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美丽新世界】(30)【作者:kkk3k】
【美丽新世界】(30)【作者:kkk3k】
字数:702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三十)带女友去按摩

  没想到陶醉和公公的不伦之恋还未真正上演,我和她年仅十三岁的女儿已经有了肌肤之亲,虽然不是真正的插入,但可儿竟然愿意为我口交,最终我还射在了她的嘴里……说没有任何的愧疚感,那是不可能的,毕竟对方只是一个未成年女生……而我还是她的老师……我如此禽兽……要是被陶醉知道了……那……怎么……

  怎么回事……为什么现在想想越是愧疚,我却越是性奋呢?我的呼吸声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急促起来,手也不知不觉地探入到裤裆中,安慰着自己的肉棒,虽然它仍然像一条死蛇,软趴趴地蜷缩在双腿之间!

  这算不算的上是母女同收?日本A片里的场景,居然也将要实现了?我……
  顾大郎……三十岁……大龄剩男……资深肥宅……何德何能啊!

  一想起我奇怪的性癖,我又是苦笑,太讽刺了,我只有靠着NTR幻想才能硬起来,而像我这样的死肥宅,却拥有着一对如花似玉的母女,这才是对别的男人的NTR吧!

  门铃声响起,我眼皮一跳,慌忙停止了可耻的自慰行为,将半充血的肉棒塞进内裤,然后跌跌撞撞地将门打开,把陶醉迎入屋内。

  我怎么忘记了,今天还有要紧事要办呢!今天是去蒋医生那里复诊的日子,蒋医生是谁?我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在正常的刺激下完成「勃起」

  之后,我就忧心忡忡,然后找到了他进行一些咨询和治疗,在他的循循善诱之下,我明白了自己的问题不在於「硬件」,而是在於「软件」,於是我开始寻找能够挑起我性欲的「性刺激」。

  然后……发生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我是一个深度的NTR中毒者,借助了想象中别人与陶醉的交欢,抑或是陶大美人渐渐转变,开始寻求与其他男人的性爱,只有这样,我的下半身才会充血肿胀变硬,而用其他办法,都没有可能做到这一点……

  这样说来,蒋医生还是我NTR的不归路上引路人啊……

  我的事情,陶醉都已经知道,包括难以启齿的NTR情结,她都已然全盘接受,所以,蒋医生的事情我也没有瞒她,这不,善解人意的她担心我一个人太害羞,於是自告奋勇,答应陪伴我一起过去,进行「性功能回复治疗」的复诊。
  她甚至还在幻想,可能我的病会痊愈。

  呵呵,痊愈个鬼啦……现在这状态实在是人间天堂了呀,对我NTR的请求,羞涩的少妇也没有太多的抗拒,反而配合我完成,实现我的人生夙愿……最好是能够一直如此,保持原样!一边满足到摇头晃脑,一边拖着肥硕的身躯挪到了门口,开了门,一向词穷的我,看到眼前的陶醉,简直不知用什么词来形容。
  陶醉一头经典的大波浪,俏脸上化了点淡妆,三十岁的年纪看上去最多只有二十五左右,应该是刚刚下班,她还是标准的职业套装。

  白色的衬衣配上黑色裤子,脚上是黑色高跟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上班族装束,可穿在她身上就变成了制服诱惑,让人看了就沖动。

  因为从小练体育的关系,陶醉的体态十分挺拔,最引人註目的莫过於胸部那令人脸红的曲线,她并没有刻意挺胸,但那诱人的巨乳还是挺得高高的,透过衬衫的布料,隐约还能看到里面淡蓝色的奶罩。

  再往下看去,细腰配上大屁股,绝对经典的少妇胴体体态,在紧身黑色裤子的包裹下,修长的美腿比例完美,整个人曲线丰满,但绝不臃肿,绝对属於曼妙的极品身材。

  「有点热……我刚刚下班,就赶过来啦,跑了四楼,还真是老了呢……」陶醉微微喘息,将衬衣的第一颗纽扣解开,把迷人的锁骨还有嫩白的脖颈显露出来。
  妈蛋!这种少妇的风情在上楼的时候,一定被二楼三楼那几家单身老头尽收眼底啊!而陶大美人有点天然呆的个性,一定不会防备这些老单身的窥视的……
  「哪里老了……看上去那么年轻……就像是可儿的姐姐一样……」

  「呵呵,你最近越来越会说话了嘛……快点,时间快到了,我们走吧……」
  陶醉娇笑一声,然后拉着我就走。

  「好……」她似乎比我还急呢。

  因为曾经救过陶醉的女儿而手臂受伤,身为规模不小的公司总裁助理的她当然为我安排了最好的医院,这家私立医院的最大好处就是隐私性极好,我乘坐着陶醉驾驶的A8轿车,20分钟后便来到了位於市郊的医院。

  虽然已经是第二次去蒋医生那里了,可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毕竟要看的疾病很难启齿,可是在陶醉的催促和鼓励下,我还是鼓起勇气,与她一道迈入诊室中。

  「蒋医生……」一个文质彬彬的中年男医生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漫不经心地「哦」了一声,然后他的眼睛中的光芒一闪,想来是看到我身旁的陶醉,最后哦的尾音也有些发颤,还是我听错了?

