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春色  »  【关于我被卷入不良的那些事】(41)【作者:你额】
【关于我被卷入不良的那些事】(41)【作者:你额】
字数:1575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十一章

  我和张灵儿正漫无目的的在服务站四处闲逛,本来这是一件挺闲适的事情,可是此时的我却如芒在背,心神不宁。我能明显的感觉到有无数道不善的目光正锁定在我身上。

  不像刚才张灵儿来找我时那样,那个时候大多数学生都已经进到食堂里面了,因此张灵儿和我的亲密举动并没有引起太大的风波,但此时大多数学生都已经吃完了饭,来到外面透气,这下就不得了了,当看到张灵儿身边的我之后,把张灵儿视为女神的一部分男生直接就炸了,恨不得要把我生吞活剥。我感觉自己此时就像是被豺狼围住的小兔子一样,无形的压力让我的后背止不住的冒虚汗。
  「额……张灵儿,我能不能先回车上去?」我一边抹着额头上的虚汗,一边小心的问道。

  「现在不是还没到集合时间吗?你这么早上去干嘛?」张灵儿有些不解的问道。

  「额……」我一边不好意思的摸着鼻子,一边悄悄的指了指周围。

  张灵儿不愧是我的亲妹妹,稍微环顾四周之后顿时就明白了我的意思,她忍不住轻笑了起来,「嘿嘿,哥,看样子他们好像误会了我和你的关系呢。」
  「你也知道啊!所以现在快放我走吧,我可不想被惦记上。」说着,我就准备抽身离开,可没想到张灵儿却突然追上来拉住了我的手,在我还没反应过来时,她直接将整个身子贴在了我的手臂上。做完这一切后,张灵儿带着一丝坏笑,把嘴巴凑到我耳边来轻轻说道,「嘻嘻,不准走哦。」

  感受着张灵儿的娇躯传来的柔软触感,我忍不住脸上一红,急忙的叫道,「别闹啦!别人会误会的。」我能明显的感觉到,就刚刚那一下,周围的杀气瞬间浓烈了许多。

  「哼,误会就误会呗,怕什么,谁管他们怎么想。」一边说着,张灵儿更加用力的搂紧了我的胳膊,「我才不想因为别人的目光就让老哥离开我呢。」
  「额……我主要是怕别人误会我和你的关系后会乱说话,影响你的形象。」我说出了心中的一丝顾虑。

  听到我的担忧,张灵儿却是面色一沉,不屑的冷哼一声道,「哼,他们谁敢乱说话我就踢碎他的嘴巴!」

  看着张灵儿那突然变得冰冷的眼神,我不由的回想起了刚才她和田巧巧教训何俊的过程。那个时候张灵儿也是这样的眼神,冰冷、无情,完全没把何俊当人看,几脚下去,何俊的脸就已经不成样子了。

  「咕噜……」我发现自己下面竟然隐隐的有了一点反应。我连忙强迫自己停止了回想,然后不动声色的低头看了一眼。幸好我今天穿的是一件牛仔裤,硬质的布料让我的下体不至于翘的那么明显。

  该死,我怎么这么变态!我特么在公共场合想些什么啊!

  「怎么了,哥?」就在这时,一旁的张灵儿突然把小脑袋凑了过来。做贼心虚的我被吓的浑身一个冷颤,差点没把心脏给蹦出来。

  「没……没事……」我一边安抚着自己的小心脏,一边强行让自己镇静下来。
  「是吗,」张灵儿有些将信将疑的看着我,「没事你怎么一头的冷汗?」
  「额……」心虚的我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果然很奇怪啊。」见我不说话了,张灵儿马上收起嬉闹的态度,她放开我的手臂,走到我跟前来,跟审视犯人一样打量着我,「哥,说吧,发生什么事了?」
  「我……」我脸上一红,把头扭向了一边,有些不敢面对张灵儿的目光。
  见我一副别扭的样子,张灵儿马上想到了什么,她的目光移到了我的胯间。「哼。」稍微瞄了几眼后,张灵儿顿时冷哼了一声,直接伸手扯着我的衣领就往前走去。

  「张灵儿,你要干嘛?」我被迫紧跟在张灵儿身后,看着她的背影,我有些心虚的问道。

  「哼,我要干嘛?」张灵儿回过头来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你觉得我要干嘛,变态老哥!」

  「……」张灵儿的一声责骂让我顿时羞红了脸,我明白自己已经完全暴露了,当下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只能缩着脖子,像犯人一样老实的跟在张灵儿后面。
  张灵儿好像对这里的环境挺熟悉的,带着我直接绕进了食堂后面的一片树林里,这里的树木生长的十分茂盛,张开的枝丫能够很好的遮蔽住树林里面的情况。
  「哼,变态老哥,为什么你刚才下面有反应了?」刚到这里,张灵儿马上就开门见山的责问起我来。

  「我……」我没想到张灵儿竟然会问得这么直接,一时间窘迫不已,没好意思开口回答。

  「哼。」张灵儿此时的心情显然不是很好,直接伸手用力的掐住了我的脸颊,生气的问道,「老实交代,变态老哥刚刚是不是因为看到别的女生的脚所以有反应了?」

  「我……我没有……」我连忙摇着头。

  「哼,那你为什么下面会有反应?」张灵儿冷冷的看着我,「别以为我不知道,像变态老哥这种足控,脑袋里面总是幻想着对女生的脚发情。」

  「我没有……」

  「哼,那你倒是说说是因为什么而产生反应的啊。」

  「我……」我本来还想继续打哈哈,结果当我对上张灵儿那双冰冷的眼神后,顿时就虚了。曾经被张灵儿虐待的那段经历让我到现在都还有些心理阴影,每当张灵儿露出这种眼神的时候,我都会止不住的双腿发颤。

