到床上,用力摇醒了我:「老公、老公,太阳都晒屁股了,快起床啦!」

  我假装刚醒来的样子,半眯着眼看向妻子,她神情非常平静,看不出一点破绽。

  有问题!我相信一位久经床事的女人,哪怕是喝醉了,被人占过便宜之后,也应该能从自己身体的反应和其他一些细节里推测出发生过什么,。一般来说,这种情况下,女人很难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恢复平静,妻子的反应预示着背后肯定有某些我不知道的原因,想到这里,我好奇心大增。

  「哼,」我作出一副生气的样子,「你还好意思说,昨晚喝的烂醉回来,吐了一地,害得为夫折腾了大半宿不说,一大早醒来,不但没有半分感激,反而是恶人先告状!」

  妻子娇笑一声,无辜地撅起了小嘴,「人家不知道嘛,都怪公司哪些小孩子不懂事,拼命灌人家酒啦。老公大人消消气,人家还以为你起不了床是昨晚纵欲过度呢!」

  看着妻子撅起性感的红唇,我心中一片火热,不由想起昨晚这张嘴被另外一根鸡巴大力抽插的香艳画面,小孩子不懂事?我想是太懂事吧,床事,嘿嘿嘿。我强自按耐住心中的躁动,假装不知道妻子是在试探昨晚是不是我操过她的意思。

  「纵欲过度!你都折腾成那个样子了,你让我怎么纵?要不,现在我们一起试试怎么个纵欲的法子?」我作势欲向妻子扑去。

  妻子笑着闪到了一边,我本身也没有做爱的心思,再加上房间里弥漫着的那股宿醉后的酸臭味,我们两人很快洗漱好,然后准备去前台申请换一间房。
  临走之前,我乘着妻子上洗手间的功夫,再次把玩了一下床头的那双丝袜,发现上面的精斑痕迹全部不见了,这是一双全新的丝袜,我随手把丝袜往床上一丢,四下寻找,终于在垃圾桶里找到了昨晚那双丝袜,我赶紧揣进兜里,和妻子一起出了房间。

  我和妻子到前台刚换完房间,就收到小露的电话,邀请我们一起去逛街,心里有事的妻子似乎不想和我单独相处,立即就答应了。

  妻子换上了一套清爽的运动装,白色T恤配粉色迷你裙,雪白的大腿没有穿丝袜,瞬间少女感爆棚,一见面就吸引了那群小子色咪咪的目光。

  昨晚那小子,还专门跑过来和我打招呼,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和神情,让我略有不爽。

  一群人吵吵闹闹的出了门,可惜陪女孩子逛街,养眼归养眼,但其中的艰辛不足为外人道哉。

  好几个小伙子逛了不到1小时就腿软不行了,找了个接口就溜去网吧玩了。
  最后变成了我一个人陪着这帮子美女到处转悠,在大家购物的时候,不断给出一些小小的建议和恭维,很快就和大家拉进了距离,打成一片。

  我见时机差不多了,就在妻子去试衣服的时候,以玩笑的口吻怪罪小露灌醉妻子,还玩得那么晚。

  小露也不以为意,很快就被我试探出了他们在9点半就结束了唱K的事实。
  9点半就结束了,11点半我才收到电话,看来这段时间里还有故事发生啊,我不懂声色地继续打探,可惜昨晚小露也喝了不少,走得比较早。

  大半天的购物终于在女孩子们大包小包地收获里圆满结束,因为下午就要返回市区,因此大家决定中午聚在一起吃个火锅。

  火锅店装修的古香古色的,氛围不错,中途我到洗手间上厕所的时候却无意碰到了意料之外的对话。

  「发哥,静姐那骚逼可得劲儿了,虽然没有真的操进她的逼,但是那小嘴和大波真心不错啊。」

  「那是,在公司里第一次见到静姐就被她惊艳到了,经常幻想着她打手枪,没想到她自己却送上门来了,啧啧啧,还穿的那么骚,内衣裤不穿,操起来真带劲!」

  「发哥,你说她会不会发现什么啊?万一告我们强奸怎么办?」

  「你小子现在知道怕了,操的时候干嘛去了?放心,这种人妻我操的多了,一般都不敢声张的,怕事情闹大,名声不好听,况且静姐这骚逼的情况,说不定他老公就是绿帽龟呢!以后机会多的是呢,嘿嘿嘿。」