  「你是……」

  「蒋医生你好,我是……我是大郎的女朋友……嗯……我叫陶醉,你可以叫我的名字没关系。」

  「陶醉……」他扶了扶眼镜,喃喃自语了一声,「好名字……」

  既然进来了,我便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了,反正这医生也完全了解我的情况,於是我迫不及待地走上前去,坐在他的桌子前面,急匆匆地问:「蒋医生,上次我照着你教我的方法,找到了如何让自己性奋起来的办法,很有效,今天……不知道你还有什么指教?」

  蒋医生搬过了另一张椅子,示意站在一旁的陶醉也坐下,他眼神有些奇怪,似乎是饶有兴趣地瞟了一眼陶醉,然后慢悠悠地说:「是吗?你倒是说说看,你的性奋点是什么?」

  我靠……你什么意思啊……不是明知故问么……

  「我……我的性奋点就是……就是幻想着别人和……和……」

  我支支吾吾起来,陶醉就在身边,虽然我的病因其实是大白於天下了,可我还是难以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袒露心声。

  「大郎……别害羞呀……人家是医生……医者父母心嘛~~~没有什么不能说的~~~别不好意思~~~~~」陶醉朱唇轻启,手放在了我的手上,轻轻摸着我的手来表达安慰。

  「我……我……我……」

  陶醉在一旁鼓励,却让我更是难受,突然之间只觉得室内好闷,汗都从脸颊上流淌下来。

  见我实在没有办法继续说下去,陶醉原本侧对医生的身体稍微改变了一下角度,变成正对他:「我男朋友的性奋点,很是……奇怪……他……他一定要幻想另外的一个男人……和我……和我交欢……他才可以……」

  饶是商场经验丰富的陶醉,把这段话说出来也颇为费力。

  「才可以勃起?」蒋医生微笑着说,他没有把视线从桌上投递到我身上,但我依然窘迫。

  「是啊……否则任凭我再……怎么努力……他都没办法……」

  似乎是蒋医生温柔的话语和表情,终於让陶醉放松下来,她的话语开始变得流畅起来,果然是大公司的经理,一点都不怯场,对这种常人难以启齿的病理都直言不讳。

  而此时我却发现这蒋医生此时一边听着陶醉的诉说,一边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她说话时候胸前那对微微起伏的巨乳。

  是不是我看花了?

  按道理不会啊,这医生看上去温文尔雅,我再定睛一看,蒋医生的视线并不在陶醉的胸口,而是略微向上,朝着天花板,一副认真聆听的样子。

  看来是误会了……刚刚一定是我看错了。

  等到诉说完了之后,蒋医生突然冒出一句话来:「他真的是你的男朋友?」
  忽然冒出这么一句无头无脑的话来,我有点狐疑,也有些忐忑,其实我和陶醉的关系确立了之后,除了可儿之外,并没有外人知道,我明白自己的形象、地位和这位绝美少妇间无异於是鸿沟天堑,其实也很是自卑。

  我不知道陶醉会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她会不会承认我是她的……男友?
  「是呀~怎么了?」陶醉只是迟疑了一小会儿,然后大方地说出了口。
  我心里涌上一股暖流,陶醉在外人面前承认我,这还是第一次!

  「没……没什么……我只是问问……」倒是蒋医生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难以名状的表情,但也是一闪而逝。

  「那么,你们有没有实践这种……刺激方法?」他低头看了看病历,一边说。
  实践这种刺激方法?这是什么意思啊?我还懵懵懂懂的,陶醉已经俏脸飞红,她当然知道,蒋医生现在的问题,是在问我们之间除了用幻想来刺激生殖器了,而是将幻想带入现实生活中去,让她真的去找别的男人了……

  在这几个月的滋润和潜移默化后,陶醉的心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这个绝美少妇的心里,确实希望安慰一下失去爱妻和儿子的公公,当然,用肉体安慰公公的方式,也是在我们的计划中的,事实上,如果不是她公公最后临阵脱逃,在那天的温泉之旅中,儿媳和公公就已经上演了不伦之爱了。