  「说。」张灵儿语气不善的命令道。这简短的一个字却压得我有些喘不过气来,我双腿颤抖着,差点直接跪在地上。在这种压力下,我根本就藏不住话,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把实话全部交代了。

  「……」听完我的解释后,张灵儿却是露出了一个有些古怪的表情,「你是说,我和田巧巧教训何俊的样子让你产生反应了?」

  「恩……」我面红如血,羞愧的低着头,就跟做错事的小孩一样,不敢面对张灵儿的目光。

  「噗!哈哈哈……」张灵儿噗嗤一声,直接大笑了出来,「没想到啊,哥,你这样竟然也会有反应。」

  「……」我红着脸,不敢说话。

  「对了!」张灵儿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脸兴奋的对我说道,「哥,既然你喜欢,那我就让巧巧随便找几个人来虐给你看吧!」

  「不行!」一听张灵儿这样说,我顿时急了,连忙喝止了她,「我可不希望你无缘无故的去伤害别人!」

  「可是你明明就对这个有反应啊。」张灵儿有些不理解的看着我,「哥,你到底在纠结什么啊?」

  「我只是不希望你成为那种冷血的人……」我解释道,「你教训何俊我可以理解,理由你也说了。但是你绝对不能对无辜的人动手,像刚才那种『随便找几个人』的话就不要说了。」

  「好吧,既然老哥都这样说了……」见我态度坚定,张灵儿也只能放弃自己的提议了。

  「变态星。」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从树林外边传了过来。我扭过头朝声源处看去,果然是谭霜雪。只见她正提着一个塑料袋,在树林外边的空地上不停的四处张望着,似乎在找寻着什么。

  「变态星。」环顾四周一圈后,谭霜雪再次大声喊道。

  看样子谭霜雪是来找我的呢,我和张灵儿待的地方比较隐蔽,不仔细找确实很难找到我们。

  「在……」我本来想给谭霜雪打个招呼,告诉她我的位置,结果张灵儿却突然冲过来用力捂住了我的嘴,阻止了我发出声音。

  「呜呜!」我有些不解的看着张灵儿,结果却换来了她的一个瞪眼,似乎是觉得一只手还不够保险,张灵儿又把另一只手也一起盖在了我的嘴上。

  「变态星。」树林外,谭霜雪的呼喊声还在继续。

  我不知道谭霜雪为什么会突然来找我,想到谭霜雪一直都比较单纯的样子,我下意识的就认定是发生什么大事了。见张灵儿死活不肯让我出声,我心里不由的有些莫名的恼怒,直接伸手搬开了她的双手,斥责道,「你别无理取闹啊!」
  张灵儿似乎没想到我会吼她,一时间怔住了。我此时也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的语气好像有点太冲了,看着低垂着脑袋,一言不发的张灵儿,我有些后悔了。
  「不好意思,我……」

  我正准备跟张灵儿道歉,结果一个声音却突然在我旁边插了进来,打断了我要说的话。

  「变态星。」

  我扭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谭霜雪已经来到了我的身边。看样子刚才我那一声吼,把谭霜雪给引了过来。

  谭霜雪呆呆的看着我和张灵儿,然后疑惑的歪了歪脑袋,问道,「你们在干嘛?」

  「额……」我抓了抓脑袋,有些尴尬的回答道,「没……没干什么啊……」我自己也感觉这个回答有点太敷衍了,但一时间又没想到该怎么回答谭霜雪这个问题好,于是我只能赶紧转移话题,回问谭霜雪道,「对……对了,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这个。」见我发问,谭霜雪提起手中的塑料袋放到我眼前来说道,「变态星的午饭。」

  我这时才发现谭霜雪手中的塑料袋里装的竟然是一份快餐。我指了指这份快餐,然后小心的问道,「给我的吗?」

  「恩。」谭霜雪轻轻点了点头,解释道,「我下车的时候,变态星还在睡觉,我怕变态星错过午饭,所以就去帮你买了。」

  「额……谢谢你了。」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接过了谭霜雪手里的快餐,「多少钱啊,我现在给你吧。」

  「不用钱。」谭霜雪马上拒绝了我,她一脸正色的说道,「网上说,这是朋友之间的请客,是不用给钱的。」

  「额……」见谭霜雪一脸认真的样子,我顿时有些无语。我想说服谭霜雪,但一时间又想不到该怎么合理的给她解释这里面的关系,最后只能作罢了。到时候我再请谭霜雪吃一餐,就当是还钱吧。

  「那我现在就吃啦。」说着,我打开快餐盒就开始吃了起来。其实我现在已经很饱了,刚刚和张灵儿还有田巧巧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已经吃过饭了,但是我又不好意思让谭霜雪的好意白费,只能忍着饱腹感,强行往嘴里塞饭,结果还没吃几口下去,我就被饭噎了一下,忍不住打了个嗝。

  「你想撑死啊!」一旁的张灵儿见状,一把夺过了我手中的饭盒。她生气的瞪着我,厉声说道,「你饭量没这么大就别打肿脸充胖子行吗,吃撑了对身体不好!」

  「额……不会的……」面对张灵儿的训斥,我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虽然我嘴上是这么说的,但其实我的肚子确实是有些胀了。

  「怎么了?」谭霜雪有些不解的看着张灵儿。

  「谢谢谭姐姐的好意了,只是我哥刚才已经吃过饭了,现在吃不下了。」张灵儿有些不冷不热的解释道。

  「哦。」谭霜雪恍然大悟般的点了点头,她重新把目光对着我,轻声问道,「变态星,你为什么吃过了还要再吃呢?」虽然谭霜雪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是我却有种她在怪罪我的感觉。

  「是啊,老哥,你这样做的意义在哪?」张灵儿也跟着一起责问起来,「反正就你那点饭量,再怎么拼都不可能吃完这碗饭的。」

  「额……」同时面对谭霜雪和张灵儿两个人的威压,我不由的缩了缩脖子,支支吾吾的解释道,「我……我只是不想浪费而已……」

  「哼,所以你就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吗?」张灵儿有些生气的掐住了我的耳朵,「真是个白痴哥哥!」