  「发哥,太牛逼了,以后操静姐的时候记得带上小弟我,我还从来没操过这么漂亮的美女呢。」

  「必须的,不然我昨晚拍那么多照片干嘛,唯一的遗憾就是怕被他老公发现,昨晚没能真个操进她那骚逼里。唉,今晚回去好好计划一下,怎么把她弄到手。」

  说到这里,两人就越走越远,声音渐不可闻,第一个出声的是昨晚那小子,另外一个发哥就是昨晚淫虐完妻子又拿走她丝袜的男人。

  听两人的对话,应该还有胁迫妻子就范的方法,应该是昨晚拍了照片或者视屏。想到这里,我眉头不由皱起来,虽然我一直有淫妻的想法,不介意妻子和别人做爱,但是有一个前提,是妻子自愿,并且享受这个过程。

  但是从这两人的对话中可以听出,他们对妻子可没有半丝么尊重之意,而且做事没什么下限,很可能将打破我和妻子生活的平静,是个麻烦事。

  回到饭桌上,我开始留意起大家说话的声音,确认了左手边坐在昨晚那男子旁边的家伙就是叫发哥的那人,好吧,我承认之前有介绍过,可是我根本没在意过。

  这小子但是生得一副好皮囊,怪不得能祸害那么多女人后还没出事。

  找到人以后就好办事了,我开始发挥国企内交流出来的酒文化精神,轻易地就把那两人灌醉了,准备假借喝酒不能开车的名义,和他们一起搭乘班车回去,好解决掉一些麻烦。

  两人喝得胆汁都吐出来了,很快就不醒人事了。直到班车要出发前也没醒过来,班车司机一看两个一身邋遢的大醉鬼,死活不让上车,于是我顺水推舟地表示愿意用车送两人回去。

  因为妻子也喝了不少酒,没法开车,我只好在酒店叫了个代驾,妻子坐在副驾驶位,很快就睡去了,我和代驾司机聊了几句无关痛痒的事情之后就开始玩起了手机。

  代驾司机很有素质地闭上了嘴,开始专心开车。我则利用代驾司机的视觉盲点,成功取出了发哥的手机,并用他的指纹解锁。

  我在图库里果然看到了很多香艳的照片,不止妻子的,还有其他很多女子的,有年轻的学生,有少妇人妻,甚至有四十开外的熟女。

  妻子的大概有三十多张,与昨晚那小子黑嘘嘘一片不同,灯光很亮,可以清楚的看清妻子。

  照片拍的非常没有美感,主要就是口交、乳交和腿交的画面,其间妻子的丝袜逐渐被撕碎,翻到最后一张,让我浑身一下就燥热起来。只见妻子趴在沙发上,雪白翘挺的臀部占据了画面的一大半,一根紫黑色的鸡巴青筋狰狞,正从粉色的菊穴里抽出,一股股白色的精液正在喷涌而出。

  我操,这人渣居然真正的插进了妻子的体内,我用面对面传图保留了几张视觉冲击格外刺激的照片以后,将其全部删除了,并且登录云端,删除了照片云中的备份内容。

  昨晚那小子的手机里只有黑乎乎的几张照片,没什么价值,不过我还是全部删除了本地和云端的照片。

  做完这一切后,我把手机放回了两人口袋,用嘴无声地说了一句「Goodnight」 !

  这两人是住在妻子公司宿舍,因此不用费功夫分别送两人回去,我也很不厚道地只把两人送到了宿舍楼下的保卫处。

  晚上8点的时候,我们终于回到了家里,看着妻子疲惫的样子,我不由想起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心中无限感慨。

  我认真反思了一下,下次淫妻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能精虫上脑干些蠢事出来。

  接下来的一周里,妻子每天下班回家都会和我抱怨发哥和那小子变得神神叨叨的,看着她总是充满了惊恐的眼神。

  我不以为意地笑了笑,然后将妻子放倒在床上,在她无力的挣扎中,将万千子孙送进她的菊穴里。

  因为上次事件的刺激,我最近对妻子的菊穴尤为感兴趣,每当想起妻子菊穴被人猛干并在直肠内射的场景,我都会欲焰大炽。

  最近,我明显感觉到妻子精神压力很大,也许公司内同事的奇怪表现,我奇怪的性趣癖好等各种原因,再加上上周发生的事情。

  我渴望让全世界都知道妻子的美好,但是让她受到伤害却不是我希望的,为了让妻子梳理一下她的情绪,我主动向公司到某个项目出差,给妻子留下一些独处放松的时间。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