  但……但这件事……太过於……应不应该老实地告诉这个医生呢?看到陶醉咬着下唇一副纠结的样子,我才明白过来刚才医生所说的话的含义,一时之间我也很纠结,但是眼见陶醉深吸一口气,轻轻的说:「有……」

  看起来,她还是很信任这家私人诊所的,这里的医生都有着最好的职业素养,不会将病人的情况泄露出去的。

  出乎我们的意料,这蒋医生并没有再问下去,而是轻描淡写地在记录卡上写了几行字,然后转过头来看着我说:「好的,基本情况我有所了解,现在需要你做件事情,让我检验一下你的性勃起是否正常……」

  「什么检查?」我擦了擦肥胖脸上的汗珠。

  「很简单,我要查一下你的性高潮后的精液质量。」

  「查……查精液?」陶醉忍不住问。

  「是啊……」

  蒋医生淡淡地说:「他这种勃起的情况很是罕见,我要知道这种勃起是不是真的是性奋,如果精液质量过关,那说明你们这样的……性游戏吧……可以继续下去,也无伤大雅,可如果不过关的话……说明他的状态是假的,需要进一步物理治疗……」

  陶醉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听蒋医生说得那么的郑重,她也觉得这个检查十分必要。

  「唔……大郎先生,现在你去到那个小房间里去,嗯……尽快采集到你的精液……」说着,蒋医生从抽屉里拿出一支试管给我。

  我楞楞地接过,然后说:「怎么……怎么采集?」

  说到这里,我听到旁边的陶醉扑哧一笑,真的犹如牡丹绽放,不可方物,蒋医生一时似乎也有些被惊艳到了,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叹了一口气说:「还能怎么采集?你自己弄出来啊……哦对了……里面有些杂志……可以帮助你……」
  「啊?哦……」我傻傻地回应着,然后走到了一旁的单间中。

  那单间十分密闭,连窗户都没有,只有一个小孔,可以透过看到外面诊疗室里的情况,我拿着试管呆坐在那里,椅子旁边散落着一些欧美的成人杂志,这…
  …这……

  「不行啊!」我大叫一声。

  「怎么了?大郎?」陶醉关切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不行啊……我……我……拉不出来……」

  我悲愤地说,我的情况是非NTR不能勃起,现在你叫我在一个小黑屋里,对着成人杂志打飞机,根本……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嘛!

  我透过小孔看着外面,那蒋医生似乎也楞了一下,然后自嘲地笑了笑,拍拍脑袋说:「啊呀啊呀……你的勃起障碍和常人不同呢……这就尴尬了啊……我怎么忘记了这茬……」

  「那……那怎么办?哈哈。」陶醉面对这样的情况,她好像也感觉到有点好笑。

  那蒋医生耸耸肩,凝想了一下,摇摇头说:「好像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要是大郎在家里弄出来的话,离这里也太远,送过来已经变质了,检验不了……我也不可能带着实验器材跑到你的家去……」

  陶醉眨巴着眼睛,对目前的局面也是束手无策,但她显然也是希望今天能完成精液检测,所以没有意思要放弃。

  「我有个办法,就是不知道……」蒋医生淡淡地说。

  「蒋医生你说……」陶醉一听有办法解决,立刻接上。

  我看着外面两人的对话,心中似乎腾起一个不祥的预感,说是不祥,但隐约间我并不排斥,甚至有点迫不及待。

  然后便听到蒋医生轻轻的说:「如果……我是说如果,大郎你在里面,看到我在……嗯……在抚摸陶醉身体的话……你会不会兴奋?」

  这话一出,我和陶醉都惊呆了,这……这算什么事情?这个医生为了帮助病人完成采集精液的目标,在外面搞病人的女朋友?

  而我就傻坐在里面,看着他这样的举动,然后可怜兮兮地打着飞机?

  这样太……太……

  还是陶醉先我一步缓过来,她的大眼睛里充满着复杂的神色,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她的肩膀都有些颤抖,然后我听到她说:「大郎……你……你会性奋吗?」
  她竟然没有第一时间拒绝???

  而我惊恐地看着两腿之间慢慢鼓起的帐篷,当然……当然会性奋啊……现在即使事情还没发生,我的肉棒已经开始觉醒啦!