  「?」谭霜雪有些楞楞的看着张灵儿掐我耳朵的举动,她似乎不是很能理解这个动作。但是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后,她也学着张灵儿,轻轻的捏住了我的另外一只耳朵,面无表情的说道,「白痴变态星。」

  「……」张灵儿看了一眼谭霜雪,然后又把目光投向了我,不知为何,我感觉张灵儿看我的眼神很是不妙,一种莫名的危机感涌上了我的心头。

  「哥,为了防止你以后再做这种蠢事,我要给你一个教训!」张灵儿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我……」

  「闭嘴!」张灵儿生气的打断了我,她指了指地上,厉声命令道,「给我跪下。」

  「别……别这样……」我看了一眼旁边的谭霜雪,有些窘迫的低下了头。
  「哼,别装了,我知道你心里肯定很乐意这样的。」张灵儿冷笑着,毫不留情的撕下了我的伪装,「你这个变态老哥!」

  「恩,变态星确实喜欢这种体位。」谭霜雪在一旁默默的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体位?谭霜雪同学刚刚好像说出了不得了的词啊!

  「我……我……」张灵儿和谭霜雪的话让我顿时无地自容,我红着脸,死死的低着脑袋,有些不敢面对她们的目光。

  「怎么了,跪啊。」张灵儿轻踢了我一脚,不耐烦的催促道。

  张灵儿这一脚把我心底那最后的矜持踢的粉碎,我慢慢的屈起膝盖,跪在了地上。当我的双膝接触到地面的那一瞬间,我明显感觉到了自己的下体微微挺了一下。我的脸上不由的有些发烫,身体的这种老实的反应让我再次认识到了自己是个什么样的变态。

  「变态老哥,跪在自己妹妹脚下的感觉怎么样啊,是不是很刺激啊。」张灵儿非常自然的把脚踩在了我的头上,微微用力,就把我的脑袋径直踩到了地面上去。

  「浪费粮食确实是不好的行为,我就帮你这个白痴哥哥吃完这份饭吧。」说着,张灵儿把目光移向了谭霜雪,然后问道,「我来吃,谭姐姐不介意吧?」
  「不介意。」谭霜雪微微摇了摇头,「这碗饭我已经给变态星了,你不应该问我,问变态星才对。」

  「哼,那就不用问了。」张灵儿冷哼一声,「变态老哥现在没有话语权。」
  出于对兄长威严的维护,我下意识的想要出来反驳一下,「我不……」
  「闭嘴!」结果张灵儿毫不留情的打断了我,她冷冷的说道,「你有什么意见吗?」似乎是为了让我认清现状,张灵儿在我的脑袋上用力的碾了几脚。
  「……」感受着头顶上传来的压迫感,我只能保持沉默了。我那所谓的「兄长的威严」早就被张灵儿踩在脚下了,现在还想着在张灵儿面前维护兄长的威严,我也是太天真了。

  「哼。」见我不说话了,张灵儿轻哼一声,直接侧身坐在了我的背上,「现在你是我的凳子,不准动,知道吗?」一边说着,张灵儿踩了踩我的脑袋。
  「恩……」在这种情况下,我只能选择顺从了。

  张灵儿吃东西的时候非常投入,进入这个状态的她是完全不会在意周围事物的。此时被她坐在屁股底下的我也自然成了她忽视的对象之一,她好像真的把我当成了凳子,而我的脑袋就是她的踏脚板。此时她的脚正踩在我的后脑上打着拍子,坚硬的鞋底一下又一下的敲打在我的脑袋上,虽然不痛,但是却带来了一种强烈的屈辱感。病态的快感在我体内逐滋生了起来,尽管我已经在刻意的压抑自己,但是我的下体还是慢慢挺立了起来。羞愧之余,我的心里却不由的开始期待起了张灵儿所说的「教训」。

  时间就在我煎熬的等待中慢慢逝去,张灵儿终于吃完了饭,她把快餐盒随意的放在了地上,然后从我背上站了起来。脑袋上的压迫感突然消失了,我的心里不由的产生了一种失落感。我微微侧起脸,用目光追寻着张灵儿的玉足所在。此时张灵儿的脚就踏在我的眼前,离我的脸只有几厘米远,近距离的观测之下,张灵儿的脚显得非常巨大,几乎要把我的视野挤满。这种视觉上的冲击让我不由的产生了一种渺小感,仿佛自己就是一只卑微的小虫子一样,伏趴在张灵儿的脚下。
  「抬头。」张灵儿轻踢了踢我的侧脸,命令道。

  我仿佛听到了圣旨一般,赶紧仰起脖子,小心翼翼的看着张灵儿,等待着她的下一个命令。

  「呵呵,变态老哥,你现在的眼神写满了渴望呢。」张灵儿轻笑了起来,她抬起脚踩在了我的肩膀上,然后微微弯下腰,一脸揶揄的看着我,「哥,你不会是在渴望我来欺负你吧~ 」

  「我……」被张灵儿说中了心事,我不由的有些脸红。

  「呵呵,就算老哥不承认也没关系,我可是能看出来的哦,」张灵儿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以一种征服者般的姿态说道,「你现在的眼神就和那些渴望被我虐待的贱货的眼神一样呢。」

  「我不是……」听到张灵儿后面那句话,我不由的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原本情绪高涨的下体也不由的软了下去。我还以为张灵儿又要不认我这个哥哥了,焦急的想要否认,可谁知张灵儿看到我这个慌张的样子却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嘻嘻,放心,你可是我哥,我不会把你当成那种下等人的。」张灵儿看我的目光突然变得温柔了起来,她一边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脑袋,一边轻声说道,「那件事过后,我已经明白老哥的心意了,就算你有着和那些贱货一样的嗜好,我也不会看不起你的,毕竟你可是一直照顾我的哥哥呢。」

  「你……你在说什么啊,我……我才……」张灵儿的这一番话语让我有些感动,我红着脸,支支吾吾的,一时间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才好。

  「但是!」没想到张灵儿突然话锋一转,她冷冷的看着我,语气不善的说道,「该调教的还是要好好调教一下呢。」在我还没反应过来时,张灵儿直接一脚把我蹬倒在了地上。

  「哼,你这个变态老哥,竟敢惹我不开心!」张灵儿走过来就是一脚跺在了我的脸上,把挣扎着想要坐起来的我硬生生的给踩回到了地上去。张灵儿把脚用力的踏在了我的嘴巴上,厉声说道,「管管你这张臭嘴,以后不准像今天这样吃撑,知道吗!」

  此时张灵儿的前脚掌正踩在我的嘴巴上,坚硬的鞋底彻底压扁了我的嘴唇。随着张灵儿的不断用力,她鞋底的防滑纹路如同刀片一样狠狠的切进了我嘴唇上的肉里,痛的我赶紧点起了头,「恩恩……」

  「哼,感觉没有诚意呢,你是真的不敢了吗?」张灵儿冷冷的俯视着我,脚下一边踩着我的嘴巴碾动了起来。

  「唔……」人的嘴唇本来就是比较柔软脆弱的,而张灵儿的鞋底上又沾着一些碎石,在她的踩碾之下,我感觉自己的嘴唇仿佛在被一个粗糙的磨盘狠狠的辗磨一般,痛的我眼角都不由的抽搐了起来。我下意识的伸手抓住了张灵儿的脚,可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我没有用力的去推开她的脚,而是摊开双手在她的鞋面上轻轻的摩挲了起来。尽管隔着一层冰冷皮革,我却仿佛依然能够感受到张灵儿玉足的温度。

  或许是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也或许就是被手中的事物吸引了,我拼命的张开嘴巴,在张灵儿的鞋底艰难的蠕动着嘴唇。鞋底的砂石在我的嘴唇上划出了一道道的血印,可我却仿佛忘却了痛一般,依然继续着张嘴的动作。原本这只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动作,可是在张灵儿的鞋底下却是那么难做到,她踩得非常死,牢牢的把我的嘴唇钉在她的脚下,让我根本无法张嘴,连活动下巴都是一件艰难的事情。

  我好像突然明白为什么张灵儿会这么用力的踩我的嘴巴了,她就是为了不让我张开嘴巴,因为她知道,像我这种变态肯定会忍不住舔她的鞋底。

  看来张灵儿不希望我去舔她的鞋底呢,但是此时的我已经把嘴巴挪开了一条缝,舌尖抵在了她的鞋底上。随着她扭动着脚掌,粗糙的鞋底一遍遍的在我的舌尖上碾过,我的心里不由的产生了一种极大的满足感。

  可就在这时,张灵儿突然停住了脚下的动作,在我还没反应过来时,她直接挪开了自己的脚。

  「……」

  空气仿佛凝固了起来,我楞楞的仰视着张灵儿,张灵儿则低着头默默的看着我,当她看到我露在外面的那半截脏舌头后,张灵儿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去。
  完了。

  这个念头刚闪过我的脑海,张灵儿的右脚就猛的跺在了我的胸口上。

  「唔!咳咳咳……」我忍不住屈起身子剧烈的咳嗽起来。张灵儿这一脚太狠了,差点没把我的肺给震出来,我只感到气血上涌,喉咙都冒出来了一阵血腥味。
  「谁让你舔我的鞋底了!」张灵儿用力的踩着我的胸口,她生气的咬着牙,目光凶狠的瞪着我,「你知道这有多脏吗!」

  「我……我……」我没想到张灵儿竟然会一下子发这么大的火,一时间也慌了神,连忙道歉起来,「对不起,我刚刚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了,我再也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可张灵儿不吃这套,依旧冷漠的看着我,「哥,看样子是我平时对你太好了吧。你知道吗,如果没有我的允许,那些贱货是绝对不敢舔我的鞋子的,你是想让我把你也变成那样吗?」张灵儿的语气非常的冰冷,一点也不像是开玩笑的,看样子这次张灵儿是真的很生气呢。

  我有些后悔了,早知道张灵儿会生这么大气,我刚才怎么着也得忍住自己的欲望啊。

  「等一下。」就在现场的气氛正在朝着不好的方向发展时,一直在旁边默默看着的谭霜雪却突然拉住了张灵儿,「你要干什么?为什么突然要这么用力的打变态星啊?」谭霜雪歪着脑袋,有些不解的问道。

  「哈?」张灵儿有些莫名其妙的回过头看了一眼谭霜雪,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当张灵儿对上谭霜雪那双清澈的眸子后,原本凶狠的目光突然变得柔和了许多。「那个变态老哥舔了我的鞋底,为了让他不要再这样做,我要好好的教训他一下。」张灵儿耐心的解释道。

  「哦。」谭霜雪恍然大悟般的点了点头,她低下头看了一眼张灵儿的鞋子,由于在树林里走了一段路,此时张灵儿的鞋子上还沾着一些泥土,看起来有些脏。谭霜雪把目光投向了我,面无表情的说道,「变态星,你怎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没想到谭霜雪居然和张灵儿达成了共识,这两个人一起整我的话,我绝对要完。

  「哥,别说我没给你机会。」这时,张灵儿突然发话了,她低下头来冷冷的看着我,说道,「给你五分钟时间去把舌头洗干净再过来,如果超时或者没洗干净……」说到这里,张灵儿微微停顿了一下,「你应该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吧。」
  张灵儿的语气听起来十分危险,看着她那冰冷的眼神,我又想起了被张灵儿囚禁在家中的日子。回想起那时的遭遇,我的身体不由的微微颤抖了起来。
  「现在快去吧。」张灵儿轻踢了我一脚,命令道。我赶紧爬起来就跑,生怕完不成张灵儿下达的任务。