  见我没有反应,陶醉转过头来,「大……大郎?」

  我喘息了几下,透过小孔看着外面的情形,那蒋医生提出了那个惊世骇俗的提议之后,像个没事人一样,看起了手机,瞧他镇定自若的表情,就像是在提出一个「十分正常」的诊疗方式而已。

  而陶醉却是神情复杂,一半是羞涩一半是坚决。

  我操??

  我梦寐以求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我多么迫切希望陶醉能真正满足一下我奇异的性癖,而不是我每一次只是幻想着她和别的男人交欢的场面。

  我一直以为,她的第一次,应该是和她的公公,却没成想,在这个私立医院里,蒋医生难道会成为她的第一次??

  「陶醉……我会有性奋……」我深吸一口气,然后颤声说。

  「真……真的?」陶醉的声音也有些奇怪。

  「是……」

  「那……那可以完成射精么~~~~」蒋医生突然冒出一句话来,声音没有什么变化,还是那样慢吞吞的,也不带有什么感情。

  「应……应该行……」我擦了擦半秃脑袋上冒出的汗。

  「那好吧……」陶醉闷闷地说。

  蒋医生听到这里,给了陶醉一个安慰的微笑,然后伸了个懒腰说:「其实也不是抚摸啦,我除了治疗性功能障碍外,还有着中医按摩的行医资格,喏你看,就在墙上……」

  他指了指墙上的证书,然后微笑着说:「等会儿我在外面来帮助陶醉小姐做一次全身按摩,大郎你在里面看着,嗯,虽然不是真的爱抚,可是毕竟是一个男人触碰到了你女友的肌肤,相信你能够硬起来的……这样好不好?」

  「哦……是按摩呀……」

  陶醉拍了拍胸口,一副如释重负的模样,其实这已经很夸张了,一般的妙龄少妇怎么允许一个健康的男性来按摩自己的胴体呢?可是这几个月来的潜移默化,陶醉已经慢慢变得开放起来,或者说是陶醉慢慢找回了那个在大学里性感娇艳的那个性感校花的状态了。

  对於这个提议,她是没有任何拒绝的意见的,而我,也在室内喘息着,将裤子脱下,开始揉搓起半硬不软的肉棒来了。

  「大郎你不要管我们,你的任务就是尽快射出精液来好让我做检查。」
  「知……知道了……」

  我喘着粗气,不就是眼睁睁看着心爱的人被摸遍全身吗?你会从哪里开始呢?脸蛋?颈项?还是那一对尺寸惊人的大奶子???!!!在我喘着粗气的时候,透过门上的小孔,我却发现蒋医生并没有我所预料的那般心急,只见他还是一副淡然自若的表情,可是手已经搭上了陶醉的肩膀:「陶小姐也是一样,你不要紧张,马上我做的是非常专业的按摩」

  「哦~~~好的~~~~我尽量……」陶大美人的眼睛忽闪忽闪,从颤抖的睫毛上我能看出,她其实也很紧张。

  蒋医生满意地点点头,然后轻声细语地说:「那么,请先将你的衬衫脱掉好吗?」

  陶醉啊了一声,俏脸微红,可是看到蒋医生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自己也不好意思再继续问下去了。

  蒋医生很是善解人意,说:「不要不好意思啦,按摩都是这样的,你要相信我,我是个医生,女性的身体对我而言,只是工作的对象而已……」

  喂喂喂~~~~你也显得太镇定了一点吧~~~~~一般女性的身体是有可能的啦~~~~但你瞧瞧坐在你身前不到一米的女性是谁~~是陶醉耶~~~用「天使脸蛋、魔鬼身材」来形容一点不为过!

  「好吧~~~~」

  陶醉深吸一口气,然后主动将自己胸前衬衣纽扣慢慢解开,一条深不见底的乳沟渐渐开始呈现在医生的面前,还没等白色衬衣纽扣还没完全解开,陶醉的那对儿F罩杯的雪白巨乳竟主动蹦了出来,虽然还有淡蓝色的乳罩的遮掩,可是她奶子的那种沈甸感和弹性感都展露无遗了。

  毕竟是在陌生男人面前宽衣解带,上身半裸的陶大美人只觉得两颊开始阵阵发热,缓缓将头低了下去。

  见到外头是这个局面,别提我有多性奋了,多少男人梦寐以求能一睹她胸前的春色啊!而这个蒋医生竟然如此轻而易举地就达成了。

  看起来这蒋医生一脸正气,可是从他略微颤抖的手我就能发现,他绝对心中不平静,一定是被陶醉的大奶子给惊艳到了,从我的这个角度看过去,正好能看见她敞开的衬衫里面汹涌的波涛,陶醉大波浪的长发都拨到一边去了,正好露出面对我这一侧的脸,长长的睫毛此刻在颤抖,也在证明女主人心里的情绪涌动。
  「那现在你趴到病床上去吧……」蒋医生指了指角落。