  「记得回来的时候再带几瓶水过来。」在我跑出去不远的距离后,张灵儿突然喊道。

  「好的!」虽然不知道张灵儿要水干嘛,但此时的我也只能选择乖乖听话了。
  清理舌头并没有让我费多大的劲,去一趟洗手间,用手搓几下,再用牙齿在舌头上面刮几下差不多就看不见脏东西了。为了保险,我又对着水龙头冲了一下舌头,然后用衣服上干净的地方抹了几下,最后对着镜子照了半天,确认干净了后,我这才离开了洗手间。

  清理舌头,然后是买水。我一路小跑着来到一家商店,因为不知道张灵儿具体是要几瓶水,我只能按人头来算,买了三瓶。

  当我提着三瓶水赶到树林里时,张灵儿正在和谭霜雪愉快的聊着天。见张灵儿一脸的笑容,我不由的暗自松了口气,张灵儿在笑就说明她的气也消了吧。这么想着,我走过去笑着对张灵儿和谭霜雪打了个招呼,「呦!」

  听到我的声音,张灵儿和谭霜雪齐刷刷的扭过头朝我看来,但是她们都没有回应我的招呼,就只是这么静静的看着我。

  「额……」打招呼没人回应,我一时间有些尴尬,举在半空中的手放下来不是,不放下来也不是。正当我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张灵儿开口说话了,她用脚尖点了点地面,低声道,「到这来跪着。」

  好吧,是我太天真了,张灵儿的气还没消。

  我不想在这种时候还触碰张灵儿的霉头,只能选择顺从的跪到了她的面前,仰着脖子小心翼翼的看着她,等待着她的下一个命令。

  「把舌头伸出来给我看看。」张灵儿伸手捏住我的下巴,命令道。

  我有些不安的伸出了舌头,虽然我自认为是洗干净了,可是我不知道张灵儿判断干净的标准是不是和我一样,所以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紧张的。

  张灵儿低下头来仔细的打量着我的舌头,时不时的还用手在我的舌头上摸一下。张灵儿的这个行为让我感到有些羞耻,我不禁脸红了起来,我感觉张灵儿的态度就像是家长在检查小孩有没有洗干净手一样。

  不知过了多久,张灵儿终于放开了我的下巴,她点了点头道,「恩,还不错。」
  「呼……」见此,我不由的松了一口气,这件事应该就揭过去了吧。

  「我要你买的水呢?」张灵儿突然问道。

  「在这呢。」我以为张灵儿要喝,连忙给她递过去一瓶水,可张灵儿却没有要接过去的意思,她淡淡的瞥了我一眼,然后一脚踢飞了我手里的水。水瓶以一个完美的抛物线落在了不远处的草丛中,我有些不解的看着张灵儿,却发现她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诡异的笑容,我莫名的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哥,去捡回来。」张灵儿不可置否的对我命令道。虽然我已经隐隐的感觉到张灵儿有一个针对我的阴谋,但现在的我根本没立场反抗她的命令,只能硬着头皮把那瓶被她踢飞的水给捡了回来。

  「放这。」张灵儿用脚尖点了点身前的地面。

  我心里有些不安,不知道张灵儿到底在打什么主意,但是现在也没有其他选择了,只能听话的把水放到了她指定的地方。

  「哼。」张灵儿冷笑一声,把立起来的水瓶踢倒,然后轻轻的踩在了瓶身上面。仿佛是把脚下的水瓶当成了玩具,张灵儿扭动着脚掌,踩碾着水瓶不停的前后滚动着。

  「咕噜……」张灵儿的这个小动作让我的身体有些燥热,那个水瓶的形状很容易让人想歪。我咽了咽口水,强迫自己移开目光,不去关注张灵儿的脚,心里默念着宋词,这才稍微平息了心中的悸动。

  看张灵儿的样子,她要我买这水的目的绝对不是拿来喝的!

  「哥,用这水帮我把鞋洗干净吧。」张灵儿突然开口说道。

  果然!张灵儿要我买水果然没安好心!

  「怎么,不愿意吗?」见我没有动静,张灵儿微微眯起双眼,眼神中闪过一丝寒意。我心中一紧,赶紧摆了摆手,「没有没有,我愿意,我愿意。」

  「哼,变态老哥,事先告诉你,关于你刚才舔我鞋底的事,我可不会就这样轻易的放过你!」

  「啊?」我顿时变成了苦瓜脸。

  「啊你个头啊,快点给我把鞋洗干净了!」张灵儿生气的拍了一下我的脑袋。
  「好……好吧……」迫于张灵儿的淫威,我只能选择了顺从。正当我伏下身子准备清理张灵儿的鞋子时,一只带着金属扣的黑色小短靴却突然闯入了我的视野,我下意识的顺着这只短靴往上看去,只见谭霜雪正面无表情的低着头看着我。
  「怎……怎么了?」谭霜雪的目光让我有些尴尬,想到自己被张灵儿欺负的样子都被谭霜雪看在眼里,我不由的有些脸红。

  「我也要。」谭霜雪一边把脚和张灵儿的脚并在了一起,一边平淡的说道。
  「哈?」我不由的一愣。

  「哈你个头啊!」张灵儿直接一巴掌拍在我脑袋上,「白痴老哥,快点把我们的鞋子都洗干净了!」

  「谭霜雪也要吗?」我忍不住看向了一旁的谭霜雪,她真的和张灵儿达成共识了吗?别啊,一个张灵儿就能玩死我了,现在谭霜雪还跟着一起来闹,那我不是更加完了。为了避免这个局面,我连忙对谭霜雪说道,「你别跟着张灵儿胡闹啊,她……」说着说着我却不由的顿住了,因为我突然发现张灵儿的眼神已经变得十分吓人了。

  「哥!」张灵儿用力扯住我的耳朵,一边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能解释一下什么叫跟着我胡闹吗!」

  「嗷!痛痛痛痛……」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连忙握住了张灵儿的手,希望能够减轻她下手的力度。可就在这时,我突然感觉自己的左耳上传来了一阵冰凉的触感,扭头看去,只见谭霜雪伸出手指轻轻的捏住了我的左耳。面对我不解的目光,她只是默默的看着我。

  感觉这一幕似曾相识啊。

  「变态星,这次是你错了。」谭霜雪一边用手指轻轻的摩挲着我的耳朵,一边面无表情的盯着我,「所以要罚。」

  「谭霜雪,我……」我本来还想继续求情,但是当我注意到谭霜雪那冷淡的视线后,便赶紧闭上了嘴。没办法,谭霜雪的眼神实在太有迫力了,光凭视线就足以震慑住别人了。

  最后我只能认命般的趴在地上,给张灵儿和谭霜雪清理起了鞋子。首先是张灵儿,我拿出一张纸巾,用水慢慢打湿,然后仔细的在她的鞋面上擦拭起来。张灵儿脚上穿着的是一双白色的板鞋,灰尘很容易在上面留下痕迹,因此清理起来有些麻烦,花了我很大劲才勉强让这双鞋恢复成原本的颜色,当然,这还要归功于张灵儿的这双鞋本来就不是很脏。

  「把我的鞋底也清理干净。」见我把鞋面清理干净后,张灵儿便把一只脚抬起来踩在我手上,一边对我命令道。

  「好好好。」我有些无奈的点点头,用手握住张灵儿的鞋跟,然后轻轻的托了起来,张灵儿也相当配合的翘起脚尖,方便我给她清理鞋底。我先是拿着矿泉水对着张灵儿的鞋底冲了一遍,然后用干净的纸巾仔细的擦拭起来。鞋底上的尘土很快就弄脏了整张纸巾,我不得不再拿出一张纸继续擦拭着。鞋底是很难彻底清理干净的,本来就是与地面直接接触的地方,日积月累,灰尘和泥土早就渗入了鞋底里面,根本洗不干净,再加上鞋底有着细密的防滑纹路,凹凸不平的表面更是增加了清理的难度。最后费了我好大的功夫才勉强达到让张灵儿的这只鞋底踩在纸上后不会留下鞋印的程度而已,见我做到这一步便已经是极限了,张灵儿也就没有强迫我一要把鞋底清理到恢复原本的颜色了。

  「张灵儿,你到底想干嘛啊?现在就算把鞋底清理干净了,等下你不还是会踩脏的吗?」我抬起头看向张灵儿,有些不解的问道。

  「你别管那么多,好好给我擦鞋就是了!」张灵儿淡淡的瞥了我一眼,却并没有回答我问题的打算。

  「……」好吧,我只能把目光重新放在了张灵儿的鞋子上,现在我已经帮张灵儿清理好一只鞋了。我单手捧着张灵儿的这只脚,一边问道,「需要我垫张纸在你脚下吗?」

  「不用这么麻烦,」一边说着,张灵儿直接把脚踩在了我的大腿上,「踩你腿上是一样的。」

  「额……好吧……」张灵儿强势的样子让我有些不敢反抗。

  不知道为什么,张灵儿并没有要求我给她清理另一只鞋的鞋底,我只能扭过头,开始给谭霜雪清理起了鞋子。说实话,相较于张灵儿脚上的板鞋,我更喜欢谭霜雪脚上的短靴。当然,我并不是说讨厌板鞋,对我来说,两者都具有各自的魅力,我都很喜欢,而现在之所以会偏爱谭霜雪脚上的短靴,主要是因为谭霜雪脚上这双短靴的外形吸引了我。短靴整体偏朋克风,鞋头是圆的,靴筒下端装饰着一圈皮带,宽大的金属扣别在靴筒外侧,很是惹眼,黑色的靴筒壁上镶着几颗柳钉,在阳光下面闪着明晃晃的光亮,靴跟是方形的,不是很高,大概就大拇指的指甲盖那么厚,一如既往的还是平底靴的款式,不知道为什么,谭霜雪似乎格外喜欢穿平底鞋,我就没见过她穿那种带跟的鞋子。

  由于谭霜雪脚上的短靴很戳我点,这让我不得不花更多的精力来压制心中的欲望。其实刚才在给张灵儿擦鞋的时候,我的下面几乎全程都是硬着的,后来捧着张灵儿鞋底的时候,我的下面更是不由自主的翘了一下。因为怕被张灵儿察觉到我下体的异样,我一直都躬着身子,不敢起身。

  看得出来谭霜雪的这双短靴应该是新的,靴面上几乎没有什么磨损的痕迹,皮革的颜色也很有光泽,凑近时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鞋油味,我开始有些担心自己的擦拭会不会反而弄脏了谭霜雪的靴子。

  出于这层考虑,我不由的畏首畏尾起来,拿着纸巾在谭霜雪的靴尖上轻轻的磨蹭着,就是不敢用力。

  「哥,你干嘛啊!」见我这样,张灵儿有些没好气的踹了我一脚,「你倒是擦呀!」

  「我……」我支吾了一下,有些小心翼翼的解释道,「谭霜雪的鞋很干净,我怕我越擦越脏了……」

  「没关系,」谭霜雪微微摇了摇头道,「变态星就算弄脏了我也不会怪你的,所以放心吧。」

  「额……」我怎么感觉谭霜雪安慰人的方式不太对啊,为什么是建立在我一定会弄脏她鞋子的前提下啊!我感觉我现在更加不安了。当然,虽然我心里有些不安,但我还是得硬着头皮做,因为张灵儿这臭丫头正在旁边监督我呢,只要我动作稍微慢一点,她直接就一脚踹过来了。怎么感觉她就跟古代那些无良的监工一样,动不动就拳打脚踢的,而我就是被压迫的可怜奴隶,屈服在张灵儿这个无良监工的淫威之下。