  「哦……这时候陶醉已经是对他言听计从,她并没有註意到刚才脱下衬衫的瞬间蒋医生眼睛中所闪过的光芒。

  蒋医生给在小房间里窥视的我竖了竖大拇指,意思他要开始了,其实我早就已经开始自慰了,看着陶醉上衣全脱光,只剩下胸罩而已,她趴在床上,而另一个男人则跪在床边,双手由她的头摸去,开始轻轻的揉起来。

  那蒋医生果然是按摩专业的,精通各种按摩头的方式,不知不觉间,他的手移到她的肩膀开始揉了起来,随着他的动作,陶醉的口中轻轻发了几声「嗯嗯」
  的声音,显然是十分舒服。

  「大郎先生,你射出来了么?」

  「没……没有!」我没想到正在给大美人按摩的蒋医生居然会有闲心问我,听起来他的声音很镇定。

  「那……我要进一步行动了哦?」

  还没等我回答,半裸伏在床上的陶醉低声说:「好~」

  想必蒋医生娴熟的手法,让她也完全放松了下来,而他相当冷静的话语听上去十分职业,得到了陶大美人完全的信任。

  蒋医生微笑了一下,确定身下的美人儿正在在享受他的指压,於是缓缓的将手移到她的脊椎股上,用大拇指往脊椎股的两侧下压,这种压法任何人都会舒服得想睡的。

  他顺着陶醉的脊椎慢慢的往下移动手指,每移动一次就下压一次,而她也因医生的下压指力,每压一次就叫一声「啊」,这个声音曼妙而富有节奏,就像是叫床声一样,在小黑屋里的我听得血脉贲张。

  正当陶醉享受之极昏昏欲睡之极,蒋医生的手又从她的脊椎处来到了背上,只听得医生温柔地说:「陶醉小姐好像是一直伏案工作,背上的肌肉很僵硬哦……我现在帮你按摩一下……」

  「嗯~~~~~」陶醉此时已经舒服得不想说话了,只是用撩人的鼻音回答。
  「只不过……我等下要解掉你的乳罩扣子哦……」陶醉微微一惊,可是心想此刻反正是俯卧着的,就算解掉胸罩扣子也不会被看到胸前的风光,於是仍旧是闷闷地「嗯」了一声。

  我在里面看得是双眼通红,右手撸管的节奏越来越快,没想到这个蒋医生如此大胆,居然当着我的面,解掉我女人的奶罩!

  陶醉只感觉到蒋医生的纤细的手指穿进自己的文胸带扣底下,按摩着被文胸带子遮住的肌肤,随着哢哒一声,男人的手指灵活地一解,带扣应声而开,这样医生的手就可以毫无阻碍的抚摸陶醉光滑柔嫩的背部。

  这近十年来,还是第一个男人这样脱掉陶醉的贴身衣物,即便是我,都没有过这样的经历,我这个角度已经看不到陶醉的脸色了,她把头埋入床头,似乎这样一来,可以抵消一下羞意。

  虽看不到她俏脸上的表情,可她身体的颤抖依然被我敏锐捕捉到了,在病床上,陶醉一身白美丰润的身子如羔羊凝脂,在她身上享受的,却不是我,而是另一个男人!我只能可怜巴巴地透过一个门上的小孔来窥视,手里还疯狂撸动着肉棒!

  我的肉棒已然越搓越大,整个棒身变得通红起来,可是我仍然觉得小腹部有一团火,此刻虽然我的变态欲望得到了满足,但似乎……

  可以再玩大一点!

  心中一个声音在桀桀怪笑,还有一个自己却十分惶恐,看到手边的试管之后,我双眼通红地下了决心。

  「还是……还是不行……」

  「啊?」蒋医生似乎也陷入到为大美女按摩的情绪中去了,我突然一声,他也猝不及防。

  「我是说……这样还不够……我想要看到更大的刺激……」我喘着粗气。
  「你的意思是……这样……还……还不够?」

  蒋医生朝我这里看了一眼,然后扶了扶鼻梁上的镜框,我分明看到他的手又在颤抖。

  「是的……」我喘着粗气,语气却带着懊恼。

  「那……你想怎么样?」蒋医生问,这个时候陶醉已经不说话了,我知道她的性子,外刚内柔,只要我提出要求,她绝不会拒绝的。

  「要不然……你可以按摩一下前面。」

  我这话一出,感觉到心脏都快要从胸膛中跳出来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