  好吧,正如我担心的那样,我搞砸了。刚才在给张灵儿擦鞋底的时候,我的手上就沾了一些灰尘,而现在我手上的灰却不小心的蹭到了谭霜雪的鞋面上,原本干净的皮革上顿时多了一块灰色污点,近距离观察之下特别惹眼。我赶紧低下头,对着谭霜雪的鞋面不停的哈气,然后小心的用纸巾轻轻的擦拭着,直到那块污点不见了我才稍微松了口气。这里不用水主要是怕水淌在谭霜雪的鞋面上,等干了会留下水渍,有着强迫症的我可是无法容忍干净的地方出现一小块污渍啊!
  我是这么想的,可是有人不这么想啊。

  「哼,变态哥哥,看来你很喜欢给谭姐姐擦鞋啊,刚才就差没把舌头伸出来舔了。」张灵儿在一旁冷冷的嘲讽着。我感觉她好像有点生气,最直观的表现就是她现在正在使劲的踩我的大腿呢。我不敢去触碰张灵儿的霉头,只能咬着牙默默的忍受着张灵儿的践踏。

  「变态星好像只小狗狗。」谭霜雪则是语气平淡的说着,一边翘起脚尖,轻轻的蹭了蹭我的下巴。感觉谭霜雪好像挺开心的?我心里有些困惑,不由的抬起头看了一眼谭霜雪,却发现她脸上根本看不出表情。难道是我的错觉?

  就这样,我一边忍受着张灵儿对我的践踏一边给谭霜雪擦完了靴子。我仰着脖子小心翼翼的望着谭霜雪,不知道谭霜雪对我的劳动成果是否满意。

  「……」谭霜雪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把右脚抬起来送到我的脸前,然后说了两个简短的字,「鞋底。」

  谭霜雪的脚是举过我的头顶的,这就是腿长的优势,谭霜雪在做这个动作的时候非常随意,就像是在做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我有些呆呆的看着谭霜雪的鞋底,因为在我这个角度看起来就像是谭霜雪的脚马上要踩到我脸上来一样,非常具有视角冲击力,我的下体不由的又胀大了几分。我想我现在的眼里一定充满了渴望吧,渴望这只脚能够真的踩在我的脸上。

  「变态星?」见我一直没有动静,谭霜雪扭了几下脚掌,似乎是想提醒我给她清理鞋底,但是这个动作却让我的欲望一下子爆发了出来,我下意识的伸长脖子,想要吻在谭霜雪的鞋底上,可是一旁的张灵儿却抢先一步,用力的踹在了我的脸上。

  张灵儿这一脚可真够狠的,我被踹的直接仰面倒在了地上,后脑重重的磕在了地面上,幸好后脑着地的地方是一块松软的泥土地,这才没出什么事,不然我肯定得磕晕过去不可。

  「张灵儿,你干嘛啊!」我捂着有些发麻的侧脸对着张灵儿大叫起来。
  「你这个无药可救的变态老哥!」谁知道张灵儿却是对我怒斥起来,她目光凶狠的瞪着我,「你刚刚又想舔谭姐姐的鞋底了吧!」

  「我……」张灵儿的斥责让我有些窘迫,我也不好意思再对张灵儿发作了。
  「都跟你说了鞋底很脏,你还是不听是吧,好,现在给我张开你这张臭嘴!」张灵儿阴沉着脸,眼神十分冰冷。看见张灵儿这个样子,我的心里不由的一颤,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服从命令,张开了嘴巴。张灵儿踩着我的身体走到了我的胸口上,她表情冷漠的俯视着我,然后抬起右脚,用鞋尖抵在了我张开的嘴巴上面。我立马察觉到了张灵儿的意图,也明白了为什么张灵儿还要让我清洗她的鞋底。我惊恐的摇起头来,可是张灵儿却依旧冷漠的看着我,然后脚下猛的用力,粗大的鞋尖粗暴的挤开了我的上下颚,深入我的口腔内部。我感觉自己的嘴巴要被张灵儿的鞋子撑爆了,嘴角有些撕裂般的痛,牙齿也有些松动。

  「喜欢舔鞋底是吧!现在我就让你把鞋吃进去!」张灵儿生气的大叫着。
  「唔唔唔唔唔!」强烈的不适感让我不由自主的挣扎起来,我抓着张灵儿的脚用力的往上推,想把张灵儿的脚拿出来,可是我这个动作不但没起到什么作用,反而激怒了张灵儿。

  「你还反抗是吧!」张灵儿的眼神充满了寒意。见到这一幕,我顿时感觉有些不妙,连忙松开双手,露出了求饶的表情,「唔唔……」

  面对我的求饶,张灵儿只是冷眼看着我,脸上没有丝毫的动容。

  「呜!」我突然感觉到张灵儿脚上的力量越来越大,把我的脑袋重重的压在地上。原来张灵儿竟然抬起了另一只脚,这下就等于张灵儿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插在我嘴里的那只脚上面,我的嘴巴承受不住这种压力,被进一步撑开,张灵儿的脚一点一点的深入我的嘴里,我的嘴角被直接撕裂出一道道的血痕,我能感觉到张灵儿的鞋尖已经用力的抵住了我的口腔上壁。单脚站立的张灵儿似乎没办法控制好自己的重心,身体不停的摇晃着,而她的脚也不由自主的在我的嘴里扭动着,给我带来更大的痛苦。我的口腔上壁受不了张灵儿这么粗暴的对待,被直接刮出血来,一时间,一股令人作呕的铁锈味在我的口腔里回荡起来。

  「呜呜!」疼痛让我下意识的挣扎起来。单脚插在我嘴里的张灵儿本来就重心不稳,这下直接被我晃的往一边倒了下去。可张灵儿却一点也不慌张,就像是提前做好了准备一样,她调整好重心,然后一脚踏在了我的脖子上,重新站稳了身子。

  随着张灵儿转移身体的重心,我那可怜的嘴巴也总算是得到了短暂的休息机会,但是我却并不能放松下来,因为张灵儿现在的站位让我更加的痛苦。她的右脚插在我嘴里,左脚则重重的踏在我脆弱的脖子上。张灵儿显然是故意把落脚点选在我的脖子上的,其目的就是为了让我难受。只见她微微抬起左脚脚跟,全身的重量便全都集中在她的脚掌上,狠狠的压在我的喉咙上面。几乎是一瞬间,张灵儿的脚掌就深深的陷进了我的脖子里,而我的气管也被她死死的踩在脚下,巨大的压力让我根本无法呼吸。

  不一会我的脸就胀的通红,缺氧的痛苦让我的表情都扭曲了起来。我双目凸起,拼命的想要扒开张灵儿踩着我脖子上的脚,可是缺氧已经让我手上的力气逐渐流失,我根本无法撼动张灵儿的脚。氧气长时间无法抵达大脑让我的视线都有些模糊起来,我仰视着张灵儿,却根本无法看清楚她的脸,我能看清楚的就只有张灵儿的腿,仿佛两根巨大的玉柱一般镇压在我身上。看着高高在上的张灵儿,我突然产生了一种渺小的感觉。

  似乎是察觉到我快不行了,张灵儿不紧不慢的挪开了踩在我脖子上的脚,然后重新站在我的胸口上,一脸冷淡的俯视着我。

  我感觉自己的喉咙仿佛要被张灵儿踩碎了一样,强烈不适感让我忍不住的想要用力咳嗽,可是张灵儿此时正单脚站在我的胸口上,虽然她并没有故意用力,但她此时整个身体的重量都作用在我的胸口上,巨大的力量压迫着我的肺部,让原本轻松就能做到的咳嗽行为变得难以进行。我只能艰难的抽动着胸口,断断续续的发出沉闷而又急促的咳嗽声,「咳咳……」

  「知道错了吗?」张灵儿板着脸,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呜呜呜!」张灵儿的另一只脚还插在我的嘴里,我只能用力的点着头来回应张灵儿。

  「还有下次我就真的让你把鞋吃进去!」张灵儿冷冷的瞪着我,语气十分冰冷,「听到了吗!」

  「呜呜呜!」我吓得只敢一个劲点头。

  「哼,白痴哥哥!」说出这句不知道是怪罪还是辱骂的话后,张灵儿便抽出插在我嘴里的脚,从我身上走了下来。

  「咳咳咳!」没了张灵儿的限制,我总算是能大声的咳嗽了。我缩着身子趴在地上,恨不得把肺都一起咳出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停止了咳嗽,口腔内部的伤口与喉咙的胀痛感也因为我的快速自愈能力而恢复了。

  「白痴老哥,把脸转过来。」张灵儿的声音突然从头顶传了过来。刚刚才经历过张灵儿的调教,我的心里对她有种强烈的恐惧感。此时听到她的声音,我立马翻过身跪在了张灵儿面前,然后听话的抬起头看向了她。

  「你白痴啊,现在不用跪了!」张灵儿见我一脸紧张的跪在她面前,心里有些好笑,脸上也浮现出了熟悉的小恶魔似的笑容,「哥,你就这么怕我吗?从来都是妹妹怕哥哥,没想到老哥你却反过来怕我这个妹妹啊。」

  「我……」我有些窘迫的移开了视线。

  「嘻嘻,既然怕我就要听我的话。」张灵儿一脸微笑的伏下身来摸了摸我的头,语气也温柔了许多,「以后不准再舔鞋底了,很脏的,知道吗?」

  「恩恩。」我没想到张灵儿竟然会这么温柔的对我说话,一时间有些愣住了,但随即便连忙点了点头。

  「你看你,嘴边全是口水。」张灵儿从我口袋里拿出一张纸巾,仔细的给我擦拭起了嘴角。

  我没想到张灵儿会突然这么温柔的对我,一时间还有些不太适应,感觉浑身都不自在。想到这里,我不由的暗骂自己真是犯贱,被温柔对待还有想法。
  「变态星。」就在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谭霜雪突然说话了,「你的任务还没完成。」

  「哈?」谭霜雪的话让我不由的一愣,「任务?什么任务?」

  「额……」张灵儿却似乎想起了什么,脸上露出了一丝尴尬的表情,她一脸歉意看着谭霜雪说道,「不好意思,谭姐姐,说好一起惩罚老哥的,我却忘了。」
  「没关系。」谭霜雪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而且变态星的任务没完成,我也不能惩罚他。」

  「什么意思?」我在旁边一头雾水,愣是没想明白谭霜雪指的任务是什么。
  「变态星。」谭霜雪把目光投向了我,不知怎么,我感觉谭霜雪看我的眼神有些失望,虽然她的脸上还是古井无波,看不出表情,但是我却隐隐的感觉她现在有些不开心。

  「怎……怎么了?」见谭霜雪的情绪有些低落,我想要让她高兴起来,便连忙问道,「谭霜雪,那个任务是什么?我现在马上完成!」

  「不用了。」见我询问这个,谭霜雪眼中失落的神色越发明显了。

  「谭霜雪?」我不解的看着谭霜雪。

  「……」

  最后集合的时间也到了,与张灵儿告别后,我和谭霜雪便一起回到了车上。让我很在意的是,谭霜雪这期间一直都沉默不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